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31章 生死赌局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两个人站在伏龙山最高峰,都说巍巍伏龙山,能够给人大气魄,大胸怀。可是,这两个人,现在站在的伏龙山上,心中如同针刺,竟然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眼前是这样的景色:

    伏龙山总共有五个主山峰,当地人称之为不同的名字,如果仔细品味着五个名字,它们几乎与五行相通。北方一个山峰,被称之为水风山,东边一个峰,人们称之为东木峰,南边一个山峰被称之为南峰,西边被称之为金峰。中间这个山峰被称之为浮凸峰。

    每个山峰,都是平顶的,最可怕的是,每个顶上,都有一个巨大的天坑,每个天坑,都有两个足球场大小,最重要的是,每个天坑里,都蓄满了水,像是一面面撑在天空中的镜子,反射着蔚蓝的天空,反射着太阳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些天坑,不知是什么时候形成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蓄满了水,这些坑里的水位,还在慢慢的上升,虽然很慢,但是,这无休止的上升,会在三天之内,全部冲破每个山峰的堡垒,然后,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旦倾泻下来,五个山峰的水流,淹没的可不是薛庄一个村庄,还将淹没周围数十个村庄,方圆百里,都将化作一片汪洋。房屋,树林,农田,道路,百姓,牲口,一个都逃不掉啊!

    “老孔,这次算是玩完了?”拐子薛不由自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完了?不就是水漫金山吗?到时候,这里一片汪洋,到处漂浮的是人们的尸体,顺流而下,腐烂,臭气熏天……”孔圣人好像看到了几天后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你个变态,你都知道一旦决堤的风险了,你还在这说风凉话,快说,怎么办呀?”拐子薛有些生气孔圣人的麻木不仁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还怎么办?快把你的钱,都收拾收拾,背到山上来,躲避水灾呀!”孔圣人无可奈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记住你的那点钱,你不想想,百姓们怎么办?”拐子薛一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,医生就是医生啊,任何时候,都会想到普通人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你着急,我也着急啊,可是,我们能堵住这滔天洪水吗?就是联合国派兵过来,也堵不住啊,该流下来的,他就得流下来呀。我们只能躲躲了……”看来,孔圣人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但是,他在大难面前,临危不乱,让拐子薛还是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“对了,要不要给良子说说,或许他会有些办法?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办法?这么大的水,他能把水都装到他们家的水缸里?”孔圣人觉得,薛从良知道这件事,也无济于事的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啊,不过,这伏龙山,和五行息息相关,现在,水储蓄太多,那就说明,五行循环中断,造成了伏龙山内部循环紊乱,如果能够在溃堤之前,打通这些循环,是不是可以化险为夷呢?”拐子薛这样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许有点道理,但是,我对此不抱乐观的态度,古人说,顺其自然,听天由命,现在这情形,天王老子来了,而是木办法!”孔圣人总是抱着悲观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滚蛋!你这什么思想,都说有钱人怕死,你刚有钱了,就怕死了吧,动不动就要带着钱逃命,逃,逃,你能逃到拿去,逃到美国,不照样把你抓回来?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你,听了几天广播,长见识了你!”孔圣人对于拐子薛的话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们正说话间,脚下的水位,又涨上来了足有五厘米,山峰上的风有点大,吹得这茫茫的水面,波光粼粼,看上去,甚至有些浩瀚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走啊,赶紧下去,该逃命的逃命,该投亲靠友的投亲靠友,不出两天,薛庄就会被淹没了……我们都拜拜了!”孔圣人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滚,你说的什么丧气话?”拐子薛踢了孔圣人的屁股一脚,“你敢打赌不敢?”

    “打什么赌?”孔圣人问。

    “两天后,如果我们没事,你就跪着绕着薛庄爬一圈;如果薛庄两天后被淹了,我到时候跪行一公里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赌不公平,到时候,薛庄一淹没,我的那里去找你?何况到时候,你连个尸首,都找不到了!”孔圣人不以为是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你赌不赌吧?到时候,让全村的人,都来围观,你我公平竞争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赌就赌,谁怕谁呀,以我这些年,对薛庄的了解,还怕你不成。不过,我给你说,薛庄真的快终结了,我们在薛庄领域的时候,不是已经见证了那些先人们说的话了吗?你就是一根筋,不会举一反三,你这人生的失败,就是败在了这上面!”孔圣人又开始喋喋不休的唠叨了。

    “憋住吧,一言为定,走下山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下山,要不,你下去吧,你把我的东西拿上来,我怕一下去,这山上的水,一泻下来,都玩完了!”孔圣人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孔啊,我看你这辈子,失败就失败在这胆小上,你没看,这水其实也就半槽,水位上升速度这么慢,距离决堤起码也得两天时间,安心睡觉去吧,到时候,有你逃命的机会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薛从良,正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。

    他把病人们都做过医学处理之后,有的回家休养去了,有的需要再观察,第二天才需要过来。

    经过一天的忙碌,村里倒塌的房屋和树木,都被各自的主人,收拾了干净,村里大致上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小玉,你过来,我让你看个东西,你绝对没有见过!”薛从良把李美玉叫了过来,有些神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呀?这么神神秘秘的?”李美玉见薛从良这么高兴,难道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?

    “来来来,看看我的这些石头啊!”薛从良把李美玉引到这些石头前面的,又开始炫耀自己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就是一堆石头吗?刚才我都见过了,你忘记了,我还帮你擦了那么久,你别忘记了。”李美玉觉得这些石头,太无聊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,你过来嘛,一会儿我让你见识见识。”薛从良极力想找到一个人,欣赏他的杰作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我过来看看,看你能把这些石头的,折腾出什么花样来。”李美玉无可奈何,只好耐心等待着,看看薛从良怎么处理这堆石头。

    只见,薛从良从石头里,随便拿出了其中一枚,然后,拉着李美玉朝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呀?去楼上干嘛?”李美玉故作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啊,楼上是我的卧室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说这句话的时候,忽然被正在院子里忙碌的老妈张氏听到了,只听得老妈“咳咳!”两声,或许这是提醒,或者也是在说,注意男女形象。

    李美玉突然就不敢动了:“不行啊,我们孤男寡女的,去你卧室,我不去!”李美玉的脸,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美女,我不会非礼你的,走,到我卧室里,你才会看到奇迹呢!”薛从良央求到。

    李美玉看薛从良不像是有所企图,然后,她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的,外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。薛从良的老妈张氏,这会儿正好到外边去清理垃圾了。她这才放下心来,跟着薛从良,咚咚咚地上楼了。

    虽然李美玉和薛从良相识了这么久,这也是李美玉第一次来到薛从良的卧室,也是李美玉第一次见到男孩的卧室。

    刚进到薛从良卧室的一刹那,李美玉的好奇心,突然被吊了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