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91章 公草母草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大家把这些东西,都撒下去,撒下去就好了!”薛从良驾驶着自己的摩托车,对后面的人们说道。

    在薛从良的身后,十几辆摩托车,一起轰鸣着驶来。

    车上的人,手里都带着喷水用的东西,这些水,都是从伏龙山上采来的冰雪融水,他们正在给被金水污染之后的村庄消毒。

    这些水,并不是普通的水,而是薛从良经过驱邪神针处理过的水。

    在伏龙山的后面,被金水污染的区域,危险依然没有解除。

    从山下,向山上看去,一条金色的河流,冲泄下来,颜色是金色的,但是,水流已经凝固。凡是金水走过的地方,土壤都变成金色的,草木变成金色的,还有房子和牲口,都变成了金色的。

    这里很多人,都搬走了,因为无法再居住下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,既然驱邪神针能够驱除人体的毒气,必定能够驱除毒气。

    经过研究发现,伏龙山上的冰雪融水,可以软化这些金水留下的毒素,从而达到软化土壤,解除金毒的作用。

    再加上驱邪神针的处理,可以彻底消除遗留下来的毒素,恢复这里的土质,恢复人们的正常生活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从山上,运回来大桶的积雪融水,然后像是点豆腐一样,用驱邪神针把这些水,进行点化。

    经过点化的水,水质变得清澈无比,杂质纷纷下沉,产生了两极分化的现象。

    看上去,如同琼浆玉汁,薛从良甚至想要喝上两口。

    但是,目前对这种水,副作用不明,还有待进一步试验。

    目前,最重要的是,先把伏龙山后面,遭受污染的区域,彻底清除干净。

    其实,说到底,这是薛从良造成的祸害,如果不是他在山上乱挖,如果不是他从石棺里引出了金水,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粗略统计了一下,金水冲刷过的地方,造成了十一个人的死亡,三十三头牲口的死亡的,还有数百只鸡鸭的死亡。

    这十一个人的去世,都是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的原因。如果稍微做一下处理,或许还会有机会得到生命的。

    哎,这是薛从良唯一遗憾的地方,是自己连累了乡亲们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积雪融水,洒在被污染之后的地上,之后,只见,清水所到之处,那些金黄色的颜色,如同积雪一样,慢慢融化,然后变成水,湿润了土壤,融进了土壤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符合五行相互转化的原理的。

    在人们的共同努力下,这里大面积的污染,最终被控制住,一切都恢复了原貌。人们无不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而令人奇怪的是,在山上,有一部分草,被这种水浇灌之后,很快就恢复了生机。

    它们生长在石壁上,而在普通的土壤上,并没有这种草的生长。

    这种草,看上去很是奇怪的,长得就像是一个小人参,高度大概有十厘米高,看上去有些瘦弱。根须分叉,分别抓在石缝中,然后上边是小人参一样肥肥的根部,在根部的最上边,是胡须一样的一条小枝,小枝上只长了两对叶片。

    微风一吹,这叶片,就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有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?”薛从良询问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看上去像是一棵杂草而已,山上从来没长过这种草。”有位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是啊,这也是薛从良所纳闷的,自己也是经常到山上采草药,阅草无数,惟独,这种草还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但是,从它生长的环境来看,这种草必定是稀世珍草。这块大石头上,就生长了一对草,它们之间的距离,很近,好像再生长几天,就可以把根须融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从外型上看,一棵草肥美,另一棵草,有些健壮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性别来分的话,薛从良觉得,那棵肥美的草,就是母草了,而那棵健壮的草,就应该是公草了。公草和母草,生长一段时间之后,根部相连,然后,就开始开花结果,完成繁衍的目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不觉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喜欢以性别来区分一些草药,就像他喜欢以性别来看待人一样,美女总是能够在他心目中,占据重要的位置,当然,这棵母草,也在他的心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,他看上了这棵母草。

    哈哈,薛从良不觉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笑的时候,薛从良忽然看到,一直鸟儿,飞了过来,然后开始啄食这棵母草的根茎。

    “嘣嘣嘣”,它肥美的根茎,很快被啄出了一块白色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去——”薛从良一惊,大喊一声,把这鸟儿驱赶走了。

    鸟儿飞到半空,朝山上飞去。

    留下了受伤的母草。从伤口处,薛从良看到,根部流出白色的汁液,像是奶水一样,同时,伴随着一阵清香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这种草的味道吗?

    薛从良想要趴上去闻一闻,但是,很快,刚才被鸟儿啄破的伤口,像是关上一扇门一样,愈合了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亲眼所见,它就是那样,很快愈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东西还有这么强的自我修复能力,这让薛从良很是惊奇。

    正当薛从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,那只鸟儿又飞了过来,它看到薛从良站在草的旁边,在半空盘旋了一会儿,才降落下来,啄了一口根茎,又重新飞到山上。

    这鸟在干吗?

    一个疑问从薛从良的脑海中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远远地看到,那只鸟儿,落在了半山腰的一棵树上。然后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准了那个地方,默默记在心里。他想上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在这只鸟的引导下,薛从良沿着崎岖的山路,上山而去。

    既然这鸟多次下来啄食根茎,相比,它们必定知道这种根茎的用途,如果能够亲眼所见它们在干什么,或许就能够破解这个谜团。

    这就是薛从良研究问题到方法,打破沙锅问到底,只有亲眼所见,他才会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果然,经过二十分钟的跋涉,薛从良来到了半山腰上那棵大树下面。

    唧唧喳喳,这里的鸟儿好像特别多,更像是在开会一样。

    这里也曾经遭受过了金水的污染,虽然没有经过消毒处理,但是这里好像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植被。

    薛从良很是惊奇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这些鸟儿被自己吓跑,他隐蔽在了一块石头后面,只露出一个脑袋,仔细地观察这些鸟儿。

    从山下飞来的鸟儿,嘴里衔着一块白色的东西,然后落到了一个小小的山洼里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才注意到,天啊,小坑里,堆放着不少鸟儿的尸体。

    它们有些凌乱地堆放在一起,好像死去了一段时间。薛从良的心软,看到这样的场面,眼圈不禁有些潮湿。

    这些鸟儿,围着这个小坑,在唧唧喳喳的叫着。虽然都说鸟儿的叫声婉转,但是依然可以从中听到悲伤。

    从山下飞来的鸟儿,却带来了神奇的一幕。

    这些鸟儿,把那白色的果肉,塞进一些死去的鸟儿的嘴里,像是口对口给它们喂食一样。当然,它们是不会吃下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这嘴里含着这块果肉,十分钟后,一只死去的小鸟,开始在地上动弹了起来,先是蹬了蹬爪子,然后翅膀扑棱起来,之后,全身都能够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靠,不会吧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得目瞪口呆,没想到这鸟中也有神医,居然能够把死了的鸟儿,救活过来?

    薛从良揉了揉眼睛,他有些不太相信,但是,又看到了几只鸟儿,开始重新活动起来,薛从良相信了,这就是神奇的地方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