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20章 金路前兆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其实,李美玉早已经从房间里出来,帮助薛从良现场义诊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一番表演,引来了诸多人的观看,李美玉一家人,哪里还能安睡。李美玉的父亲,先出来把自己的桌子搬出来一张,还把椅子搬出来七八个,供年龄大的人,坐着等候。

    而李美玉,则已经开始帮助大家排队等候。毕竟,这是来到了自己家的地盘,对于同村的人,起码应当尽一份自己的责任吧。

    所以,李美玉勉强从房间里走出来,继续帮助薛从良,也算是帮助大家了。

    当李美玉在一边忙活的时候,薛从良正在专心地给大家号脉、诊断,心无旁骛,专心致志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着李美玉突然出现,心中像是中奖了一样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傻笑什么,看在你忙忙碌碌的份上,本姑娘勉强帮你一下,也是帮助我们村里的人,你可别得意。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论怎么说,我谢谢你!我的诊所离不开你,我也离不开你……”薛从良有点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了,当时对那狐狸精,鬼迷心窍的时候,都没有想到我吧!反正我是不回去了!”李美玉还在赌气。

    “我的奶奶呀,明天你们村里的人,一部分要去诊所复诊,你可一定要来帮我的,否则,我是照顾不了这么多人的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的事,明天再说吧,到时候,要看本姑娘的心情了。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夜深了,人都回去了,李美玉一家人,也开始收拾东西,准备重新睡觉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临走前,依然喊道:“小玉,明天记得去啊!”

    李美玉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薛从良带着一身的疲惫,骑上电动车,往回赶去。

    夜深了,大概是凌晨一点的时候。半路上特别安静。这个季节里,就连田里的昆虫都沉寂了下来,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薛从良车子上的电机,发出“滋滋滋”的声音,在这暗夜里,听得更加的清晰。

    伏龙山耸立在薛庄以北,山顶起起伏伏,真如同沉睡的巨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薛庄领域的人,突然浮现在薛从良的脑海里,薛大公、零零妖、小焕,又像是一个个鲜活的人一样,重新浮现。薛从良竟然有些想念他们了。

    自从进出薛庄灵域的青石门,关闭之后,薛从良再没有去过薛庄灵域,不知道,他们过得是否安好,过得是否平安。

    虽然孔圣人的院子里,有进入薛庄灵域的入口,但是,这需要孔圣人进行一番复杂的计算,才能够找到入口,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薛从良遥望伏龙山,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番怀念吧。

    不过,当薛从良看伏龙山的时候,忽然发现,伏龙山上,有灯光在闪烁。这灯光,明明暗暗,并且,在慢慢的移动。

    自从薛从良对伏龙山的黄金路,有了初步的认识之后,薛从良突然觉得,有人在山上半夜里找东西,就像是在自己院子里,偷偷找东西一样,那种感觉,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不知从哪里来了精神,薛从良加速前进,向伏龙山进发。

    走到山脚下的时候,果然看到有人在山上找东西。不是一个人,而是三个手电筒,在山上照来照去。薛从良没有带手电筒,黑乎乎的上山,肯定有危险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,既然上不去,那就吓唬吓唬他们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一声鬼叫,从薛从良的嘴里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这声叫,如同狼吼,又像是鬼叫,在这黑乎乎的暗夜里,传播得很远。

    果然,这几声鬼叫,竟然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只见那几片灯光,突然不动了,像是定格在半山腰。

    之后,灯光突然熄灭了,接着月光,薛从良隐隐约约地看到,山上下来几个人,这几个人,是抹黑下来的,居然连手电筒都不敢开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,这山上果然有鬼呀!他娘的,都叫唤了。”当薛从良趴在一个山窝子里,听到其中一个人,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“走啊,别乱说了,赶紧下山,他奶奶地,今晚算是倒霉,真是不顺,走之前忘记烧柱香了。”另一个人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们能找到那条黄金路吗?”其中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黄金路,我看是黄泉路吧,别没找到黄金路,我们几个人的小命再搭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,去,你别吓人了,这个消息,除了我们哥们几个知道,其他人谁知道,出了那二蛋薛医生知道,他那小胆子,敢上山上来?还没到就被山鬼吓得屁滚尿流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那小丫头,消息准确不?她如果骗我们,我非把她给糟蹋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趴在一个长满枯草的坑里,听着这几个人的对话,心中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黄金路这个消息,是谁传出去了?自己从来没有给任何人说过这件事呀!他们这几个人怎么听说了?难道,他们能够听到薛从良的心声不成?

    再说,这几个人说的小丫头到底是谁?难道是她泄露的消息?

    这丫头是李美玉?不可能!李美玉这两天都不在诊所,她是不可能知道这个消息的。

    另外谁还会知道?

    薛从良在脑海中,慢慢地过滤,突然一个漂亮的脸孔,突然出现在薛从良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?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的人,就是田青。

    这几天,关于黄金路的消息,薛从良只和一个人提起过,那个人就是田青。

    不会吧,田青看着那么清纯的一个女孩,不可能这么快就把消息传了出去吧。

    薛从良依然不相信自己的猜测,他打心眼里,不认为是田青所为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的时候,从山上下来的那四五个人,已经下到山脚了。薛从良又模仿了一声鬼叫,又把那几个人吓得屁滚尿流,他们拉着自己的东西,没命似的逃窜了。

    这让薛从良高兴不已。

    但是,当薛从良吓跑了他们几个之后,现在,又剩下自己一个人,在这荒山野岭了。一阵恐惧,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座山上,已经死去了好几个人了,还魂洞淹死了王二宝,重取还魂水的过程中,又淹死了一个人;同时,金水泄露的时候,后山死了不少的人。都是薛从良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这还得了,薛从良忽然觉得,无数的冤魂,漂浮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唯一让薛从良觉得安全的,就剩下在伏龙山时空夹缝中,精心照顾重生木的草菇了。但是,草菇不食人间烟火,能不能找到她,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下半夜了,夜色凝重,寒气袭来。薛从良身上的鸡皮疙瘩,起了一层有一层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在这暗夜里,重新去看伏龙山的时候,忽然觉得,这伏龙山上,依然有星光点点。

    咦?怎么回事?刚才那几个人,不是已经下去了吗?怎么还有光点?

    薛从良裹紧衣服,抹黑朝距离最近的一个光点靠近。

    虽然最近,但是,山路依然难走。他剥开乱草丛,踏过乱石路,终于来到最近的那个亮点附近。

    这个亮点,位于一块石头上,微弱,隐约。

    薛从良,只顾看凝神看这个光点,竟然没有发现,光点之前,就是一扇悬崖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薛从良一声惊叫,一脚踏空,差点掉下悬崖。

    他反应迅速,立刻用双手,扒住了悬崖上的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在这万分紧张之际,薛从良急中生智,立刻运行五行技法中的开天石掌,这种掌法,促使薛从良,很快与岩壁上石头,融合在一起,石头,紧紧地粘住了薛从良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喘一口气的时候,忽然发现,千丈崖壁上,刚才闪烁的光点,突然增多,并且,都在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。这亮点,还发出一阵低吟,像是秋虫的低吟,此起彼伏,令人心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