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26章 震后取宝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拐子叔,村里地震了,我妈让赶紧回去!”薛从良给拐子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山体坍塌引发的地震吗?”拐子薛也很惊诧。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啊!就是刚刚,山体倒塌的时候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赶紧回去看看!”拐子薛一边说,一边带着薛从良,两人重新找了条路,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了看山体倒塌下去的地方,又重新形成了悬崖,但是,他发现的那些石头,都不见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,是山体坍塌后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完了,拐子叔,这次算是完了,我的宝贝,算是完全没影了,哎!刚才掉下去的人,估计凶多吉少了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先掉下去的那个人,估计是彻底不行了,被山体掩埋了,而最后跳下去的那几个,或许还会有一丝希望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希望也很渺茫啊!山体上掉下来那么多石头,不砸死才怪呢?真是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啊!”薛从良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这就是天意,半点不由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,我一语,来到山下,薛从良看到自己隐蔽在树林里的电动车,被一块石头,推翻在地。

    还好,唯一值得庆幸的事,这块石头并没有把电动车砸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两人骑上电动车,朝村庄走去。

    半空中,被弥漫的烟尘充塞整个天空。再加上夜色很浓,即使薛从良打开车灯,也仅能看清楚前面十来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天哪,没想到,这山体崩塌,居然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啊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心中暗暗惊叹。不知道,薛庄被毁成了什么样子?

    两个人沿着水泥路,朝村里走去,这水泥路上,都裂开了口子,有的口子,有一指宽度,有点的裂痕,向四周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瞪着眼睛,试图把路看清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达了村庄的,庄子里,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不开灯啊!”薛从良到家之后,见家里是一片漆黑,薛从良看到,老妈和老爸,正拿着手电筒,在院子里,照来照去。

    “早停电了,只能打着手电筒了。”薛从良的老爸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,自从地震发生之后,村里的变压器房,首先倒塌了,直接把变压器给砸了,线路都断了。自然要停电了。

    其实,薛从良家里,损失并不严重,只是那件用土坯盖的厨房和一段院墙,倒塌了。薛从良家的诊所和主要的客厅卧室,并没有多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之外,村庄上也是一片漆黑,但是,村上的每个人,都没有睡下,各在各家,忙活,这场突然其来的震动,令任何人都猝不及防的。

    “良子,快,快!正当良子正在考虑着如何把院墙给堵住的时候,忽然看到四个人抬着一个人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打着手电筒,一看,这人是村北的养鸡场场主,名叫花老板。花老板是村里有名的养鸡场场主,听送他过来的人说,这次地震的,把花场长家的鸡棚给震塌了,当时,花场长正在鸡棚里,给鸡喂食。

    鸡棚都是用简易的砖头,临时搭建的,墙壁很薄,只有一层砖的样子,顶上使用钢筋搭建起来的石棉瓦,花场长,就是被这坍塌下来的钢筋架子,砸伤大腿的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灯光,薛从良把尘封了多年的蜡烛,重新点着了,接着,就开始给花场长,止痛接骨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阵杀猪般的嚎叫,薛从良下了很大的决心,才把花场长的断骨接好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,外边的人们,已经结成对子,帮忙自救了。

    一些受了小伤的人们,到这里治疗的时候,薛从良知道,原来,这次地震,给薛庄带来了不小的损失。

    除了下了钢筋的楼房之外,其他的土胚房,年久失修的房子,都在这次地震中遭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死了好几个人,失踪多人。人直接闷在倒塌的房子里,根本就没有再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眠之夜的,因为通讯中断,电力中断,外面的救援力量,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,才赶到薛庄。但是,看到村民们基本上快要自救完毕了,他们在忙碌了一阵之后,又撤走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诊所里,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李美玉红肿着眼睛,给病人们消毒包扎,而薛从良在忙着给受伤的人们,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是一夜未眠,有些人,趁着刚刚包扎好的间隙,小睡一会儿,恢复一下体力。薛从良却没有机会休息了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在给人包扎的时候,听一个妇女说道:

    “哎,看着真是可怜那!那么年轻,丈夫就死了,空留了一堆的石头……”这妇女学薛从良称呼她为薛大奶。

    “薛大奶,你说的是谁呀?”现在,薛从良一听到石头的问题,就特别警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还不是那个树根,这人,说来也是奇怪的,昨天,忙碌了一天,一直往家里拉石头,拉了一车回来,说还要去的山上再拉一车。这不,这一去,就再也没有回来……”薛大奶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要那么多石头干嘛呀?死沉死沉的!”薛从良附和着说道。但是,他的心里,已经在琢磨着,这些石头,那个女人,该如何处理那些石头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要这些石头,没一点用处,草根家媳妇,全都把它们给堆到房后的树坑了。”

    薛大奶的一句话,薛从良心头一震。难道,这些石头,都被倒掉了吗?

    薛从良立刻放下手里的活:“小玉,你先帮我一下,把三叔的伤口清理一下,我内急,需要赶紧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!”李美玉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薛从良疯了似的,从房间里,拿出了一个袋子,然后,挎上自己的电动车,飞速朝树根家奔去。

    谁知道,这村庄里,早已经是一片狼藉,有些干枯的大树,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,还有,村里的污水沟,污水横流。一些人家房屋,还没有修缮完毕,废弃的木材扔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一些村里的狗,也彻底得到了自由,满村子,跑来跑去,试图趁着混乱,找到一些新鲜的食物。

    等薛从良到达树根家附近时,就听到的院子里有女人哭泣的声音,同时,还有人在他家里出出进进,像是在帮着树根料理后事。

    树根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在这场事故中,死去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亲眼目睹他的坠落,遗憾的是,那庞大的山体,肯定掩埋了他的身体,想要再挖出来,无疑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薛从良趁着人来人往的时候,走进树根家的院子里,果然,一个人的黑白照片,被供奉在客厅中央。

    不论树根生前做了什么,毕竟死者为大,薛从良顺势给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然后,又匆匆朝他家房后走去。

    果然,在房后的那些荒树林里,薛从良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石头。

    但是,遗憾的是,这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树坑,而是一个排泄院子里粪便的茅坑。那些石头,正是不偏不倚地被倾倒在茅坑中。

    靠!薛从良无比愤怒,这女人,看来是真是不想过了,连茅坑都要填上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薛从良捏了鼻子,先是把没有被埋没的石头,一个一个从茅坑中,捡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浓烈的气味,差点把薛从良熏了个半死。但是,看到这些失而复得的石头,薛从良依然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甜。

    后来,石头逐渐被粪便所掩埋,薛从良又从邻居那里,借来了废弃的铁桶和铁锹,一边掏粪,一边挖,那简直是臭气熏天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