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07章 枪声枪声!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为了搞清楚,这个女人的来历,在一个晚上,薛从良和孔圣人,重新来到了薛庄灵域。

    薛庄灵域,是薛庄出现一切怪现象的根源,只要搞清楚了这些,一切都不是问题了。这是孔圣人首先想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当薛从良和孔圣人到达薛庄灵域的时候,却发现了另外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从前平静的世界,完全被打破了。有些荒芜的道路上,布满汽车的车辙。这必定是雨天的时候,有不少车辆从这里经过。初步统计,来到这里的车辆,不低于三辆。

    “糟了,糟了!有人闯进薛庄灵域了,干扰了历史的发展。”孔圣人一看这些车辙,就有些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那怎么办?他们是谁?他们怎么穿越到了这里?”薛从良竟然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还在对话,讨论着该如何应对的时候,只听得一声枪响,一颗子弹,嗖的一声,从两个人头顶掠过,打到一棵树干上,钻出了一个深洞。

    “趴下!有狙击手。”薛从良在电影中看到过这样的情景,应对这样的袭击,还是有自己的一套功夫。

    孔圣人反应灵敏,他立刻就趴在了地面上,那枪声消失了。但是,两个人都没有判断出来,子弹是从哪里打过来的。这太突然了,谁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路边就是人工挖的沟渠,沟渠中没有水,正是干涸的时候,人走在里边,可以露出头来。看来,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翻身滚进沟渠中,孔圣人当然也要跟随了。孔圣人自从挣到了钱之后,越来越怕死了。以前颇具有男子汉气概,现在,在枪声面前,居然有些哆嗦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哆嗦什么?”薛从良有些不屑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良子呀,这里肯定是被袭击了,我们的青石门,绝对是被人发现了,如果有人占领了这个地方,那可是不得了啊,绝对是来挖宝了。”孔圣人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呀?怎么这么大的胆子?”薛从良有些气愤地说道,“任意改变历史,是要遭遇天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才不管什么天谴呢!只要挖到宝贝,才是王道。其他的一切,都是浮云。”孔圣人说道。孔圣人对现代人的心里,摸得很是透彻。

    两个人猫着腰,沿着沟渠,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这个薛从良曾经梦想中的庄园,如今变得分外的冷清,三三两两的枪声,传入耳中。那枪声,传的很远,大老远的,令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两个人还没到薛庄,就看到一匹高头大马,横躺在道路中间。它的头部流血,脑袋低垂,看上去,已经是死亡了。这让薛从良的心里,一阵紧张。古薛庄,定是遭遇了洗劫。

    又走了几百米之后,远远地看到一辆卡车,停在薛庄的入口处。这卡车,平时看到那是再平常不过了,但是,现在在这里看到,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卡车上没有人,也没有装任何东西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他奶那个腿!”薛从良大骂了一句,从腰里掏出来自己的多功能小刀,然后,把最尖锐的一个工具拨出来,准备对着那轮胎戳上一刀。

    薛从良刚从沟渠里爬出来,忽然看到,地面上,卡车附近,横七竖八地躺了好几具尸体。这些尸体,有薛庄村民的,有士兵的尸体,还有一具穿着现代服装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哎吆!”薛从良心中一惊,竟然从沟沿上摔了下来,也就是这一摔,救了薛从良一命。只听得,“嘣”的一声枪响,有一颗子弹,擦着薛从良的头发,“嗖”的一声,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稍微再慢半秒钟,这子弹穿过的可不是头发,而是薛从良的脑袋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脸色煞白,还没露头呢,就被人蓄意射杀。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看来,这附近有人在看守这辆卡车,地上躺着的那些尸体,必定是被那个藏在暗处的狙击手,给射杀了。

    现在有两种方案,悄悄地从沟渠里穿过去,先去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其次是,找一把枪,也把对方干掉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悄悄地溜走的话,必定会遭遇背后袭击。所以,现在一定要搞清楚对方的位置,如果可能的话,干掉对方。

    薛从良躺在沟渠的斜坡上,想着对策的时候,孔圣人已经在行动了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找来了一根树枝,朝着卡车的方向抛去。

    因为,那具穿着现代衣服的尸体旁边,有一把手枪。如果把这把手枪搞到了手,薛从良和孔圣人,就有了攻击的能力。

    孔圣人的树枝上,有一个倒钩,正好可以勾住那小小的手枪。但是,如果不伸出头来看看,是够不准确的。一旦伸出头来,必定会成为对方的目标。

    薛从良急中生智,他和孔圣人准备分开行动。

    在一百米远的地方,薛从良找来一个破碗,然后用树枝,顶住那个破碗,模拟人的头的,从沟渠里慢慢探出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样做了两三次,对方没有什么反应。可能是对方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生气,他从沟渠里扒出一个拳头大的石头,朝着对方的阵地抛了出去,没想到,石块刚刚抛到了半空,只听得“嘣”的一声,石块被击碎,变成一堆小石块,散落下来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枪法呀。几乎达到百步穿杨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瞬间,孔圣人悄悄地探出头来,拿着树枝,倒钩了那把手枪,但是,没有成功。由于那尸体,正好挡住了手枪。

    孔圣人由于紧张,愁眉紧锁,生怕再吃一枪子,薛从良则继续从不同方向,向空中抛石块。第一次,第二次,石块都被子弹击碎,但是,打了第三次,薛从良再朝空中抛石块的时候,对方没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看来,薛从良的小计策,已经被对方看穿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又跑了几次,都是徒劳无功,他觉得没意思,也停止了抛石块。

    这会儿,孔圣人还在艰难地倒钩那支手枪。但是,好像效果不大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薛从良忽然听到,远处,有几个人奔跑过来。他们大概是村里的村民们,衣服穿得有些破旧,像是一群无头苍蝇一样,乱跑乱冲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没来得喊“趴下,趴下”的时候,刚才攻击薛从良的那支狙击枪,已经响了起来。那几个人,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薛从良无比懊恼。他奶奶地!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薛从良的脑子里灵光一现,他冲出沟渠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刚才孔圣人千辛万苦想要搞到的手枪,给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中有了武器,薛从良稍微镇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这玩意怎么玩?薛从良是第二次接触手枪。

    第一次接触枪支,是薛从良上大学的时候,那时候,见到的是步枪,也没有子弹,只是拿着认识一下,摸一摸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危急关头,薛从良搞到这样一个手枪,居然不知道如何来用它,真是无奈。

    随便试试吧。薛从良刚要扳动一下扳机,只听得“嘣”的一声巨响,把薛从良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。枪走火了。

    “孔叔,孔叔,你怎么样?”不料想,走火的枪,一枪打在了不远处的孔圣人的腿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震,完了,完了,完了,第二个拐子又要诞生了。

    不过,庆幸的是,子弹只是把孔圣人的裤子,打穿了两个洞而已。孔圣人的裤子太宽了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临阵磨枪,反正这枪是全自动的,只要扳动扳机,就可以射出子弹,和汽车的自动挡,有些类似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