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11章 贴背骚扰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张氏这样一问,薛从良立刻就反感起来:“什么怎么样啊?人家是来看病的,看病的!”薛从良反复强调了看病两个字。是把她当做一般的病人对待了。

    “傻儿子,这姑娘长得多漂亮,你也是个大老爷们,怎么对女人就不感兴趣呢?”张氏对薛从良毫无办法,甚至有些怀疑儿子,是否发育不全。

    谁说不感兴趣?薛从良对女人,对所有女人,只要是活着的女人,都感兴趣,应该是“性趣”。薛从良就像饥饿的老虎,看到美女,就想一口拿下。可是,自己是医生,又不能太过显露。

    他倒时羡慕那些混混小青年了,看到美女,就吹口哨,看到美女,就抛媚眼。坐在街头,看着摆动着腰肢的女人,从眼前经过,吐着烟圈,喝着小酒,带着金链子,一看,爷们就是有钱的主,有上钩的女人,搂到附近的宾馆开房间,然后,享受一番鱼水之欢。最后,各自离开,就当谁也不认识谁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真他妈的潇洒,可是,薛从良有自己的人生底线。

    底线,是的。薛从良有时候,就是被这底线所累。这是教育留下来的魔咒,他摆脱不了,也跳出这个心理怪圈,他守身如玉,就像女人一样,要把自己的第一次,献给和自己结婚的那个人,可是,自己到什么时候结婚?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在结婚前,这段漫长的日子里,作为一个精力旺盛的人,薛从良真是度日如年,饥渴难耐。看到美女,就渴望的要命,可是,还要装清高,真是死要面子,活受罪。

    “良子,妈也知道,你该结婚了,虽然我们家里穷,但是,穷人家,也有穷人家的过法,穷人家的孩子,就不结婚了吗?穷人家的孩子,不照样传宗接代?我跟你爸结婚时候,那穷得是叮当响,他家里,只有一张床,别的什么都没有,床上只有一个麦秸打的床垫子,被褥还是我从你姥姥家带来的。我们不是照样结婚了?不是照样把你给生出来了?”张氏坐在门口,给薛从良上了一番课。

    “今非昔比,现在是市场经济了,你们那时候,是人人都穷,现在是大部分人都富起来了,可是,我们还穷着……”薛从良觉得,很没面子,这一直是薛从良抬不起头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呢,都是受广告影响,什么车呀,房呀,都是骗人的。你看村里的几个人,买了车的吕老二,不是照样离婚了吗?在城里买了房子的王三,过得是什么日子,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他的事了。他为了还房贷,你知道在城里怎么生活的?”张氏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王三的生活很感兴趣,因为王三可是村里第一批发家的:“怎么?人家不是最先发家的?”

    “最先发家?你问问,村里谁看得起他?为了还房贷,为了在城里生活,王三凭着有几分人样,在外面,被一个富婆包养了,包养是什么,包养就是吃软饭。一个爷们,在外面吃软饭,谁看得起他?”张氏有些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氏说这些的时候,外面几个老人,也在听着,他们的表情,都很愤慨,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,嘴里嘟囔着:“村里出了败类了,丢人丢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人家说王三不是过得挺好的吗?”薛从良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不了解的人说的。所以呀,咱穷不怕,穷得有志气,就是个男人,人不会一生都穷的,这风水轮流转,说不定哪天就到我家了。所以,良子,咱们依靠自己本事吃饭,上对得起天,下对得起地,更对得起你薛家的老祖宗。这就是有志气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没有想到,一向没有对自己有任何要求的老妈,今天居然说出了这么一通话,让薛从良的心中,都是一阵澎湃。

    说实在话,薛从良也是和老妈的想法一样,只是他心里憋着一股气,凭什么别人那么有钱,耀武扬威,而自己不能呢?薛从良非要尝试一番,在自己结婚之前,把钱给赚的盆满钵满,让所有人,都看得起自己,都看得起薛家,这是薛从良一直想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薛庄灵域这件事之后,薛从良忽然发现,自己被赋予了更加重要的使命,一直忙碌于薛庄不断发生的一系列大事上,以至于把挣钱的宏愿都荒废了。

    现在,薛从良刚开始步入正轨,老妈又开始重提结婚的事,导致薛从良总是有些反感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该来的事情,不需要你可以去追求,它总是会来的。

    二十一岁的小玉女田青,来看病之后的第二天,还是同样时间,她居然又出现了,不过,这次是田青一个人来的,摩托车依然停在老地方。

    薛从良给田青的中药,是两天的量,按理说,她如果没有康复的话,应该第三天再回来呀,怎么今天突然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田青妹妹,你怎么今天就来了?药喝完了吗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呢?怎么了?药没喝完,就不能来吗?”田青今天看上去,精神了很多。气色也好了很多,肌肤甚至比昨天的都要白皙。让薛从良看的心中咚咚作响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呀?我好像还是有些不舒服?”田青看着薛从良有些羞涩地说。

    “哪里不舒服,还是没有来例假吗?”薛从良把田青请进内室,翻开昨天的记录单,对照着单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感觉有些痛痛的,腰也很痛,按照正常的时间,这都过去了四天了,怎么还是没有动静呢?”田青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想,不会吧,这女孩例假,如果超过七天没有来的话,就可推测是否怀孕了?田青这段时间难道是同房了?

    “那你上个月,是否有过同房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同房是什么呀?”田青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把薛从良给雷到了,我的天呢!现在的女孩都怎么了?居然连同房都不理解:“同房就是……就是有没有和男人睡觉?”

    薛从良把事情说得直白了,听着有些难听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?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?还没有男朋友,怎么会和男人睡觉呢?真是!”田青羞涩不堪,“不过,也有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田青说到这里,好像想起了什么?

    “有了吧,我说嘛!”薛从良心中有些预感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上次,我坐公共汽车的时候,那次车里的人,特别多,人挤人的,每个人都是前胸贴后背,我穿的衣服比较少,那天也正好穿了一件裙子,走到半路上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到,后面有个年轻的男人,贴在我的后面。我有些害怕,后来就朝前移动了一下……”田青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太拥挤了,你不舒服了?”薛从良问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个男孩,很是烦人,我移动了一下之后,汽车刹车了,他也跟着向前移动了一下,之后,我就感觉,他的下身,有个很硬的东西,顶着我的屁股,我很羞涩,没有敢动,只觉得,那个硬硬的东西,对着我的后面,一直在上下的摩擦,让我都面红耳赤的,甚至,都有些神魂颠倒……”田青说这些的时候,依然面红耳赤的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那是性骚扰啊!你们这些女孩,真是无知,你应该奋起反抗!”薛从良有些义愤填膺,生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那次,导致我的怀孕了?然后,身上到现在还没有来?”田青睁着大大的眼睛,有些惊诧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