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06章 木剑万金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就这样,传说中镇老二的威风,被薛从良打压了下去。他们的偷袭,以惨败告终,而且,败得是如此的彻底,如此的狼狈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申老大,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,唯一给双方留下的强烈印象的,确实那个悬空的无腿女人,这女人到底是谁?

    薛从良钻进被窝之前,关紧了房门,把锁上最结实的一道栓,都给反锁上了。也把窗户,关了个严实,外面稍微有些风吹草动,薛从良都会抓紧被子,甚至蒙住脑袋。但是,依然害怕被子忽然被人掀开。

    是人都会害怕的。别说是薛从良了,申老二这次带了这帮子兄弟们来。他是首先用手电筒照到那个女人的。他没有任何防备,就算是薛从良摆出来的人体骷髅,他也以为是夜鬼呢!

    所以,这次被吓倒的,不仅仅是薛从良,申老二被吓得也是失魂落魄的。回去之后,就吐了绿水,好像是吓破了胆子。在他的职业生涯中,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阵势,这晚上算是倒霉透顶了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绳,估计,以后他在夜半出来干事的死后,就会多了一点顾及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在被窝里打着哆嗦。一方面是由于太冷了,另一方面,是因为害怕。他的脑海中,还在反复地播放着那骇人的一幕。也在琢磨着,这个女人,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以薛从良所掌握的知识,不足以解释晚上发生的事情,但是,他隐隐约约地觉得,一定要探明这女人的来历,只有追根求底,才能够彻底打消薛从良心中的疑问。否则,薛从良以后,都无法安心了。

    天蒙蒙亮,薛从良就去找孔圣人了。这件事,只有孔圣人能够解释。

    孔圣人晚上也没有睡好。他正忙着整理自己的神算方法。随着社会的进步,人们知道的越来越多,找孔圣人算命的人,也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算命的也要与时俱进呢!否则,就会被社会所淘汰。以这一年来的经验,孔圣人忽然发现,人们询问的困惑,都纷纷从以前的神神鬼鬼,开始转向询问其他方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就拿最近一个算命的人来说。

    他是村里的一个暴发户,现在在外面创业了。他当初出道的时候,就是孔圣人给他指的路。孔圣人告诉他说,你这人五行属火,最好不要朝北走,北边属水,越往北走,水越大。所以,你这五行属火的人,不论在北边多么努力,总是不会如意。

    这小伙子很相信孔圣人。对照了自己在北城这些年来的奋斗史,和孔圣人说得,几乎是相差不大。于是,便听了孔圣人的话,到南方发展去了。南方属火,所以,你这小火,到了南方的大火之中,必定会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没出几年,这小伙子就载誉而归了。说自从在南方创业以来,那生意做得是顺风顺水,没遇到一个麻烦,就像是顺风顺水的船,走得快,行得稳。如今,钱挣够了,房子也买了,美娇妻也娶到了。那是村里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这不,前几天,回来找孔圣人了,人家的需求变化了,现在询问的是,如何生活得更滋润,有钱人,都怕死呀,所以,既然孔圣人能够给指出一条发财路来,必定能够给指出一条平安路来。

    孔圣人知道,这些有钱人,就是图个安心,他们不怕花钱,只要能够保家人平安,花上个万儿八千的,都是小数字。

    加班加点,制作桃木剑!这是孔圣人给那个有钱的年轻人的承诺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桃木剑,可不是一般的桃木剑,一是可以辟邪,另一方面,可以保平安。

    城市里的高楼大厦,都是没有做过法事的地方。那些地方,在原来,不是乱坟岗,就是死人坡,这谁也不知道,反正只要房子盖得豪华,够上档次,能抢到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等入住之后,才发现,这里神鬼乱串,一家人不得安宁。尤其是老人小孩,总是夜夜噩梦,不是被吓得一身冷汗,就是被吓得啼哭不止。

    孔圣人的这把桃木剑,不长,只有半米,可以挂在房间里,用来镇邪扶正。

    但是,价格可就不菲了。便宜的东西,请回去有什么用,一堆木头而已。孔圣人说,他是吸收了天地之灵气,岁月之精华,才把这桃木剑给请了出来。

    价格是无价,你就看着给吧。

    有钱的年轻人,一向信任孔圣人,从手包里,掏出一摞钱,就给了孔圣人,孔圣人哪里见过这么多的钱,他不肯收下,但是年轻人执意要给。孔圣人恭敬不如从命了,勉强收下了这钱。

    回头躲进里屋一数,乖乖,一摞一万块钱,两摞当然就是两万块钱了。

    把孔圣人给乐的呀,像是娶到了新媳妇一样。

    于是,孔圣人就学会开发新的盈利模式了,他不在街头给人看相了,而是专门给富人们保平安。

    随着薛从良诊所业务的日益壮大,城里人也开始慢慢的到农村来看病,农村空气新鲜,环境舒适,这可是修养身心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于是,孔圣人的大名,也开始在他们中间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孔圣人也日夜加班,制作更加精美的桃木剑。村里的桃园,都被他砍了大半了。由于孔圣人对工艺要求极高,每棵胳膊粗的桃树,只能够做一把桃木剑。这把剑,即使不能实现驱邪扶正的作用,还可以当做艺术品传世。

    于是,孔圣人的桃木剑,就成为他的盈利物品了。不少有钱人,光临孔圣人的寒舍,把桃木剑请回家去,以求镇宅驱邪,保平安。

    这把桃木剑,少说需要几千块钱,多说也得一两万元。孔圣人从来不报价,这些人们都是打听了价格之后,自觉掏钱的。

    所以,孔圣人挣的钱,要比薛从良挣的钱,多出好几倍了。薛从良一副药,才多少钱,最多十几块钱,而孔圣人一把剑,就卖出了好几万元。

    薛从良见到孔圣人的时候,孔圣人还在赶制桃木剑。

    只见,孔圣人的房间里,摆了满满一床的桃木剑。看得薛从良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这满屋子的桃木剑,是干嘛的呀?”薛从良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我这东西可是宝贝,小孩子,就别问那么多了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要拿出去卖吗?”薛从良问到,这可不是孔圣人的风格,孔圣人一向淡薄名利。

    “这是替人消灾,镇宅子的。”孔圣人说道,“现在这世道开始变了,很多人已经不再甘于平淡的生活了,而是追求发财升官。你看我的产品,有镇宅剑,有发财剑,更有升官剑。有了我这把剑,想到什么,就会得到什么!我可不是空说的,是有人证明的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惊讶,没想到,从前一向低调的孔圣人,居然把这生意做得这么大了。收入窜得猛快。真是时势造英豪啊!从事医生这行业,也越来越不吃香了,都需要改变了。

    这从一定程度上,更加坚定了薛从良的梦想,就是打造一个养生会所,发展综合服务型医疗机构。

    当然了,薛从良要把晚上看到的东西给薛从良说了一遍。当薛从良把这些,一五一十地说给孔圣人之后,孔圣人居然听得是一惊一乍的。

    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,对于这个女人是谁,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也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但是,两个人最终达成协议,准备一同去查看究竟,看看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