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24章 黄雀在后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的诊所经常摔伤的伤员,但是这个伤员,看起来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草根,你这伤是怎么搞的?摔的了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摔得了。从树上掉下来的!”草根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是从树上掉下来的,分明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!”救他的人说,“你别信他的话,他可定是脑袋摔伤了,说话都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从悬崖上摔下来的?”薛从良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“哎,是啊,我实话给你说吧!”草根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,气都不打一处出,想到这个树根,得到了那么多的宝贝,反而把自己这个出力最多的人,丢下山崖,恨不得把树根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说吧!”听说悬崖,薛从良的脑海中,闪现了晚上见到的那个悬崖,怎么这个人的,也遇到了坠崖的事故,难道这么巧吗?

    “树根这个千刀万剐的,我要告他,是他把我给扔下悬崖的,多亏老子命大,被树枝子挡住了,否则,我的小命早没有了!”草根义愤填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推你呀?难道他要害死你!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挖到了宝贝,反而把我这个挖宝的人,一下子丢下了山崖!我操!人狠毒,不能这样狠毒呀!”草根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你们在哪挖到宝贝了?”这问题,不仅薛从良惊讶,在场的人,都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“那悬崖上有宝贝啊,像是蜂巢一样,每个小洞里,都会有一个石头蛋蛋,人家都说,这石头蛋蛋里有金子,但是,也不知道如何把它给打开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话之后,心中咯噔一声,这人怎么知道悬崖上有宝贝呢?难道,自己晚上所见到的,已经被这些人们发现了?不会吧,消息不可能传的这么快!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宝贝?全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,想发财发疯了!”其中一个老人说道,有训斥的口吻,“挖吧,你们挖吧,早晚要挖出事来,伏龙山早晚要被你们给挖出事了!”

    虽然老人说了一大堆训斥的话,但是,薛从良还在思考着到底是怎么回事。难道,自己的行动,真的暴露了吗?

    薛从良心里琢磨着事情,当然不能专心给人治病了。尤其是草根的伤,是骨折,需重新对好骨头,才可以。

    薛从良哪里还有心思给人对骨头,他满心想着自己的宝贝,自己的金子,是否还存在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能过来一趟吗?我这有点麻烦!”薛从良最终给拐子薛打了电话,让拐子薛过来,给草根接骨头。

    “好,良子,你忙什么呢?对骨头这事,对你来说,不是小手术吗?”拐子薛一边说,一边朝薛从良的诊所走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已经找了借口,回到里屋,准备东西,准备上山,察看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拐子薛依然是手到病除,很利索地帮草根把骨头给对上的,同时给做了石膏定型。

    薛从良下了好大的决心,才给拐子叔说:“拐子叔,这段时间,有了一个重大发现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重大发现?”拐子薛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了伏龙山上的宝贝了,这次真的是宝贝,翡翠裹金呢!翡翠石头里,裹着一粒黄豆大小的金子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子?你这里有没有?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啊,你跟我来看看!”薛从良把拐子薛引入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薛从良打开抽屉,从里边拿出来了一个东西,就是凌晨的时候,薛从良用无影石和穿甲枪,打开的那块石头,并且把那一粒金子,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这么珍贵呀,果然是翡翠和金子,你这是从哪里发现了?”拐子薛也是满脸惊诧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我在山上的一个悬崖处发现的,它晚上会发出微弱亮光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否还有其他人发现?”拐子薛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了吧,不过,刚才那个骨折的人,说的话,让我挺怀疑的,那人说,他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,是在悬崖上挖宝的时候。”薛从良有些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难道已经有人发现了?”拐子薛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怀疑呀,所以,我想叫你,趁着天黑,和我到山上去走一趟。”薛从良拿出了自己的装备,这些装备,都是大多是绳子,薛从良也准备下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我们这就出发吧,让那个草根,先在这里休息。”拐子薛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两个人骑着电动自行车,直奔伏龙上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在自己那些小木棍儿的引导下,到达悬崖边的时候,薛从良就发现,悬崖边上,已经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这里变得乱七八糟,脚印都留下一层,有人在这里,好像忙了一通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没有来得及下到悬崖下边,这时候,又看到三四把手电筒,闪烁着向山上走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,立刻收拾了东西,朝山上走去。然后,躲在一棵大树后面,观察着这几个人,将会在树下边干些什么?

    薛从良一看,上来的人,并不是别人,就是把草根推下山去的那个树根,树根这次带了三个人上来,每个人,都背了一个大袋子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些人疯了?想把这里的宝贝,全都搬回去吗?”薛从良嘴里嘀咕着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些人,又重新开始往下下,一个人被绳子束住腰,然后,上面的三个人,开始把他往下送。这个人,手里拿着钢棍儿,开始在崖壁的小洞里,一个一个撬来撬去,只听得,蹦蹦蹦的声音,洞里的石头蛋蛋,都纷纷被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制止他们!”薛从良有些按耐不住急躁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先别动,看远处!”拐子薛指着山脚下,又从山脚下,上来一行人,这些人,也是手电筒,走上山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些人是干什么的?”薛从良疑惑地说。

    “等等看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这行人,有四五个,他们也是同样拿着攀岩的绳子,还有袋子,看样子,他们要干的事情,和前面那三个人的活,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但是,刚来的那么拨人,还在专心致志地拉着绳子,让下面的人,全心挖宝,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又上来了一拨人。

    后面上来的这拨人,走着走着,忽然看到前面居然有人在忙活,他们立刻隐蔽到了附近的树林里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是看得疑惑,不知道这两拨人遇到一起的时候,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远远地看到,后来那拨人,在树林里,嘀嘀咕咕说些什么,之后,兵分两路,分别从后面,朝正在悬崖边的那拨人,包抄过来。

    危险了,难道这拨人,要把前面一拨人,置于死地吗?薛从良的心,突然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后面的一拨人,靠近的时候,前面那拨人中,一个拉着绳子尾巴的人,突然遭到了袭击。他放开绳子,拿起地上的一根树枝,就开始反击。

    但是,后面那拨人,人多势众,树根明显不是他们的对手,这时候,另外两个人,试图把悬崖下边的人拉上来,但是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又一个人,放开绳子,开始加入战斗。这时候,这里已经是混战成一片。

    一个人悬挂在悬崖上,另一个人拉着绳子的一端,他明显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来人,帮我一把,人要掉下去了!”最后,这个人,无助地叫喊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得心中着急,试图跑下去赶紧去救人,但是,被拐子薛给制止了。因为下面那两拨人,斗争的太厉害,几乎失去丧心病狂,双方都试图把对方推到悬崖下边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