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27章 薛家土豪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即使臭味再大,也要比冒险爬悬崖,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看那薛从良,已经用废旧铁桶,把那粪便池子,给掏了个干净,粪池子很快露了底。薛从良浑身臭烘烘的,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次掏粪坑。这等事情,这辈子,是不会再干了。

    不过,收获颇丰啊!看着池子里的污秽,全被掏出来。薛从良的心里,也是高兴得要死。

    看岸上,那些石头蛋蛋,足足有百余个。百余个呀!这是薛从良从来都不敢想的!薛从良亲自去撬这些蛋蛋,也不敢直接撬下来百余个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这些石头计算,就意味着薛从良即将得到百余斤翡翠。每个翡翠可以做成翡翠手镯,翡翠戒指,翡翠项链,还有翡翠吊坠,每个蛋蛋的石头,如果充分利用的话,至少可以做一个手镯,一个戒指,一个吊坠。

    翡翠虽然无法按照重量计算,但是,每个蛋蛋按照成品来计算,卖出五千块钱,是不成问题到,甚至比五千元还有多,直逼一万元。百余个下来,起码也有五十万,到一百万了。

    另外,每个石头里,还有一块金子,到时候把石头切割开来,金子就能取出来了,如果按照每克金子三百块的话,这每个蛋蛋里面的金子,足有五十克,相当于一两。那价格就是一千五百元,即使卖不了一千五百元,我们就按一千元来算,百余个蛋蛋,里面的金子相当于十万元了。

    这一笔账算下啦,五十万元的翡翠,加上十万元的金子,这一堆石头蛋蛋,直接算下来,直接经济效益,将达到六十万元。

    六十万元呀!这对于只有两万元存款的薛从良来说,无疑是一比巨大的财富。

    现在,薛从良看似掏的是粪,俗话说,金钱如粪土,反过来,粪土如金钱呀!薛从良掏的不是粪土,是金钱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的心里,那个美啊,美的像是开满了花,这些花,都插在这些粪上,开得红艳艳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几十万块钱,薛从良从此就脱困变富了,再也不必为了鳖孙几块钱看车费,与人吵得面红耳赤了。再也不必为了几毛钱零头,而与小商贩争得哭爹叫娘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薛从良完全是个有钱的爷了,如果看着哪个美女,在街头摆摊,看的心里舒服了,就买个她个帽子,或者,买她个小玩意。

    “啪!”掏出来一张一百元的钞票,豪气地说:“好了,看你的东西不赖,人长得也不错,不用找了!”

    之后,这个美女就喜笑颜开:“谢谢,谢谢,帅哥,您留个名片好吗?改天晚上我报答你!”

    薛从良头都没回,伸出右手食指,摇了摇,意思是,不必了,大哥不缺女人。

    那豪气,真是过瘾,有钱真好的,整个世界都是你的的,不论任何的东西,就连那些趾高气扬的美女,也都是你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将成为有钱人,虽然不是千万富翁,但是,作为一个土豪,作为一个薛的土豪,还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这都是薛从良的美好想象了。

    要实现这个美梦,先得把这些石头蛋蛋装到袋子里,然后运回去,好好清洗清洗才行。

    他找来了一个大袋子,把这东西,全部装进袋子里,把手上搞得也是臭烘烘的。

    我晕!这一袋子石头,足有一百斤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这些东西,都放在电动车上,电动车的轮子,都压得扁了许多。这几乎和李美玉的体重相当了。

    把这些装好之后,薛从良又重新检查了一下现场,生怕再落下一个石头了。

    用小木棍翻看了周围每一个东西,在确定再没有石头蛋蛋了之后,薛从良才算是放下心来了,启动电动车,朝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几条狗,一直跟在薛从良的后边。

    “去,去!跟着我干嘛?”薛从良有些疑惑地说。他停下了,这些狗也停下来,他继续走,这些狗也继续走。

    原来,狗改不了吃屎呀。薛从良身上的臭味,对于这些狗来说,简直都是美味了。

    这几条狗,把薛从良给恶心坏了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干嘛去了?”家中老爸薛大志,正在修葺坍塌的厨房,院子里,早已经收拾得干净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带回来的什么东西呀?臭气熏天的!”老妈闻到了臭味,立刻跑出来看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过来一下!”薛从良还没来得及回答老妈的话,就被李美玉叫走了。

    “好臭啊!”李美玉也捏着鼻子,“你赶紧换换衣服!”

    薛从良发现,自己出去这段时间里,这里多了不少的病人,不是被砸伤了,就是摔坏了胳膊大腿了。地上还有一条狗在呻吟,原来,它的后腿被砸伤了,狗主人也抱着它来就医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有人抱着伤狗来就医,心中忿忿不平,要知道,这可是人医的诊所,不是兽医诊所。但是,现在这情况,谁还分什么人医、兽医呢?只要把伤给治好了就行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边把伤口清洗了,又脱去了臭烘烘的衣服,之后,又重新换上了一套洗过的衣服。就开始给病人们治伤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这身上的臭味,可真够冲的?怎么回事?掉厕所了?”其中一个砸伤手臂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这情况,啥事都可能发生,臭烘烘的已经不错了,总比被砸伤了要好点。”薛从良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也是,房子倒了,能逃命就不错了,只记着逃命,掉厕所里,也在所难免的。”众人都在开始讨论着,薛从良是如何掉进厕所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长辈,拿薛从良这个晚辈来开涮,薛从良也无可奈何,只是专心地给人治病。最后,他们竟然也得出结论来:“哎,咱们村里的厕所,一定得改改了,那茅坑,起码也得盖上水泥板子,经常听说,谁家的狗掉厕所了,谁家的鸡掉厕所了。这不安全呀!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薛从良一边听,一边给人治病,这时候,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孔。她就坐在最里边,最不显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田青?你怎么在这里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田青的嘴唇干裂,面色发白,完全没了曾经的风采,有气无力地看着忙碌的薛从良。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忽然想到了田青走漏消息的事,导致王大宝带人去采石头,才导致伏龙山崖壁坍塌,造成这么严重的灾难。薛从良心中就冒火。

    同时,也由于自己和田青的暧昧,导致李美玉和自己生了那么大一场气。红颜祸水呀,这真是不假,在田青这里,是淋漓尽致的体现了。

    “田青,你过来一下!”薛从良示意田青到里边的诊断室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美玉早已经听到了田青和薛从良的对话,她的心里,又有些不舒服了,“哼,看他们两个,又有什么花花肠子。”

    李美玉也跟着田青,去了诊断室。

    “田青,你为什么和王大宝勾结,还把我的消息,出卖给王大宝?”刚到诊断室,薛从良就开始质问田青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薛医生,这其实不是我的错,我也是被逼无奈呀……”田青的表情,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说被逼无奈,王大宝给你多少钱,让你提供消息?”薛从良生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当时,她说给我一万块钱,让我问问你,那些石头事情,其实,我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,我看您是个好人,不就是一堆石头吗?有什么稀罕的?后来,我们聊天的时候,我就套了你的话。”田青委屈地说道,“后来,我也是刚刚听说,有人到山上采石头,造成了山体坍塌,死了好多人……”说到这里,田青开始呜呜哭泣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