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05章 午夜驱匪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为了防止真的出现人们所说的事情,薛从良开始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的时候,薛从良开始对自己的诊所周围,进行了重新布置。以抵御被包围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准备了多个水桶,事先悬挂在了门上,同时,又把自己过年时候,没有放完的炮竹,也搬了出来。除此之外,更重要的是,把没有用的衣服,彻底撕碎了,然后,浇上了汽油,随时准备采用火攻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自己的摩托车,都准备好了,放在了诊所门口一百米开外的麦秸垛里,并用杂草掩盖,以防止打不过的时候,骑上摩托车,就逃之夭夭,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    晚上,薛从良睡觉的时候,没有选择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觉,而是,那拿出来了吊床,睡在了门口两棵树之间。他唯一担心的是,自己的父母,如果被袭击,父母将成为目标之一。他们可是无辜者,不能让他们再受到牵连了。

    其实,重点保护的对象,应该是父母。

    当夜幕降临的时候,薛从良已经把这些东西给准备好了。他同时,对父母进行了重点保护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意料。当晚上夜深人静,将近十二点时候,村口出现了两辆面包车。这面包车的性能一般。老远都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车一直开到了村里十字路口附近,距离薛从良的诊所只有二三百米了,然后从车上下来了一批人,别看车不大,坐的人还蛮多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个翻身下床,早已经躲在暗处,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反正,大门是关着的,他们要想进去,起码要把大门破掉才行。薛从良悠闲地躺在吊床上,早已经成竹在胸了。他首先准备吓吓他们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的总共十二个人,加上一个带头的,十三个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手执一米长的钢管,钢管砸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金属声。薛从良看着也有些心虚,尽管自己是铁骨铜皮,这场面,即使是钢铸的身躯,也抵挡不了啊!

    第一乐章,薛从良准备通过恐吓的方式,和他们玩耍一番。

    这天的夜色很暗,天空没有星星,这些人们全靠手电筒,来照明行动。几乎每个人都带了一个手电筒。但是,也只能是照亮他们附近的区域,周围的大部分区域,他们是无法看清楚的,只能看个影影绰绰。

    当一行人,冲着薛从良家的大门到来的时候,薛从良首先射出了几颗石子,这些石子穿过夜空,掉落在家门口的柴禾垛上,像是野猫在干草堆里翻腾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听到这种声音,每个人都有些心虚。十几只手电筒,齐刷刷地循声找去,四周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就人们精神紧张兮兮的时候,薛从良利用手中的机关,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吱——”的一声,众人还没有砸门呢?这两扇大门,就刷的一下全都开了。“妈呀!”走在最前面的人,早已经被这奇怪的想象给瞎蒙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躲在暗处,暗自高兴,在没有这样的游戏,玩得刺激了,十几号人,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。

    大门开了之后,不能让他们顺利进去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听得大门外边,这群人的背后,一阵阴森恐怖怪笑:“嘿嘿嘿!嘿嘿嘿!”三声连笑,声音瘆人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虽然是十多个人的,但是,这声音听起来实在是吓人。何况,还是在这夜深人静的夜里。

    当众人把手电筒照过去的时候,只见一个头发杂乱,衣服肮脏的女人,身穿灰白色的衣服,站在大家身后二十米开外的地方,更可怕的是,这女人,是悬在半空中的,没有双腿,距离地面,约有一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借助人们的电光,薛从良也朝那里看去,他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个悬停着的乱发女人,并非薛从良的杰作,她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,薛从良也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女人就是出现了那么一瞬间,众人还没有看清她的时候,她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闪,更加加重了这里的恐怖气氛。每个人都紧张无比的,早已经被这女人吓破了胆子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不例外,这个不速之客,到底是什么东西,薛从良以前也从来没有见到过。正当人们有些惊慌失措的时候,已经有几个人,朝着薛从良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,都是薛从良布置的机关,他们刚走进大门,一桶冷水,就迎头泼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又是一声尖叫!叫得是人人自危。被泼了一桶冷水的,是带头的那个人,他走在最前面,当然最先遭受攻击了。

    门头上还有两桶水,紧接着,分别倒在了中间一个人的身上,还有最后一个人的身上。这突然其来的攻击,让每个人都猝不及防,一阵激烈的轮番倒水,让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喘息机会。

    被水攻之后,这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觉得脚下突然被绳子绊了一下。呼呼啦啦摔倒到了四个五人。

    摔倒之后,各个都是嘴啃地。那是摔得相当实在。

    众人用手电筒,朝着地面上一照,才发现地上被薛从良埋伏了两道麻绳,这麻绳被拉得紧紧的,扯在院子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咦?麻绳前面的黑色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几个人摔倒的人,嘴啃地的时候,就觉得有些怪味,更确切地上说,是有些臭味。

    众人聚精会神地查看地上的黑色东西。才发现,地上全都是锅烟灰,一堆一堆的,在锅烟灰里面,还加入了一团一团东西。仔细一看,才发现原来是大便。

    再抬头看摔倒的几个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全都是黑色,像是小鬼一样。再用手摸一把,更抹得均匀,一股臭气袭来。

    众人刚要发作。忽然听到周围有风声,风声中夹杂着一种微弱的敲打声音。

    手电筒又是齐刷刷地照了过去,只见,在对着薛从良卧室的地方,一个骷髅,白骨累累,悬挂在门口,在风中轻轻摆动。

    这次,全体人彻底失控,叮叮当当,扔掉了手里的武器,全都朝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,门口突然火起。这火蛇,如同一条长龙一样,向逃跑的人们追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被吓得屁滚尿流了。

    在火光中,薛从良又看到,那个悬停在半空中的乱发女鬼,这次是真切地看到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水桶,是薛从良设计的,还有门口悬挂的灰白色人形干尸,是薛从良医用的人体模型,这些都是薛从良事先设计好的。

    惟独门口那个女人,她到底是什么东西,薛从良也心中没谱,她不是自己设计的,而是意外出现的。

    当这群来袭击薛从良的男人们,一路逃跑之后,这里突然安静了下来。火光消失之后,那个女人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吊床上,再也睡不下去了,一想起刚才的女人,薛从良就汗毛竖起,一身鸡皮疙瘩。他抱了被子,冲进院子里,然后,紧紧地把大门关闭。

    就在个关门的同时,一把木桶卡在了门口。薛从良哆嗦双手,把那木桶一脚踢了出去,这才锁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院子里悬挂的那具人体骨架,也把薛从良给吓了一跳。他慌忙中把这些东西都收拾了一下,扔进了诊所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顺便看了一下表,正是午夜的一点多一点。

    一阵寒气袭上心头,薛从良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他冲到楼上,关上自己房门的时候,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凄惨的哭声。难道是野猫的叫声,不,当第二声再次响起的时候,薛从良听得清楚,那是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