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92章 木草美人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自从看到这奇妙的现象之后,薛从良兴奋地冲向鸟群。

    扑棱棱!只听得一阵翅膀拍打空气的声音,鸟群飞到天空和树梢。

    薛从良踩着满地的鸟粪,走向那个死鸟的地方,他发现,这些鸟儿都是遭到了山中金水的侵害,才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但是,刚才那只鸟被喂了白色汁液的鸟儿,都已经恢复了正常,只是体力欠弱,还飞不太远,只能在树枝上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坑洼地上,捡了一只死鸟。这鸟儿的身体,有些僵硬了。

    他拿着这只死鸟,重新回到刚才发现那对公母草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对草,依然还在。被鸟儿啄食的地方,又重新愈合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,也从这种草的根茎上,割取了米粒大小的一块下来。

    被割下一块之后,这棵草瞬间流出了白色的汁液。

    薛从良学着那只鸟儿的样子,掰开了鸟儿的嘴巴,把这米粒大小的一块,塞进了鸟儿的嘴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奇迹发生了。

    鸟儿的身体渐渐软了许多,也温热起来,不到十分钟,这只鸟,居然张开了眼睛。有些惊讶地看着薛从良,像是刚从梦中醒来一样。薛从良高兴极了,不仅仅因为他用这种草的根茎救活了一只鸟,更是因为,他发现了能够救活生命的木草。

    说是木草,是因为,这种草的从外形上看,根部是木质部,而在上面,却是草的形状。

    吃一口这种草,不知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薛从良以前就从事过采草药的经历,每次采摘了草药之后,他就要摘下一片叶子,品尝草药的味道,判断这种草药的成熟度和新鲜度。

    现在,薛从良又萌发了这个想法。但是,这种草药,他没有品尝过,不知道是否有毒,是否有副作用,也不知道吃了之后,会发生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薛从良忽然想起,自己好像在那本宝书上,看到过这种草,但是,不太确定,这种草是否就是书上画的那种。

    不尝尝怎么知道?

    薛从良有时候,胆子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他蹲下来,重新从根茎上,割下了一小块白色的茎皮,放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嗯——,果然是天然植物,一股清香沁人心脾。有点类似芥末的味道,但是,这种味道是清香为主,也是冲着鼻腔而去,薛从良的眼泪立刻就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香!那种香味,有点像桂花,但是,人的鼻腔里充满了这种味道,是那种中度刺激的程度。

    香味之后,他的头晕了一下,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。只觉得,身体轻飘飘的。然后,就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站起来,在那地方转了一圈,之后,软绵绵地瘫软下来。

    中毒了?

    不是,中毒的症状,是口吐白沫。而薛从良并没有太大的生理反应,只是觉得,意识消失了。

    难道,真的是灵魂出窍?这个无法确定。

    鸟儿含了这种植物,起死回生;而薛从良含了这种植物,反而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之后,薛从良重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发现周围全都是这种公母草。

    奇怪了?怎么这里这么多公母草?

    他们都是一对一对生长的,平均每一对,生长在一个一块石头上。强劲的根须,正在把石头表层,风化成粉,它们就是在这种石粉中,吸收营养。

    这里石头,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山洞里,一眼望去,大概有上百块石头。也就说,这里生长了上百对公母草。

    对,这里是一个山洞,看上去,并不是太暗,光线反而很充足。以至于,有些公母草,还开着粉红色的小花。粉色的花瓣,迎风招展。阳光照上去,看着无比迷人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这是哪里?

    薛从良一遍一遍地问自己。但是,只有几只鸟儿从洞里,扑棱棱飞翔出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拍打了自己的脸,还知道疼,说明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可是,这地方,薛从良从来没有见到过。自己是怎么到了这里的,尚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在山洞里走动,处处是花香,处处生长着成片的青草,还有些花朵,盛开在青色之中。这在冬天的伏龙山,是不可能有这么春意盎然的地方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心情,高兴无比。没想到,在这里,居然发现了这样的仙境。

    “哇,真好看啊!”薛从良忍不住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李美玉,把这里的花草,采回去给李美玉一束,肯定高兴死她了。

    或许,他的叫声太大,居然惊动了什么,这时候,在洞的深处,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休得吵闹!”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惊,这里居然有人吗?

    这个声音,听上去很美,像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呀,谁在里边?”薛从良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阵轻盈的脚步声,从洞的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凝神看去,只见在不远处,一个美貌的女子,从洞中款款而出。

    她身着纯净的白色外罩,看上去像是裙子,但是,又像是古代女子穿的裙袍,修长的身材,纤细的腰肢,丰满的胸部,轻盈无比,脚踏软底鞋,看上去,如同仙女下人间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的目瞪口呆,没想到,在这里居然有如此美丽的人儿,这是谁呀?

    “薛医生,这里的花草,切勿乱动,他们可都是非一般的花草,独立于时间之外,独立于五行之外,能追魂于千里之外,吃上一点,就会使人麻木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这美女一边走,一边说,让薛从良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原来,薛从良刚才吞食了这种草之后,就是晕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草啊?怎么有这种功能?我怎么在这里呀?你是谁呀?”薛从良问了一连串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一种草,而是一种木草,它的名字叫重生木。有公母之分,公的无法使用,只有母的才能入药,但是,如果剔除了公的,母草也会在三日内死亡。你可以叫我草菇吧,别人都这么叫我。”草菇说道。

    草菇走到阳光充足的地方,薛从良才发现,草菇看上去年轻,但是头发全都是白色的、金色的,看上去像是历经沧桑。

    但是,从这草菇的嘴里,薛从良终于发现了自己一直寻找的东西了——重生木。

    可是,出现的这个草菇,让薛从良本该兴奋的心情,变得有些杂乱。

    “草菇,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的头发全都白了。实话告诉你吧,这里其实是独立于时间之外的一个地方,处于时间的夹缝之中,所以,在这里的生命,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死去,就像这重生木,可以不断的重生,以致于,我依然像是这么年轻,而头发上的黑色素,却早已经流失了,所以才会是这般模样。”草菇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您在这里做些什么呢?”薛从良对于草菇的工作,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以前,这里只是一个花圃,花草放在这个洞里,以防治霜冻,我在这里,只是照顾一些花花草草。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。不竟然不记得经历了多少年了。后来,越来越多的人,离去了,而我,在这里,却一直活着。或许是因为环境的原因,这里生长出来一种草,就是这种重生木。后来,我发现,原来它可以救万物于死神之中,我就一直守在这里,照顾这些木草。”草菇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薛从良有些恍然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你怎么发现我的呢?我怎么来到了这里?”薛从良继续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