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28章 愚钝情种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田青这么一说,薛从良的心突然又软了下来。再加上田青胳膊又被砸伤,薛从良的心,突然就又心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薛从良的表情,李美玉有些心中不平了,她撇了撇嘴,狠狠地放下窗帘,离开了诊断室。

    薛从良是个大度的人,无知者无罪,他已经开始给田青清理伤口,进行包扎了。已经不再计较田青的走漏风声。

    反正,现在,就连伏龙山那扇石头岩壁,都坍塌了,砸死了那么多人,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,谁还会再去挖什么宝呢?再说了,现在挖到宝贝的,更准确地说,得到宝贝的,也就是薛从良自己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高兴还来不及呢!

    不过,经过这段时间以来,他和田青的接触,对田青的印象,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,以前,薛从良对田青,是那种经不住诱惑的感觉,而现在,薛从良对田青,是那种敬而远之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一个女孩的漂亮,是吸引男孩的最大资本,但是美好的心灵,是男孩更为看中的,就像眼前这个田青,虽然长得如同仙女下凡,但是,她的所作所为,确实让薛从良觉得有些害怕了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给田青清理完伤口之后,李美玉看到,田青从诊断室出来,又重新坐在了原来的角落里的。李美玉知道,这就薛从良内心发生改变的一个表现,以前,薛从良总是会留她在诊断室里密谈,并且,试图进行抚摸,现在,这么快,田青就出来了,李美玉从内心里感觉到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外边的病人已经没有几个了。薛从良还在牵挂着自己的石头蛋蛋,不把他们重新放好,甚至藏起来,薛从良就不会安心。

    他抽了空,走到后院,准备把这些石头,放在水龙头上,好好冲洗冲洗,以便去除上面的臭味。

    可是,当薛从良走到后院一看,电动自行车上竟然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原来放在上面的石头袋子,没了踪影。薛从良的心里,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!你把我的大袋子放哪里?”薛从良像是发了疯,问老妈张氏。

    “大袋子呀,臭烘烘的,我把它放路边,垫路用了,你看!”顺着老妈张氏手指的方向,薛从良一个箭步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那些石头,被张氏堆放在路边,准备垫地用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哪!老妈,你差点坏了我的大事呀!”薛从良惊恐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些石头吗?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呀!而且,还臭烘烘的,在院子里,熏死人了。”张氏看上去很烦这些石头。

    “老妈,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啊……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普通的石头?难道还是宝石不成?”张氏一向对儿子的奇怪言行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还别说,真是宝石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时候,薛从良已经把这些石头,重新捡了回去,然后,放在水池里,用自来水冲洗干净。

    “良子呀,你别天天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那么上心,你也得对你的媳妇上心了,你看看你,田青对你多好啊,你把人家一个人,晾在诊所里,也不说陪人家说说话。”张氏又开始唠唠叨叨。

    薛从良最烦老妈这样唠唠叨叨,尤其是对媳妇这样的话题,唠唠叨叨。

    “哎呀,老妈,你就别那么操心了,儿子肯定会给你找到儿媳妇的,就别着急了,也别担心,就儿子这一表人才,别说找一个媳妇了,就算是找十个八个媳妇,也不成问题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开始了,每次说你,你都这样这样说,可是,现在都快小三十了,邻居家那小坤,人家比你小一岁,孩子都快上小学了,都能帮帮爷爷奶奶打酱油了。哎,让你上了几年大学,真是白上了,人都学成傻子了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还没说几句呢,张氏比薛从良说得更多了。

    这下,薛从良不反驳了,看着这些石头,他的心里依然挡不住的高兴,当他看着,水管里的水,冲击在石头上,激起的一层水花时,他不自觉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笑,还笑啊,不知道你什么时候,能够懂事一点,替老妈操心一点。”张氏说了这么多,也觉得累得不行了,薛从良还是乐呵呵的笑,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美玉透过诊所的窗户,也是抿嘴而笑。每当薛从良的老妈,催促他的感情问题的时候,李美玉的心里,就十分得意,这种看似奇怪的逻辑关系,就连李美玉自己,也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当张氏走后,薛从良也基本上把这些石头,清洗干净了。薛从良没有把它们都摊在院子里暴晒,而是拿着一个破毛巾,一个一个地把这些石头,擦洗干净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洗这些石头干什么呀?而且,还用毛巾这么仔细地擦来擦去?”李美玉对薛从良的奇怪举动,很是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可是秘密了……”薛从良故作神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说说嘛,有什么秘密的,再不说,我可要把你的秘密给兜出来了,让大家都听听!”这就是李美玉的杀手锏,总是时不时地对薛从良的糗事,也就是薛从良给李美玉洗胸罩的事情给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就那一次糗事吗?你怎么老提起来呀!”薛从良也是对这件事,讳莫如深,“得,你有空没有?那帮我把这些东西,都给擦洗干净了,我自然告诉你秘密了。”薛从良顺便拉来了个帮手。

    “哎,我就知道,你就是这套,算了,本姑娘今天心情不错,帮你一把也无妨,顺便看看你这破石头里,到底有什么秘密。”李美玉一边说,一边搬了个小凳子,帮着薛从良开始擦干石头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美玉心灵手巧,干起活来,也比薛从良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嘿嘿,薛医生,别看你医术高超,跟我比这些家务活,你还是次了点!”李美玉得意洋洋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啊,我干什么很强的!你不信,我们两个比赛试试。”一边说,一边开始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这样的比赛,结果可想而知,很快,薛从良便远远地落在了李美玉的后面。

    李美玉擦了的一大堆了,而薛从良,还没有李美玉的一半多。

    两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玉,你跟你的男朋友,相处的怎么样了?”薛从良忽然想起了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男朋友?”李美玉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就是上次,来接你回家的那个帅哥啊!”薛从良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相处的很好了!关你什么事了。”李美玉想了想,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都是我的不好啊!”薛从良哀叹了一声,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样的反应,让李美玉心中突然高兴了一下,觉得这样给薛从良说话,很是过瘾。看来,虽然薛从良是个多情的种子,但是对于自己来说,还是挺上心的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了,我们刚开始接触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还不清楚,我们还在相互考验了,将来,能不能走到一起,还难说!”李美玉试图给薛从良的心理减压,也是在暗暗地给薛从良说,你还有机会哦!

    不过,薛从良在感情方面,一向是愚钝无比,是传说中的榆木疙瘩,对李美玉的话,也是听得半懂不懂的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薛从良又是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算了,榆木疙瘩,你太笨了,不给你说了……”李美玉对于薛从良的愚笨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清洗石头的。这时候,外边一阵嘈杂,好像又来了一个什么人。

    这人一出现,把薛从良也吓了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