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34章 滔天洪水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已经是半夜了。孔圣人收拾了东西之后,才抱着自己的这笔钱,安然入睡,这段时间,孔圣人也太累了。他甚至比每天挣几万块钱,都累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时候也很累了。但是,他却无法入睡。他觉得,自己肩上的责任,无比沉重,再没有任何一次的压力,比这次大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躺在床上,反反复复地想着拐子薛描述的景象,薛从良的心中,禁不住压力重重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表,正是冬夜的十一点钟,外边一片静寂,几乎听不到一声狗叫了,只是听到几阵公鸡的叫声,这已经是三更天了吧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脑海里,一直在寻找解决伏龙山水患的方法。

    水来土掩吗?

    这是一贯的做法,可是,伏龙山的水,一旦爆发,别说土掩了,就是用万吨水泥,筑起高高的防护墙,也是无济于事的。想象那样的水流,那样的水势,每个顶峰的注水量,都相当于一个水库的水量。更何况,这不仅仅是水库,竟然是五个水库。

    所以,水来土掩的方法,肯定是无济于事的。

    大禹治水吗?

    大禹当年为了治水,三过家门而不入,采用的就是疏导的方法。

    如果也采用这种方法,对薛庄来说,也是有可能的,第二天通知薛庄所有村民,所有人全体出动,到时候,把伏龙山上的水,全部引流到薛河中。这些水,水顺利而下,不就成了吗?

    但是,看似宽阔的薛河,对于这五座水库来说,实在是一条羊肠小道了。

    洪水一旦来临,别说薛河绝提,就连下游的的河道也保不住了。何况,听说这条河道,还连通着三霞电站,到时候,一旦把三霞电站也冲毁了,那可是千古罪人呢!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手心里,不禁涌出一丝冷汗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薛从良也在床上辗转反侧,只听得,这床上也是吱吱呀呀,总是让人联想到,益元丹免费发放的那段时间里,村庄上每天晚上那种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最终,薛从良一个鲤鱼翻身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他重新穿好衣服,披上了大衣,拿上了手电筒,出了门。

    薛从良准备去哪里?

    当薛从良到达拐子薛诊所的时候,只见里面的灯光还亮着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了,拐子薛一贯按时作息,但是今晚,怎么没有睡觉呢?

    咚咚咚!薛从良三声敲门之后,只听得这扇门,吱扭一声打开了。薛从良带着一身寒气,走进拐子薛的诊所。

    这房间里,并没有第三个人,由此看来,拐子薛还没有睡觉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怎么还没有休息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还有心思休息?我知道,你今晚肯定会过来的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拐子薛深刻了解薛从良的秉性,薛从良有心事的时候,必定会在晚上琢摩,如果无法解决的时候,便会在半夜里出来溜达。目的地一般就是拐子薛的诊所了。因为,在这薛庄里,只有拐子薛才是经验最丰富的一位老人。他深刻地了解伏龙山,深刻地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拐子薛没有像孔圣人那样,打包收拾行李,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最多也就是收拾一下药柜里的中药。

    何况,拐子薛也并没有逃跑的打算,如果这次水患,无法阻挡,拐子薛的生命,就此完结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这件事,你有什么看法?”薛从良最终忍不住沉默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,也是在琢摩这件事呀,可是,以我们的人力,这里的危机,估计无法解除……”拐子薛也是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任何事情,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,不要那么悲观,我们一起来找解决的办法。”薛从良竟然安慰起拐子薛了。

    拐子薛听了薛从良的话,在心中暗暗惊叹,这位后生的魄力和胆量,面临灭顶之灾,居然能够岿然不惧,真是当世罕见。

    “以前,倒是也曾经发生这类事情的,但是,那只是山洪爆发之类的,从来没有像这么大的危机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上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?怎么解决的呢?”薛从良问道,他试图从过去的历史经验中,找到合适的处理方法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原因很明确,是因为连续三天的暴雨引起的,山上的大小山坳子,都蓄满了水。那时候,薛河还没有这么宽,为了引导山水顺利流淌下来。村里组织了上百劳动力,冒着大雨,连夜开挖渠道,但是,也是相当的危急,就像你这么年轻力壮的小伙子,累倒了二十多个。”拐子薛说道这里,点燃了旱烟袋,兹兹地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结果如何?”薛从良急不可耐地想要知道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“后来,在这危急的时候,伏龙山上的水,就下来的。那水呀,就像是从天而降,飞流直下三千尺呀,当时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但是,值得庆幸的是,主力水流,全都进入薛河之中,薛河也被冲宽了好几米。其余的支流,重新进到了村庄,冲垮了几排房子,所幸没有人员伤亡,只是冲毁了鸡棚和猪圈的,损失了一部分的牲口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灾难,就是这样躲过去了吗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次之后,村庄后排的人家的,把房子重新建到了前面的。于是,村庄也向前移动了十多米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次,难道我们还要开挖河渠吗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,肯定是不行了,这次水流,明细要比上次要大的多,这是滔天的洪水呀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本来是雄心勃勃,战胜洪水,但是,听拐子薛这样一说,薛从良有些气馁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们,这次还有一个机会,可以尝试……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听拐子薛这么一说,薛从良突然来了劲头,眼神里,迸发出神采来,“你快说!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有另一个人,一个精通五行神技的人啊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拐子薛这样一说,突然觉得,拐子薛正在说的,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是我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是你是谁?”拐子薛说道,“伏龙山是根据五行原理而生成,所以,他的运行,必定遵循五行原理,如今水患如天塌,必定五行运行,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拐子薛这样一说,把薛从良带进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五行世界里。是啊,难道伏龙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而发生水患?

    “在五行中,西方为金,而现在西方几乎是一半山,坍塌下去,这无意打乱了五行的循环,导致金太过,水当然要生成过量了。”拐子薛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裸露的伏龙山山体,造成阳光直射,阳光的直射,直接引起金元素的转化,从而水过多的生成。”薛从良也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如果从这方面来说,如果能够找到方法,促进五行循环的正常的,或者采用某种方法,抵消水的生成,就可以阻止此次水患的发生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了拐子薛的分析之后,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。

    薛从良手中的五行神器,不就是改变的伏龙山的宝贝吗?怎么在这个时候,把这几样宝贝忘记了呢?

    在不久之前,薛庄灵域通灵大使薛大公不是早就说到薛庄的灾难了吗?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呢?这是玩物丧志呀!多亏拐子薛这样一提醒,薛从良终于想到了这些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来看,薛庄的灾难期就要来临了。

    是薛从良一展雄风的时候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