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32章 黄金翡翠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在李美玉看来,薛从良的卧室,与女孩的卧室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薛从良的内衣了。其实,跟确切地说,应该是薛从良的红色内裤。不是一个,而是十来条,形状各不相同,位置各不相同,有的被揉成了一团,扔在床头下的地上,有的被叠成了小方块,看似停整齐的,放在椅子上,大部分是挂在卧室里的绳子上,看起来非常的显眼,很容易让人想起,联合国的旗子,各种颜色,随风飘荡,看上去异常显眼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薛大医生,你的房间里,内容可真是丰富啊!”李美玉像是一条灵敏的警犬一样,在屋子里,嗅来嗅去,眼睛咕噜咕噜地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最后,眼睛停在了墙上的一副图画上。这幅图,是薛从良手绘的图片,上面是五行相生相克图,看上去有些复杂,但是,可以看出,薛从良是花费了一番功夫的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看,我的屋子里乱着呢?我妈从来不给我收拾。”薛从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人家来你卧室,还不让乱看,那让看什么呀?”李美玉有些抱怨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坐,你坐!”薛从良让李美玉坐在自己的床边。

    李美玉有些谨慎地坐在了床沿上,只放了一半屁股在床沿上:“你干嘛?我可是良家少女,你别乱来啊!”

    “切,你想哪里去了?你以为我会占你便宜呀?”薛从良有些愤愤地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孤男寡女的相处一室,不发生点事,谁会相信呢?”李美玉有点娇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喜欢!那我们就来吧!这光不占白不占啊!”说着说着,薛从良试图趴到李美玉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李美玉一声尖叫,把薛从良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正在这时,只听得下边张氏一声拉长了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两个人立刻停了下来:“嘘——”薛从良打了个静下来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吓唬你一下了,别当真!让你看一样好东西!”薛从良直起身来,转身去找那块抛开的石头。当他转身的时候,薛从良忽然感觉到,自己的鼻腔里飘来一丝清香的味道。这是李美玉的体香,那种香味,令薛从良的心,砰然一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美玉趁机拉了拉自己的领口,捋了捋自己的头发,好像,刚才两个人真的在床上缠绵了一番似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那块石头,重新找了出来:“小玉,你看!”

    当薛从良把那块剖开的石头拿出来,石头蓝里透青的颜色,立刻吸引住了李美玉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哇,这是什么石头啊,里边居然是青灵灵的颜色呀,而且,还有一粒金灿灿的金子?是金子吗?”李美玉惊讶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点声,小点声!”李美玉这么一嚷嚷,薛从良的心里,就咚咚咚的响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们又不是偷别人的,你害怕什么?”李美玉看了看窗外说道。

    “隔墙有耳,小心为妙。”薛从良现在被王大宝那伙人,给吓怕了。生怕又被别人偷窥了去。

    “这石头是从哪里找来的?外边看上去非常普通,而里边,居然是黄金翡翠呀!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名字我喜欢,黄金翡翠!对,这东西就叫黄金翡翠!”薛从良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是从哪里找到这种石头的?现在还有吗?”李美玉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手里,投了投刚才拿上来的那块石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就是这样的石头吗?”李美玉有点不太相信,这本是她见到的臭烘烘的石头,她还帮助薛从良擦了那么长时间,原来,自己擦的难道就是黄金翡翠吗?

    “当然啊,别看这石头,外边普普通通的,但是,剖开之后,你就会发现,他的与众不同之处。”薛从良拿着石头,又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把它切开呀?这石头这么硬……”李美玉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要想切开这石头,可不是一般刀能够切开的,哈哈!”薛从良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切开的?”李美玉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啊!”薛从良从柜子里,拿出了无影石和穿甲神枪,按照原来的方法,对石头进行了切割。

    果然,这枚石头切开之后,里边依然是青灵灵的翡翠,还有一粒花生米大小的金子。看来,这种石头,个头的大小,决定了石头里边金子颗粒的大小。石头越大,里边的金子颗粒越大。

    “哇,天哪!哇!”李美玉看着那块剖开的石头,惊讶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这让薛从良从未有过的自豪。不知道这种自豪,为什么会如此的强烈。一想到那么一大堆的石头,再想想那堆成小山的金子,薛从良即使在睡梦中,也会笑醒的。

    “薛从良,你要发了呀!”这是李美玉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是啊,还有那么多的石头,就意味着还有那么多的翡翠和金子,这其中蕴藏着多少的财富?

    “嘿嘿,我说,我有一天,我会发的,这次你相信了吧!”薛从良得意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哎,算了,我跟着你高兴什么?这些财宝,又不是我的,我凭什么这么高兴啊?”李美玉说到这里,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摆了摆手,把两半石头,重新放回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美玉的特点,她和田青有这本质的区别,李美玉对于财富的渴望,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精神,不是自己的东西,她从来不会动心。

    薛从良就是看好李美玉的这种精神,这也是他肯把李美玉拉过来看他的宝贝,而不可能把田青拉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送你!”薛从良按着那两个已经抛开石头,毫不犹豫地递给了李美玉。

    李美玉被这突如其来的待遇,搞懵了?

    “送我吗?这么宝贵的东西?”李美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对啊,送你……”薛从良好像还想说点什么,但是,又突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美玉不知如何是好,“我不知道,这该如何处理,要不这样吧,先把这东西放在这里,等我需要的时候,再来取,你看行吗?”李美玉觉得,这样是最妥当的了。

    “良子,出大事了!”两个人的对话,还没有完,就下边有人在大声的喊叫。

    “快,去看看,是不是又有人受伤了?”薛从良身体一怔,慌忙说道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到楼下的时候,才发现,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拐子薛和孔圣人。

    “良子呀,这次是真出大事了。”孔圣人连声吆喝。

    “去,吆喝什么呀?恨不得全村人都听到?”拐子薛有些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出什么大事了?怎么又出大事了?”薛从良有些迷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说!”孔圣人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,又让拐子薛说。

    两个人相互让来让去,让薛从良也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赶紧说呀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,把他们在伏龙山上所见到的,七嘴八舌地告诉了薛从良。同时,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们夸张地表达,把薛从良给吓蒙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你们说的是笑话吧?”薛从良还没有从刚才黄金翡翠的氛围中摆脱出来,突然听到他们两个人这么一说,竟然有点反应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绝对的!”孔圣人瞪着眼睛,以加强他们的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嗯,是真的。”拐子薛也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这两个人,如此肯定地表达一个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