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98章 撒尿救命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扇墙说来很是奇怪,当撞上去的时候,并没有太过疼痛,但是,像是被万能胶粘上了一样牢固,手掌被粘在上面,脸也被粘在上面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要挣扎,但是,却被粘得越来越牢固,任凭半边脸粘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别挣扎,别挣扎,快撒一泡尿,把那地方的粘液先融化了。”零零妖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零零妖的经验,如果不把那地方的墙融化掉,待会儿会逐渐把男根粘上,那可就无法摘下来了,除非把拿东西切掉了才行。

    男人那东西被切掉了,还会是男人吗?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零零妖的话,有些不可思议,但是,这或许是惟一的方法。

    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薛从良隔着自己的内裤,就把尿给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从未尝试过的撒尿姿势。也是他第一次,没有用手扶,就把尿给撒了出来。看起来甚是滑稽,看薛从良,整个人都粘在无形的墙上,像是被人按在一扇玻璃墙上,手掌贴着玻璃,脸蛋也贴在上面。

    腿部几乎也无法动弹了。

    只觉得,腿部一阵湿热,这是薛从良的尿液所致,他已经大胆地把尿给撒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这泡尿,从裤子上流下来,薛从良忽然觉得,那扇墙上的粘性降低了很多。男根好像已经从墙上滑落下来。这下轻松了许多。一股尿骚味,也弥漫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这男人的尿液,还具有这样的功能,关键时刻,还可以对自己的男根进行保护,并且是这种奇怪的保护方式。

    正当薛从良得意的时候,那三五个女人,已经追赶了上来。她们硕大的胸部,在奔跑的过程中,左右晃动,显然减慢了她们的速度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到底还是被他们生擒?然后被他们吸干自己的精华?

    薛从良不愿意被重新吸干。他趁着墙壁粘性降低的间隙,趁机把自己的右手,从墙上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上枪……”零零妖这时候,说出弱弱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上什么枪,我没有枪啊?”薛从良疲惫地说道。他还没有搞明白,零零妖让他干什么。

    零零妖的眼睛,一直朝着薛从良的腰部看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突然想起,自己唯一的武器——穿甲枪还在,何不试试穿甲枪的威力。

    他用唯一能够伸出来的右手,艰难地从腰里抽出了穿甲枪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薛从良挥舞着穿甲枪,朝着自己脸上的那扇墙挥去。

    还好,这东西没有被粘住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,这扇墙像是钢化的防弹玻璃一样,纹丝不动,倒是把薛从良粘在墙上的那张脸,给震得生疼。

    毕竟,这穿甲枪也是神器,等到了第四下,奇迹发生了——

    咚的一声炸响,这穿甲枪的枪头,陷进去半截。有希望!就在这时,这扇墙的吸引力,突然消失,薛从良从墙上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扇墙,也以砸破的地方为中心,开始向四周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随之而掉落下来的,还有零零妖,和另外那么多男人们的干尸。

    薛从良顿时喜上心头。

    一回头,遍看见那三五美女出现在身后。

    薛从良挥舞神枪,试图去砍冲上来的大波美女。

    “休伤它们!”只听得零零妖叫到。

    其实,薛从良并没有伤害她们的意思,只不过是想要吓唬她们一下。一个男人,怎么会狠心伤害这如花似玉的美女呢?

    薛从良是个心慈手软的人,当然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神枪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这群美女,见这扇无形的墙壁被打破,立刻慌乱起来。其中以白娘为首,首先想要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喂,跑什么呀?还要继续玩玩吗?”薛从良抓住白娘的袖子,嘻哈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玩的了,放我们走吧。”白娘有些哀求着说道,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,薛从良的心,顿时就软了下来。这女子,看着多么可怜啊,生活不易,放了她们吧。

    “抓住她们!”零零妖喊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眼疾手快,迅速又把手给抓紧了。白娘那纤弱的玉体,当然挣不脱薛从良有力地手臂了。

    “让她们交出宝贝来。”零零妖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宝贝呀,我们没有宝贝!”白娘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是听得迷惑,这里那里有什么宝贝,不就是几个吸精的美女吗?零零妖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主人,你听说过五行神器中的无影石吗?这东西现在就是在她们手里,刚才的那扇墙,就是无影石的杰作!”零零妖说道。

    零零妖这么一说,薛从良忽然想起来,无影石薛从良当然听说过,听说那石头的威力,相当厉害,不仅能够作为手术刀使用,切除病害于无形之中,同时,还驱邪镇魔的神奇作用,甚至还鞥你改变五行环境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是薛从良正要寻找的五行神器之一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来劲了,没想到,众里寻他千百度,得来全不费工夫,这无影石正愁着没地方找呢?想不到在这里有了线索。

    “白娘,快说吧,无影石在哪里?”薛从良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口吻,没有让白娘有任何的恐惧。反而,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丑娘们,快说,无影石在哪里?”零零妖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吆,这位相公,你说话也太难听了吧,刚才你在床上玩我们几个美女时候,那温柔劲,多好啊,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,多少我们也是有肌肤之亲的人了,你何必对人家那么凶呢?你松手,我去给你找找还不行吗?”白娘开始施展美人计。

    零零妖一听这话,顿时也没了脾气。是啊,在床上那会儿,他是最喜欢这白娘的,反反复复交合了三次,白娘在床上的功夫,让零零妖是亲身领教了,她可以让男人**迭起,欲罢不能啊,零零妖就被她搞得几乎飞升入天了。

    正想间,零零妖松了手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只见这白娘忽然就抽身逃离了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就逃出了老远。

    女人毕竟没有男人跑得快。以薛从良的功夫,都没追上这白娘。

    当快要到达一条河流的时候,薛从良一看,这不是薛庄南边的薛河吗?薛河的上游,有一个深水潭,这白娘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了。

    正在追赶的过程中,薛从良忽然觉得自己的大腿根部,一片潮湿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给薛从良然从梦中醒来……

    原来,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是一梦而已,哪里有什么白娘?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又用手摸了摸大腿内侧的地方,依然是一阵湿滑。原来,是薛从良在睡眠中,梦遗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找来纸巾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时候,零零妖重新出现在薛从良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说主人呢,我们就差那么一点距离了,你怎么突然又回来了?”零零妖喘着气是说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在睡觉啊?发生了什么事了?”刚刚醒来的薛从良,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美女你记得吗?知道你为什么梦遗了吗?就是那美女诱惑的你,笨蛋!”零零妖狠狠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不会吧,你是说那个美女白娘吗?”薛从良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她是谁呀,白娘,无影石,你记得了吧!”零零妖的两个关键词,让薛从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难道,刚才发生的一起,都是真实的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真的是什么?”零零妖有些遗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那我们岂不是错过了一次机会?”薛从良也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我们已经看到她逃跑的方向了,再把她抓住,不是问题,只要不跳进她设计的陷阱就行。”零零妖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赶紧走啊!”薛从良起身要去追。

    看到墙上的表,正好是午夜十二点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