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83章 山腰奇棺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山上完全是焦黑一片,从山下看,这些焦黑的面积,并没有那么大,但是,在山上看的时候,过火的面积,实在是太大了。地上的枯草,早已经化成了灰烬,高大一点的树木,一人多高的地方,都是黑乎乎的,这些树,明年还会不会活,还不一定。有些石头,也被烧成到了焦黑色。

    薛从良走在草木灰之中,地上的灰烬,踩上去直冒烟,每走一步,腾起的灰烬,落得鞋子上满是灰尘。

    一阵阵热气,像是热浪一样的袭来。伸手感觉一下风向,薛从良觉得,这风怎么是热风,有种烟尘的味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薛从良突然顿悟过来:不会吧,调转风向了,风倒过来刮了!

    仰头一看,果然看到烟雾弥漫,山风裹挟着烟雾重新吹了过来。

    快逃命啊!野火烧回来了。薛从良立刻朝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但是,过火的面积太大,野火的速度风驰电掣,只听得轰隆隆像是大型的推土机从山上滚落下来,薛从良还没有跑出那片黑乎乎的地方,只听得头顶上噼里啪啦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只见,这火不知什么时候,怎么从树梢上窜了过来,那些四五米高的树梢,像是干柴一样,在野火的燃烧下,都噼里啪啦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燃烧之后的树枝子,被烧成木炭,带着火星子,从树上这段落下来,咔咔的响。

    无路可逃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灵机一动,以前老师曾经讲过一个故事,说森林着火的时候,火就是这样,在半空中燃烧起来,各种树木的树梢,首先着火。这个时候,想要保命,首先要砍出一片空地来,然后,趴在地上,不要动,等火势过去之后,自然就会安全了。

    现在,薛从良想要砍出隔离带,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采取躲避的姿势。只见他找了一片被火烧过的地方,然后朝草木灰中一趴,就这么蛰伏不动了。

    只听得,随着风势,那火像是一群疯狂的野狼,从头顶上怒吼着烧了过去,被烧断的黑色树枝,如同下冰雹似的,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一根树枝带着燃烧的火苗,掉落在薛从良的脖子里,就像是马蜂蜇住了一样,火辣辣的疼。薛从良用手拨拉了一下,只见一颗火种从衣服上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还得了,这要是烧上半个小时,岂不把人烧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?

    这时候,只听得“噌噌噌!”有东西从薛从良的头上跳过去。原来,几只慌不择路的兔子,被丛林大火给烧得迷失了方向,反而朝着大火的方向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笨!笨!自投死路。薛从良趴在地上,大骂这些兔子太笨了,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火势大概持续了十分钟,但是,薛从良却觉得,像是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忽然发现,这火烧得地上寸草不生,但是,前面不远处,有一片青草,居然绿油油的,这真是一个奇迹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匍匐着爬了过去,那片青草距离薛从良只有十来米远,他不顾上面掉下树枝子的危险,越过烧黑的石头,终于爬到了那片青草地。

    这片青草散发着几分清香,闻上去,沁人心脾,给薛从良干燥的鼻孔一些滋润。

    树梢上的火苗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躲过了一劫,这一劫,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呢!如果不是随机应变,这小命,早已经丢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片青草,引起了薛从良的注意。在如此的大火猛猛狂烧之下,为什么唯独这片青草,一片碧绿?

    薛从良自从打好了五行基本知识之后,他立刻想到了最基本的转化特点:水能生木啊!这草的下边,必定有大量的水存在。所以,才会有这么碧绿的青草,一直常绿不衰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这里会有水呢?

    什么东西能生水?

    金能生水!

    金?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之后,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,涌上心头。他疯狂地折断一棵小树,对着这片青草,开始挖掘起来。

    确实不错,这青草所生长的土壤,很是潮湿,虽然这山上干旱得裂开了口子,但是,这些土壤却是湿润的。这极大地鼓舞了薛从良的干劲。或许,通过这里,薛从良将会发现大量的金子。

    挖掘工作进行了半个小时,薛从良的头上,已经满头大汗了。虽然下面的土壤,比表面的潮湿,但是,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稀奇的东西。一切都很平常,只是土壤有些潮湿罢了。

    挥汗如雨,薛从良用袖子擦了一把汗,有些失去了耐心。

    这完全都是自己骗自己了,唉,薛从良啊薛从良,你真会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他一屁股坐在刚刚翻出的新土堆上,累!

    一坐十分钟,薛从良的汗消了,忽然有个想法又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,那些水,会不会是从山坡上渗透下来的?

    通过自问,他感觉这个想法,靠谱!

    继续!

    薛从良继续拿起工具开干起来。但是,他换了个地方,是朝着正对着青草地的上方,开挖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!大约挖出去五米的距离,薛从良从地皮下面,挖出来一块硬石板。

    这块石板,到底有多大,不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,只出现了一个棱而已。这棱,一看就是很久以前的石头了,同时,石板上还刻写这行小篆,这些字体,薛从良居然一个都不认识,没学问,多可怕,挖到了东西,也看不清楚上面的说明。

    无奈,只好继续挖下去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沿着这石棱的方向,把上面覆盖的大石头,推了下去。有些树木,居然长在了石板上,根须伸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薛从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这些东西都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这个石头终于可以看到了全貌。长三米,宽两米的石棺横在的山坡上。

    这东西里边,装的是什么,石棺上面就有说明,但是,薛从良一个字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他试图掀了石板,石头没有动静,因为石棺上的石头盖子,足有十厘米厚。这么大面积的石头盖子,想要移动它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在哪里?还不快点下来?家里的病人,都等不及了。”只听得山脚下,李美玉微弱的喊声,在山谷中间回荡。这声音,不知道在山谷中回荡了多久,才到达薛从良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对了,何不让李美玉上来帮自己一把呢,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“我在半山腰,你上来一下,帮我个忙!”薛从良的声音,又在山谷中回荡了很久,才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像是在打卫星电话,声音的传递,总是要滞后三四秒钟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薛从良才看到李美玉头上冒着汗,从山下爬上来。

    “哎吆,累死人了。”李美玉才上来,就累得要死,“啊,不会吧,薛大哥,你的衣服,你的头发怎么被烧成这样的了?”

    刚才过火的时候,薛从良的头发,衣服,全都被烧得布满了大洞小洞。头发有些也被烧焦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一直专心挖石棺,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破衣烂裳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!赶紧帮我个忙!”薛从良指着地上的石棺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么呀?怎么出现这么大一个石头啊!”李美玉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现在只是猜测,我觉得,这里面会说不定是大量的金子!”薛从良洋洋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金子呀?真的假的?”李美玉被眼前的石棺惊呆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,每人拿一个木杆,对着石棺又是推,又是撬,但是,石棺好像一点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这可难坏了两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