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16章 劳燕分飞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美梦往往与现实相反,当薛从良还在美美地享受着,心满意足地为了这样的好事,而流着口水的时候,李美玉却给他发来了短信。

    薛从良突然被短信铃声,惊醒了。一看表,已经早上的七点半了。以往这个时候,薛从良早已经起床了。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一看,是来自的李美玉的一条短信:

    薛医生,很抱歉,我经过一夜的考虑,最终决定,不在您的诊所工作了。我另找了医院实习了,尽管离得有点远,但是人家发工资。你保重吧,再见。

    这条百余字的短信,却像是重磅炸弹一样,在薛从良的心中炸开。他看了短信,捂着急速跳动的心脏,有些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不知是心中着急,还是因为伤心过度。反正,一阵眩晕,让薛从良无比难受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离开了,没有任何的征兆,也没任何的留恋?薛从良觉得,李美玉离开的也太突然了,让他真是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已经是上午的八点了,薛从良终于没有等来李美玉的身影。那个曾经那么熟悉的倩影,今天居然没有出现。薛从良很不适应,像是丢失了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以前,当李美玉在的时候,薛从良并没有在意,也没有在意李美玉的重要作用。现在,没有了李美玉的帮忙,薛从良忽然发现,自己连场子都照顾不了。

    外边患者需要接待,里面的患者需要打针,还有药方,需要有人抓药,结账的地方需要有人收钱。

    薛从良像是一个陀螺一样,在诊所里的前前后后,忙个不停。

    当忙到中午的时候,薛从良忽然想起,前一天给田青的约定,早已经被他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老妈,午饭我不吃了,我得赶紧出诊,我有个病人还在等着。”薛从良给老妈打了招呼之后,拿了一个馒头,一边吃一边走,又骑着电车,去田青所在的村子。

    还好,距离并不算太远,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正是路上人少的时候,薛从良把电车骑得飞快,不到半个小时,就已经到达了田青所在的村子。

    按照田青所留下的地址,薛从良问了一位老乡之后,终于找到了田青的家门。

    红墙绿瓦,一个小院子,看上去,还像是个富有人家。

    “叭叭!”按了按喇叭,只见田青从门口跳了出来。田青穿了件贴身毛衣,把秀美的胸部,非常自然地突出了出来,纤细的腰身,更是抓人眼球。

    “恩呀,薛医生,你怎么刚过来呀,吃饭了吗?快进来!”田青刚刚把午饭吃完,桌子上的碗筷,还没有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院子里看来看去,对着陌生的院子,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咦?你怎么一个人在家呀?”薛从良有些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啊,我爸在外面做生意,这个家里,只有我和我妈在家,刚才,我妈已经吃了饭,去东院照顾我奶奶了。”田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过饭了,上午一直忙碌,没有腾出时间过来,真是抱歉啊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来了就好了,我奶奶的病,就有救了。”田青双手握拳,抱在胸口,看上去很清纯的样子。

    田青的举动,让薛从良稍微紧张的心,镇定了下来。看来,这田青应该不是什么坏人,李美玉总是叫人家狐狸精,真是冤枉人家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奶奶在哪里呢?我们赶紧去看看吧!”薛从良急着去看病人。

    “嗯,好,那我就不给你倒水了,我们现在就去我奶奶那里。”田青一边说,一边穿上的外套,又把桌上的碗,收拾了,放进盛着清水的池子里。然后,带着薛从良,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步行几十米的距离,在田青的院子东边,果然有一户人家,这户人家,看上去就有些破旧了,院子正中间,有三间瓦房,门虚掩着,薛从良看了看,里边黑乎乎的一片,人在哪里呢?

    走进这个房间,薛从良就闻到了一阵尿骚味和发霉的气味。可见,这里有多长时间没有打扫过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农村,见过贫穷的人家,可是,没有见到过这么贫穷,又这么肮脏的人家,这和普通的人家相比,相对落后了些。

    薛从良深吸了一口气,跨进房间,在一个只有脸盆大小的窗户下边,看到了一张床。

    刚从外边进来,眼睛竟然有些不适应,薛从良没有看到脚下,只听得叮叮当当,一个铁盆子被薛从良踢翻在地。在地上疯狂地滚动。吓得薛从良差点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薛医生,你没事吧!”在黑暗处,一个中年妇女从床边,起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妇女,前几天曾经跟着田青,到过薛从良的诊所,一看就是田青的老妈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阿姨!”薛从良故作镇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床头,躺着一位老妇,她看上去,迎着窗户而坐,借着微弱的光线,薛从良看到,这位老妇人面色凝重,双眉紧锁,传递着身体的疼痛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得都有些难受,这样的环境,人要是能正常,那才怪呢!

    “薛医生,这位就是我奶奶,她病了很久了,哎,没办法,找了很多医生,都说没有办法。”田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倒开水!”田青的老妈,向外边的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奶奶得了什么病?怎么了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好几样病呢?开始的时候,是腿疼,有医生诊断说是风湿病,后来,就吃不进去饭,而且,还有头晕。以前,还能在门口活动活动,太阳好的时候,就在院子里晒晒太阳,现在,完全离不开床了。”田青说这些的时候,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当田青说这些的时候,这位老奶奶脸一直朝着里边,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薛从良给这位老人把了把脉搏,果然,脉搏跳动虚弱,甚至有些迟滞。这是并入膏肓的迹象,随时都会有出事的可能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脑海中,突然略过了一个场景:

    那是薛爷倒地不起的情景,凡是脉搏虚弱迟滞,都表示无药可救了。

    按照这么长时间得来的经验,要对这种病人,立刻放弃,最好的借口,就是让家属去找其他高人。

    显然,这位老人是诸多医生踢皮球之后,一路传下来的,估计,病人家属,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“老奶奶今年多大年龄了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今年六十七了!”田青说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薛医生,您喝水!”这时候,田青的老妈,正好从外边进来,给薛从良递了一杯茶叶水。

    “谢谢,阿姨!”薛从良看着茶叶在开水中起起落落,心中有些矛盾。老人才六十七岁,一般的老人,都能够活到八十多岁,这六十七岁,是不是太年轻了,如果就这样放弃,有点可惜。

    薛从良那悲天悯人的情怀,又重新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现在的薛从良与以往不同,他如今已经掌握了五行神器,不论是还魂水,还是驱邪针,都能够对并入膏肓的人,起到神奇的作用。

    薛从良现在正在想的是,对于这样一位老人,是否值得去动用驱邪神针,驱邪神针的驱邪能力,对于疑难杂症有神奇的作用,它不仅对于金血病有疗效,同时,对于各种综合性病症,也有显著效果。

    “来,来,来!你们过来一下。”薛从良想了想,把田青和她的老妈,叫到了外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薛医生?”田青跟着薛从良,走到外边,疑问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你们对于这位老奶奶的态度,你们是否愿意尽全力拯救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当说了这句话之后,这母女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薛从良立刻明白,她们在犹豫些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