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17章 金不外露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能不能等我们一会儿?”田青的老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薛从良突然发现,田青的老妈竟然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之后,这两个人,拿起电话,给另外一个人,打了一通,很显然,这是给田青的老爸打的电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电话里,有争执,有吵闹,甚至还有些歇斯底里。她用的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,薛从良只见她一直在发疯似的说话,但是,具体说些什么,一句也没有听明白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田青的老妈,面色有些低沉,然后,给薛从良说:“薛医生,刚才,我们当家的说了,你尽力治疗吧,只要能把他妈的病治好,费用我们负担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听了这句话,心中有谱了。看来,这老人有救了。

    当然,薛从良不会收他们太高的费用,只不过需要浪费点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薛从良前期治疗,准备采用驱邪神针的疗法,首先利用五行的力量,借助驱邪神针的威力,驱除老人体内的毒气,只有这样,人体内的各个系统,才能够正常循环。

    现在,薛从良每次出诊,都会把五行神器中,能够随身携带的,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这次,薛从良就拿着驱邪神针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把驱邪神针从包里掏出来的时候,这枚金蛋蛋,竟然发出金灿灿的光芒。

    把这件本来黑乎乎的房间,照的几乎是金碧辉煌了。那灿烂的光芒,立刻引起了田青的注意,她的目光,迅速地移到了金蛋蛋的上面,目光里流露出贪婪的眼神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看田青的时候,她立刻把目光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以理解,任何人看到这金灿灿的金子,都会眼睛发直的。何况,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呢!

    薛从良打开金蛋蛋,随着刺啦啦的声音,一枚金针,被薛从良谨慎地拿了出来。这是薛从良第一次把金针用在别人的治疗方面,所以,自己也稍有紧张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?这是什么?怎么金光闪闪的?”田青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驱邪神针!”

    “这枚针,看着不像是一般的银针呢!”田青把脸凑上去仔细地看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,这东西,一般人没有,现在,只有这东西,能够治好你奶奶的病了。如果想要救活她,就要靠这枚金针了。”薛从良咬着下唇,紧张兮兮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这么宝贵呀?它是用金子做的吗?”田青对于这东西的材质,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这东西不仅是金子做的,同时,这外壳更是金子做的。”薛从良顺着田青的话,就说了下来。话说出了口,但又觉得不妥,可是话已经说出来了,收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金针刺进老人的穴位,只见从来没有动弹的老人,现在突然悸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薛从良体内悄悄运行五行守恒技法,把五行能量,通过这枚金针传输进老人的体内。

    经过十分钟针刺和能力的传输,薛从良收了功法,查看效果。

    果然,经过这一番治疗之后,这老人的气色,明显好转了许多。从刚才的苍白脸色,到现在的红润气色,她干枯的脸,又重新浮现出血色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感觉到一阵疲惫。运行五行技法,对薛从良来说,也是一种巨大的体力消耗,所以,也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“好了,第一疗程到此结束,不过这并没有完成,所有疗程总共分三次,等第三次的时候,老人就可以下床走路了。”薛从良说。

    “啊,效果这么明显呀!”田青的老妈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这是人间唯一的疗法,再无其他了。”薛从良把金针消毒,然后重新装进那个金蛋蛋里,当他把金蛋蛋装进包里的时候,屋内金光,也随之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我们到外边说话,可以吗?”田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还有什么事吗?”薛从良问。

    “您看,您用了这么昂贵的东西,那他的费用是多少呢?”田青问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了想:“与换来十几年的生命相比,也不算太贵了。每个疗程,我收你们五千块钱,三个疗程下来,也就一万五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天晴的脸色,突然变得有些难看。一万五千,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是笔不小的费用啊。田青突然感到压力重重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你们暂时没钱的话,我们先记着,到时候,你们有钱了,再给我也不迟呀!”薛从良对田青算是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我一定会给你的。”田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薛医生,你的这个金蛋蛋,看着好神奇了,是在哪里弄来的?”田青依然对薛从良的金蛋蛋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说来话长了,这全靠缘分了。”薛从良有些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嘛!”田青追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二人已经回到了田青的家里。田青的老妈,依然留在老房子里,照顾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呀,是伏龙山上的一件宝贝!”薛从良看田青清纯的眼神说道,量这个小女孩也不会太大的能耐,说出来显摆一番,也无妨啊,反正过过嘴瘾。

    “是伏龙山的宝贝呀!”田青给薛从良搬来了椅子,然后,又重新泡上了一杯开水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这伏龙山,可是一座神山呢!从表面上看,伏龙山很平静,但是,如果仔细的去探索,就会发现,伏龙山有很多的传说,比如说,伏龙山藏宝图这个传说,就有很多人信以为真,古往今来,多少人都在找宝贝……”薛从良得意洋洋地讲起了伏龙山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多人找,有人找到宝贝了吗?”田青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当然没有了,谁要是能找到宝贝,那真是需要天大能耐呀!”薛从良说道,“伏龙山这么多大,要把这座山找一遍,需要上百年的时间,谁会有那么大的精力和耐心?大多数的人,都是找上个一两年,就没有耐心了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薛医生,你可是这寻宝人中的幸运者呢!”田青有些奉承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起码,薛医生找到了驱邪神针这样的宝贝了。”田青的眼神里,都是羡慕的眼神,“您是怎么做到的呢?”

    “这说来又话长了,这东西是在半山腰找到的。当时,金水横流啊,我还差点被淹死在里边……”薛从良忽然发现,说这些,有点不妥,总不能把自己过去的糗事,说给这小美女听吧。

    “啊,那么危险呢!那您没有发现其他宝贝吗?”田青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发现了,前段时间,为了寻找宝藏,我深入的研究了伏龙山的历史,发现,其实,伏龙山最终宝贵的宝藏,还没有被发现呢!”薛从良得意洋洋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您说的是什么呢?”从田青的眼神里,薛从良的话,充满了神奇的色彩。给这美女讲述这样的刺激经历,让薛从良很是满足。

    “这就要说起伏龙山的黄金路和鸳鸯坡了……”薛从良无意之中,忽然把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黄金路和鸳鸯坡?”田青的忽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,哈哈,这事先不说了吧,我给你奶奶开几服药,先慢慢服用,等我下次再来的时候,再给她进行第二个疗程!”薛从良转移话题,开始给田青开药单子。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田青默默地记下了这两个名词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写完了单子,给田青说:你可以到我的药铺里抓药,也可以到附近的药店抓药,一定要按照这单子上的说明服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