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93章 宽衣解带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每一对母草生长的地方,都有我出现的时候。”草菇说道,“不仅仅是这山洞里又木草的生长,偶尔在半山腰等地方,也会有木草的生长,只要它们存在,我就会去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薛从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今天我出去的时候,正好看到你晕倒的一个大石头旁边,然后就把你个弄了回来,如果你不是薛医生,我是不会管得,山上有很多误食木草的人,我都不会搭理他们,他们或被野兽吃掉,或者自生自灭。”草菇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里之后,不觉身上出了一阵冷汗,不能确定,自己是该感谢这位草菇,还是该庆幸自己的幸运。

    不过,遇到这种神通广大的仙草,不带回去,真是一种遗憾。

    “我能够带回去一些吗?我是医生,经常上山采药,如果把这些重生木带回去,切成片,风干之后,就可以用来给人治病,那这种草,就会发挥它的最大功效了。”薛从良看到仙草,就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带回去可以,但是也是有条件的,问题是,你需要把生长的木草的石头也搬走才行,否则这种木草是无法成活的。”草菇无所谓地说道,好像薛从良想怎么搬走,就怎么搬走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啊,这怎么行?我看那石头,足有上百斤重,我是搬不走他呀!”薛从良有些犯难了,没想到,想要带走这样一棵仙草,也有这么多麻烦事。

    这完全出乎薛从良的意料了,他的想法是,把木草直接拔下来,然后,往口袋里一装,就可以离开了,谁还会关心什么木草不木草的。

    试试吧,试试就试试。

    看到不远处,草菇在专心的打理一些花花草草,薛从良伸手就去拔木草,像是拔萝卜一样,想要把对木草给拔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东西长得真是太牢固了,就像一棵松树一样,牢牢地把根系抓在石头缝中。想要拔出来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一拔,这种草的汁液,溢满了薛从良的双手。

    既然母草无法拔出,那就把公草给拔出来吧。薛从良用沾着木草的白色汁液去把公草,但是,公草也是纹丝不动,根本无法拔出。它也冒出了一层的白色汁液。

    这东西真是奇怪,为什都会冒出白色汁液呢?

    看上去有点像是牛奶,有些黏黏的,同时还有一股香味。这种香味,就是薛从良品尝母草的时候,那种香味。像是芥末一样,直冲鼻腔。

    两种汁液混在一起的时候,好像发生另一种反应。

    薛从良只觉得双手的皮肤有些燥热。这种燥热,沿着手臂,一直向上冲去,到达肩膀之后,开始向全身扩散,这种感觉,真真切切,就像一团火一样,开始包围薛从良的全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薛从良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草菇听到叫声之后,转过身来,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,我的手啊!”薛从良叫到。

    草菇走过来,拿起薛从良的手一看,只见枣红色已经开始向全身蔓延。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,你是不是把公草的汁液和母草的汁液,混在了一起?”薛从良一边点头,一边脱去了外套。

    因为实在是燥热,外套已经像是糊在了身上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“糟了,如果一个人同时接触了公草和母草的汁液,就会……”草菇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会怎么?你快说呀!”薛从良有些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会欲火燃烧,无法控制。”草菇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什么?你是说,这种液体会导致人体**旺盛吗?”薛从良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,这两种汁液,永远不能混合在一起的。”草菇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你的手上,刚才也粘上了一点呀,赶紧去冲洗一下吧!”薛从良叫到。

    “哎吆——”只听得草菇一阵惊叫,发现自己的指尖,正沾着从薛从良手上粘来的白色汁液。

    不错,这种白色汁液,渗透力极强,沾到皮肤上,就会与皮肤融化在一起,然后被吸收,被血液运送到全身各个器官。并且,它能够进入肾经,激发人体的**,导致男人和女人**被激发出来,从而……

    所以,这也是一种难得的一种催情药物。

    薛从良作为医生,当然知道这种药物的作用,他在饥渴难耐中,找到一个拐角处,试图躲避一下草菇。

    因为,他现在看到草菇之后,就觉得草菇美丽无比,看她的眼神,是如此的迷离,一看就是含情脉脉。

    草菇被感染之后,好像重新焕发了青春,看起来,和二十来岁的少女,并无二样。由于穿的是修身的棉布衣服,所以,更加的能够衬托出女人的线条之美。

    草菇的胸部,像是吹起的气球一样,几乎把胸部的衣服都冲破了,高高的,像是两座山峰。

    这是男人的最爱,也是薛从良的最爱,薛从良看到这美丽的胸部之后,只觉得喉咙都有些干燥,他咽下了一口唾沫,像是馋嘴的孩子一样,试图不去看草菇,但是,却忍不住,一直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这时候,身上的燥热,已经让薛从良把衣服脱得只剩下秋裤了。薄薄的秋衣秋裤,让薛从良凉爽了很多。

    当然,草菇的燥热,也是同样的。

    她迈着轻盈的步子,优雅地走来,款款而行,看上去无比的美丽。更要命的是,草菇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把自己的外套脱掉了。里面穿的是一件薄薄的t恤衫,而且几乎是半透明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只觉得想要流鼻血了,但是,他控制,控制,再控制。但是,也忍不住想要继续来看。

    是啊,在这地方,孤男寡女的,同时都还穿着这样的衣服,这个山洞里,又是如此的美丽。正是男人和女人,花前月下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薛从良忽然想到了,在薛河某个地方,看到的那一幕,一个女孩,压在一个男孩的身上,发出啊呀啊呀的声音。那种撩人的声音,又重新在薛从良的耳边回响,让薛从良的再也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他下面的东西,就像是气球一样,突然被吹了起来,膨胀得厉害,甚至有些想要把内裤都要撑破了一样,当然,秋裤上早已经隆起了一座小山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害羞,他用手故意遮挡了自己的那座小山,但是,这完全是欲盖弥彰了。

    草菇很是豪放,她的脸上,涌起一阵红潮,红扑扑的,像是山花开满山坡。

    只觉得,薛从良的手,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握住,那种温热,几乎把薛从良的魂魄都抽走了。然后,这只小手,拉着他向山洞里边走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跟着这只小手,看着那诱人的**,有些失去了控制一样,向前走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草菇的头发,已经是一头的黑发,油光而发亮,从背影看去,顺直地垂在后背上,那曲线形的腰身,是一道美丽的弧线,在腰部凹陷进去,又在臀部重新突然隆起,肥美的臀部,让薛从良几乎想要上前摸上一把。

    但是,这时,薛从良貌似还有一定的控制力,他只是出神地看着,并且脑海中,充满里疯狂的想象。

    薛从良依然觉得燥热,他在跟着这只小手的同时,又把自己的秋衣给脱去了,这次,薛从良只剩下了一个平角内裤,裸露的身体,看上非常的健壮。

    那隆起的肌肉,一块一块均匀地分布在身体上。这些,都是这段时间来,修炼五行技法的功劳。

    而前面的草菇,回眸一笑,看上去是如此的年轻漂亮,让薛从良的内心,为之一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