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85章 全身金化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根据自己所学的知识,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在五行相互转化理论中,有金能生水的规律,根据五行相生相克,相承相侮,相互制化的原理,金在一定条件下,可以控制水的生成,在这里,就是运用了这样的一个原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复杂的道理,李美玉肯定是听不懂了,她一脸迷惑地看着薛从良,美丽的眼睛,咕噜咕噜的转来转去,但是,依然想不通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哎呀,算了,你别想这什么原理了,你明白在这里,金子阻挡了水流就可以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讨论着这到底是什么原理的时候,刚才从山洞中溢出来的水,全部已经流完了。一部分流下了山坡,而另外的部分,全部被镇压进来洞中。

    而外面的石板,在这里起到了保护作用。

    当他们准备把石板重新盖上的时候,只听得李美玉突然叫了起来:

    “薛大哥,快看,怎么冒出来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顺着李美玉的手指看去,只见有一个金球,并没有完全的恢复原位,而是被其他金球给挤在了外边。这枚金球就成了多余的一颗了。这时候,水并没有溢出来。薛从良重新跳进坑里面,拣出了这枚金球,一阵惊喜,涌上薛从良的心头。

    如果这么说的话,薛从良终于得到了一个金疙瘩。

    “哇,哈哈,我们终于得到了一个金疙瘩。”薛从良拿着金疙瘩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别忘记,这是我先看到的哦!”李美玉反而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,我不会忘记你的,回头我兑换成现金之后,分给你一半不就得了。”薛从良有点不舍,但是,分给李美玉一半,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先把这石头盖子合上,一会儿我们再讨论如何分赃的问题。哈哈!”薛从良从未有过的高兴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把石棺盖子重新盖上的。然后,又用同样的方法,把刚才掀开的土层盖好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薛从良又从远处,把草木灰捧过来,覆盖上一些潮湿的新土,这样,就看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搞定之后,太阳已经西下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今天真是收获颇丰,不仅买了辆摩托车,现在又阴差阳错的挖到了一个宝藏,虽然没有得到里面的金子,但是,口袋里这枚金蛋,就足以让他发个小财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在石头上,薛从良把金疙瘩拿出来,擦掉了上面的泥污,只见,这枚金蛋蛋,闪着金灿灿的光芒,崭新得如同刚刚炼制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觉得这枚金球球能值多少钱。”李美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以来,金价跌得厉害,如今每克也就二百多元吧。这枚金疙瘩,我估计,起码也有半斤,二百五十克,如果这样的算的话,起码能卖五万块钱。”薛从良掐着手指,仔细地算到。

    “哇,五万块钱呀,这可不少啊,我们干一年,也就能挣一万块钱,这五万块钱,是我们五年挣的钱了。”李美玉的大眼睛,忽闪忽闪的,充满了对未来的想象。

    薛从良拿着金球球,翻来覆去地看。这枚如同鸡蛋大小的金球球,好像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“小玉,你看,我怎么觉得这枚金球球像是有些异常呢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什么蹊跷了,不就是椭圆形的,不是太圆嘛,这有什么蹊跷的。”李美玉也拿着金球球翻来覆去的看。

    “你看,在这个大头的顶上,怎么有一个小斑点呢,这斑点,像是有个东西扎进去了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薛从良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来,我看看。”李美玉的手指纤细,用长卵圆形的指甲,抠了抠金球上的小斑点,只见,小斑点突出出来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,你用手指甲掐他一下,看看是不是能够抽出来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李美玉按照薛从良的话,用手指甲把这东西给掐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听得咝咝的、细微的声音,李美玉用指甲,从金球球中抽出来一根金针。

    “哇,哇,不会吧,怎么从这里边抽出来一枚金针?”薛从良看着这奇怪的金针,惊讶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快,你快接着,我点害怕。”李美玉叫到。

    薛从良立刻擦干了右手,用食指和中指接过李美玉手里的金针。

    这枚金针,并不是普通的金针。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金子是比较软的,一般从来没有用金子做成针形,一般都是做成金砖这样的形状,但是,这枚金针,看上去锋利无比,并且,很是坚硬,好像有穿刺金石的硬度。即使是一枚钻石,估计也能够钻透。

    “这金针有什么用啊?它怎么会藏在这金球里边?是谁把它装在金球里边的呢?”李美玉问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其实也在思考这金针的来历和作用。李美玉这么一问,他突然想起来了,在《薛庄之魂》这本书里,曾经提到过关于驱邪神针的事情,同时,拐子薛爷曾经说到过,关于驱邪神针的问题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传说中的驱邪神针?

    无凭无据,不得而知。但是,在书中,驱邪神针,确实就是这样的。可是,从来没有人说过,驱邪神针是从金球里边出来的。如果,这就是驱邪神针的话,那它的作用可是不可小觑的。

    不仅可以治疗疾病,同时还能够驱走邪气救人危难。

    “小玉,我觉得,这就是传说中的驱邪神针。”薛从良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,这就是驱邪神针?”李美玉也是第一次听说驱邪神针。

    薛从良小心翼翼地把这枚金针,重新插回金球中。这样,金针又和金球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李美玉拿过来,仔细地看,没想到,这枚金针竟然隐藏得如此隐蔽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下山吧!”薛从良对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不知什么时候,山上的野火,已经自动熄灭了。它绕着山腰,几乎烧了一圈,从远处看,伏龙山像是围上了一条黑色的腰带。

    薛从良得到金子的喜悦,完全被这金针给取代了。他知道,这枚金针的作用,远远比这枚金蛋的价值要高无数倍。

    或许,在那被掩藏在石板下面的一堆金蛋中,每一枚金蛋里,都会有一枚金针。但,薛从良唯独找到了这枚金针,真是一种缘分。

    摩托车就在山脚下,骑着摩托,回到村上,只需要十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按理说,晚饭之前,他们就可以到家了。但是,该吃晚饭了,李美玉和薛从良还是没有到家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老妈张氏,已经在村口张望了好几次了,依然没有看到薛从良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怎么回事?去买摩托车,都去了一天了,晚上回不回来?也不给个信。”张氏自言自语地说。

    正在纳闷,村里一个年轻小伙子,突然从村口跑进来,急匆匆地给张氏说:“张婶,不好了,薛医生和李护士,都倒在村北边的半路上了,你赶紧找人看看他们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?他们两个都倒在半路上了?”张氏一听这话,立刻慌了神。

    他立刻到邻居家,找来邻居和他的儿子,三个人,心急火燎地朝村北的道路上跑去。

    大概距离村口有一里地的距离,三人果然发现了远处倒在地上的摩托车,以及两个人。

    已经有好心人把他们二人拉倒了路边的草丛上,以免在水泥地上受凉。

    令人奇怪的是,此刻的薛从良和李美玉的大腿上和胳膊上,像是布满了一层金粉,看上去金灿灿的,同时,皮肤僵硬,好像得了硬皮病。

    糟糕的是,被金化的面积,仍然在慢慢向全身蔓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