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10章 玉女不调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全新一天的开始了。

    外边院子里,一阵“刷刷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老妈张氏,六点钟就起床了。那是张氏在清扫庭院。农村人每天早上都有这个习惯,清扫院子里的尘土和落叶。之后,才开始一天的生活。

    薛从良躺在被窝里,半个晚上的酣睡,让薛从良神清气爽。冬天的空气,总是令人清醒,薛从良躲在被窝里,赖在穿上,不想起来。在窗户外边,几只麻雀,时而跳跃在干枯的树枝之间,时而飞到人家院子里,寻找食物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平静,就像昨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薛从良斜倚在床头,翻看自己的那本《薛庄之魂》的五行宝书,心中又涌起了一番感慨。过去的一切,又重新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其实,薛从良一直还有一个愿望,就是到伏龙山去挖宝贝。传说中,伏龙山的宝贝很多,但是,至今没有人挖出来。这真是件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尽管五行宝书上,已经明确地标记了宝贝的位置,可是,从这几次薛从良到山上的所见,山上的情形和书中所画,完全是两码事。书中标记的几个位置,比如,半山腰上的分界碑,但是,分界碑早被黄土掩盖,或者是塌方之后,冲毁了分界碑。所以,仅从这地图上看,完全无法找到宝藏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良子,起床了,吃饭了!”老妈在楼下一阵吆喝,薛从良无心再思索下去。匆忙中,穿了穿衣服,下楼洗脸去了。

    老妈早已经给准备了热水,薛从良拿起自己的电动剃须刀,“嗡嗡嗡”地把胡子给剃了。

    “良子,胡子要刮干净啊,今天要打扮漂亮一点。”老妈在一边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为什么要打扮帅气一点,有什么好事吗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?我儿子当然要好好打扮一番了,说不定哪家的姑娘看上了呢!”老妈心不在焉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依旧同以往一样,有些粗糙地把胡子给刮了,但是,这剃须刀是老妈亲自给薛从良换的刀片,所以,这天的胡子,刮得特别干净。

    “再洗洗头吧,看你的头发,跟鸡窝似的,那里还像个医生呢?”老妈又端出来了一盆水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怎么了?薛从良有些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洗就洗吧,反正这两天,薛从良的头发,也是灰头土脸的,头发丝里都是外面的尘土,是该洗洗了。

    一番清洗之后,薛从良终于从过去的灰头土脸,变成了现在的白面书生。看上去也年轻了许多。其实,薛从良本来就不显老,只是从来不注重打扮而已。

    “吆!薛大哥,你这是要干嘛呀?今天怎么打扮得这么帅气,看上去很年轻的嘛!怎么了?又要去相亲了?”刚来上班的李美玉,一进门就看到了薛从良异常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和平常一样啊,就是刮了胡子,洗了头发!头发好几天没洗了,老痒了!”薛从良给自己找了借口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吧,我看你今天绝对有戏。”李美玉上下打量薛从良,看得薛从良心里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“有戏?有什么戏?”薛从良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李美玉有些心中不忿。

    八点钟,诊所准时开门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里,一般都是本村的老年人,来这里量量血压,询问一些消化不良的问题,然后几个老年人就是闲聊吧,坐在门口的太阳底下,晒着太阳,天南海北的聊天。

    时间将近九点的时候,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,在诊所门前门前响起。薛从良探头朝外边看的时候,发现外边停了一辆摩托车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一老一少。女人看上去五十多岁,另一个女孩女看上去二十来岁。这两个人,一看就是母女两个。看来,是来看病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走进薛从良诊所的时候,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薛从良当然明白,凡是女人来找找自己看病的,一般都是妇科病。所以,总是会有些羞涩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女孩,看上去,很有几分姿色,樱桃小嘴,葡萄大眼睛,还有细白如雪的脸庞,一看就是从来没有下过地,从来没有到过田里,或者说,一直都是在城市里打工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您二位,是不舒服吗?”薛从良试探着问了问。

    “嗯,是有些。”女孩有些羞涩地说道,然后,看了看门口坐着的几个男性老人们,又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来,这边请!”薛从良看着这女孩不好意思说出口,特意把他请到了诊所里边,挂着帘子的内室。这内室,是专门给有保护个人**需求的人设置的。

    “哦,小青,你先看病吧,我到后院去找张婶聊聊。”这个女孩的老妈,给女孩说。这女孩的“嗯”了一声,咬了一下嘴唇,跟着薛从良到内室去问诊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妹,你哪里不舒服了,说说吧!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这女孩,有些羞涩地指着自己的下腹:“每次身上来例假的时候,这里就很痛,有时候,还不按时间来,不是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,你的话我明白,女孩子的例假,轻度的疼痛是很正常的了。我给你讲讲,女孩子的**啊,它的内壁,每个月都会自动脱落一次,所以,就有了女孩的例假。这段时间里,你要特别保护自己的下腹,不能受凉,也不要吃生冷的食物,还有,不要穿露脐装,这样,最容易让下腹部受凉,你可明白?”薛从良耐心地给这女孩讲到。

    女孩听得很专心,同时还有几分羞涩。

    “来,让我号一下你的脉搏,看看是否正常。”薛从良示意女孩把右手手腕放在腕枕上。

    这女孩的手,非常柔软,更有些温热。打心眼里说,薛从良很是喜欢给这样的女孩号脉,不仅自己心里舒服,而且,还可以满足自己心中,那蠢蠢欲动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是,这女孩的脉象有些虚弱,跳动偏细,沉弱无力。如果这样的话,女孩身体必定有些虚弱,导致月经不调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的身体可能比较虚弱,才会有你说的现象,我给你开两服药,你回去按时煎服了,就会慢慢好起来的,你看如何?”薛从良温柔地给这女孩说道。

    女孩羞涩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田青!”女孩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年龄?”

    “今年21了!”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喜,这么年轻的女孩,还这么漂亮,自己还有机会吗?想到这些,是不是有点老牛吃嫩草?薛从良默默地在心中怪自己,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,不得有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“小玉,小玉,来,给这小妹抓四副药。”薛从良把正在药方忙碌的李美玉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的,马上就过去。”李美玉一边答应,一边从药房了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一眼看到薛从良面前坐着的美女,就有些生气,本来还好好的心情,突然之间就晴转多云了。

    哼,又来了个小妖精。李美玉一把夺过薛从良手上的药单子,薛从良隐约地感觉到,李美玉可能带着点情绪。

    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,哎,现在这女孩子,真是小心眼。

    李美玉看了看单子上的药物,就明白,这是月经不调的几味中药。李美玉心想:哼,看你那小身板,能来例假都不错了,现在在外打工的女孩,不都为了身材,不吃不喝,生怕长了肉。最终还是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李美玉刚把几味中药配齐,就听见薛从良的老妈张氏,陪同着女孩的老妈,从后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打扰了,不打扰了,你忙吧,以后机会多着呢!我去看看小青,薛医生给诊断完了没有?”两个人一边说,一边走到诊所的门口。

    目送这对母女离开,张氏迫不及待地问薛从良:“怎么样?儿子,这女孩怎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