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87章 夜半狮吼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回村里寻找塑料布袋的人,很快已经回来。

    他们带来了大量的塑料布,都是从蔬菜大棚上面揭下来的。每个人手上也带了一双手套,以防止被感染。

    在拐子薛的指挥下,人们将塑料布铺在地上,然后,用套着塑料布的双手,翻动薛从良,把他的身体翻转上塑料布。

    就这样,按照同样的步骤,众人又把李美玉和张氏同样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用胶带把身体封了起来,经过胶带的缠绕,三个人包裹得像是蚕茧一样。除了头部露在外面,身体都被层层包裹,然后被封得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小心,不要接触病人的头部皮肤,把他们都抬到板车上,运回村里。”拐子薛大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即将天黑的时候,三个人被人力板车,运回了村里。

    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。这给寻找冰雪融水的人,造成了极大地困难。

    明月当空,但是在山林里,却是一片黑暗。有人拿来了大功率的手电筒,但是,也就只能照亮眼前的路而已。

    一行人带着的胶桶,脸盆,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,由于心中的焦躁和紧张,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,浑身湿透。

    按照拐子薛的说法,冰雪融水或许就在接近山顶的洼地里,众人不仅需要看好脚下的路,同时,还需要看看附近有没有洼地,所以,寻找很是艰难。

    而在山的另一边,也就是被山上的金水冲垮房屋的地方,地上全变成了金色。金色的草地,金色的树木,金色的房屋,甚至金色的家禽,就连猪圈里的猪,都变成了金色的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金化的重灾区,由于直接接触了金水,所以,导致更加严重的灾难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,骑了两辆摩托车,分别载着拐子薛和孔圣人,行走在被金化的后山,这个有些破败的村落,几乎全村都是金光灿灿,向山上看去,一条金色的河流,从上而下,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在村里上,随处可以看见被金化之后,凌乱地倒在地上的鸡,还有在地上挣扎的猪,甚至,可以看到还有人也倒在地上,但是,没有人敢去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天啊,这次事件,不仅造成了山后这座村庄的毁灭,同时,也造成了大量的人员伤亡,和财产损失。

    拐子薛坐在摩托车上,从一片死寂的村庄经过,仍然没有任何办法。如果没有伏龙山积雪融水的封存,这些被金化的人们,最多活不过十二个小时,或被冻死,或高烧而亡。

    如果,现在天降瑞雪,或许还能够救他们于灾难之中,但是,从这个时候来看,降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有好消息传来,在山上寻找积雪融水的人们,终于在山顶附近,找到了一片积水。这积水,面积很大,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,足够把金化的人们,统统泡进水里。

    拐子薛立刻让他们把一部分水,运回村里。

    众人千辛万苦,终于把水从山上运了回来,然后灌装在薛从良蚕茧一样的包裹里。

    这个方法,可以令人体降温,同时,放慢金化的过程,给营救争取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候之后,拐子薛发现,蚕茧中的薛从良,脸色由红肿色,变成了粉红色,这说明,体温已经下降了,起码阻止住了高烧的病症。

    李美玉和张氏,也被用同样的方法,降温。

    冰雪融水就是这样的神奇,薛庄人一向有收集积雪融水的习惯。在冬天的时候,人们可以把积雪压瓷实了,装进玻璃瓶子中,等到夏天的时候,可以用这种融水,清洗身体,消除毒素,并且给人清凉爽肤之感。

    在薛从良的房间里,早已经围满了人。但是,都聚集在一米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大眼瞪小眼,等待着薛从良醒过来。不知道为什么,众人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毛头小子身上,好像只有他,才能够拯救大家似的。

    只有拐子薛脸上戴着口罩,手上带着白色的手套,在薛从良那被包裹得如蚕茧一样的床边徘徊。

    他也在期待着,希望薛从良能够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既然他和李美玉是金血怪病的首例感染者,那就有可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或许,从此可以知道,解除这种传染病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是,令人遗憾的是,薛从良高烧退了之后,只听得呼吸均匀,气色平和,没有任何要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的钟表,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钟,不知不觉间,时间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拐子薛挥了挥手:“都回去吧,估计今晚是醒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不舍,但是也无能为力,只好一步三回头,向各自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只留下薛从良和孔圣人两位老者,守在这里,看护着薛从良。在另一个房间,躺着的是李美玉和张氏,当然了,由另外两位老年妇女看护着她们两个。

    拐子薛坐在房间一个角落里,一口一口地吸着烟袋,鼻子像是烟囱一样,一股一股的白烟,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这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眉目,如果天亮良子还醒不过来,那麻烦可就大了,救活的可能性,几乎为零”孔圣人最终忍不住沉闷的气氛,有些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办法,我更没有办法,现在,我们还不知道怎么突然就爆发了金血病,如果知道了原因,或许会有方法,可是,现在我们也是一无所知,唯一的希望就是良子,希望他早点醒过来。”拐子薛一边说,一边看着薛从良的表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依然没有任何醒过来的迹象,现在看来,他倒是像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或许只要使劲叫他几声,就像张氏站在楼下,扯着嗓子,喊上一嗓子,薛从良就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,你叫他一声?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凭啥我叫,这深更半夜的,怎么叫他?叫他一声,全村人都能听到。”孔圣人显然不同意这个方法。

    “你天天吆喝,你嗓门高啊,叫一声,或许就真的醒了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叫,虽然白天我嗓门亮,但是,这夜里,叫一声都像狼叫一样,被村里人听到了,他们非叫我孔疯子不可。”孔圣人在晚上的时候,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“薛——从——良——”

    正当两个人在争来争去的时候,忽然听到后面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孔圣人和拐子薛早被这河东狮吼吓得捂着耳朵,曲着身子,到处钻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原来是看护李美玉的一位大婶,在扯着嗓子,替这两个男人,叫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亏你们还是男人,叫一声都不会!”大婶脸上露出了鄙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孔圣人和拐子薛四目相望,有些惭愧,但是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做不到的,这位大婶做到了,他们俩还有什么话可说?

    不过,这一声下来,威力可是不小。吓得周围树上的鸡都咯咯哒哒的叫了一阵,远处更是传来了一阵“汪汪汪”的狗叫声。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只是颤抖了一下,并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有希望,再叫,再叫!”拐子薛有些激动,他看到了薛从良的眼球好像在转动了。

    “还叫啊?”大婶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继续,继续,再叫两声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这大婶以前好像是女高音歌唱家出身,对高音掌控的相当好。

    “薛……从——良……”她几乎是带着高高低低的声音,把薛从良的三个字,给叫了出来,听上去,很有韵味,像是唱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这次叫喊之后,全村的狗,都叫了起来,那叫的相当厉害。有些人家,已经点亮了灯泡,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忽然有些动静了,他想要翻个身,但是,被塑料袋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水……”一个字,从薛从良的嘴里挤出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