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35章 五行治木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从良的心中,忽然开朗了起来。手中有武器,心中就不慌。既然两个人同时想到了这里,那就说明,这件事有门儿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心中,一阵惊喜,就像是,深陷密林之中,左突右撞,终于找到了一条捷径。

    可是,这五行神器,如何治水,却又难道了二位。还是需要一番研究的。这件事,只有一次机会,半点都马虎不得。否则,大难临头之时,五行神器失灵,将会生灵涂炭,万劫不复啊。

    “既然,与五行相关,我们就得从五行着手。良子,你这段时间,深修五行技法,你觉得这件事,该如何处理?”拐子薛倒是想听听薛从良的意见。

    薛从良正陷入沉思。他已经开始在脑海中,绘制了五行守恒定律。万物循环,遵循守恒定律,此长则彼消,此消则彼长,这和万有守恒定律是相通的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看我这样分析对吗?伏龙山水患的形成,必然五行转化受阻,水过多生成,而木无法生成,这就倒着,生成的水,没有继续生成木……”薛从良这样分析。

    “有一定的道理,水的最终去向,就是木了,只有树木欣欣向荣,水才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,但是,你有没有想过,为什么木会少了吗?”拐子薛这样一问,薛从良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这个问题,我还真不知道答案。”薛从良自叹才疏学浅。

    “其实,问题已经很明显了,从表面上来看,木元素的减少,必定是树木的减少,你到山上看看,这段时间以来,由于周围各地,大兴土木,到山上砍伐木材的人,太多了,你看看西山那一块,很多长了几十年的木材,都被砍伐殆尽,这直接导致,伏龙山表面循环的失调。”拐子薛这样分析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了拐子薛的分析,心中明朗了许多。确实如此,这段时间以来,伏龙山周围的房屋,越建越多,人们为了建设房屋,就地取材,到伏龙山砍伐的人,越来越多,而到山上栽树的人,几乎没有。尤其是西山,裸露的黄土和山石越来越多,有些石头,甚至直接滚落到了山下。

    前几天,之所以有岩壁大面积的坍塌,采挖宝石是一个方面,另一个方面其实就是悬崖上的植被,破坏严重,导致土壤疏松,人们在上面稍微一折腾,整个山体坍塌下来,也就再在话下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我明白了。这山也和人是一样的,如果皮肤出现了问题,必然是内脏出现了问题,林木的减少,直接影响到了山体内部的循环了,其实,木元素,对应着人体的内脏为肝,对应着的四季为春季,所以,如果这方面来说,伏龙山的肝功能受损,导致无法重新像春天一样万物生发,同时,在体内聚集了大量水分。这要是对于人来说,就是医学上的肝腹水。”薛从良把伏龙山比作一个人,用人体医学的方法,来解读伏龙山的疾病。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,能够读懂伏龙山的人,古今有几人?那是寥寥无几呀,良子,你绝对算是一个天才了。”拐子薛的赞叹,让薛从良心中升起一阵喜悦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应该从疏导内部循环入手,开始为伏龙山治疗肝腹水这种疾病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就应该从这里下手了。”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,对症下药的,就成为可能,拐子薛心中也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一番讨论过后,不觉间,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了,只听得墙上的挂钟,在滴滴答答的响,时间在悄悄流逝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初步的方案,但是,具体怎么实施,还是未知。

    对于五行神器,薛从良只是明白它们的功能,但是,从来没有把它们联合起来运用。这些东西,如何联合起来,构成一个循环,目前还没有人知道是如何开启它们的循环的。

    由于五行神器,并没有全部在身边,所以,薛从良只好把它们先列出来,只有这样,现在图纸上,进行一番演练,然后再开始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穿甲枪、重生木、还魂水、驱邪针、无影石,五行神器分为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种元素。而这五样宝贝,都是从伏龙山所得,也就是传说中的五行神器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它们用相互循环的方式,全部列出来之后,就能够与五行相互对应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,与木元素对应的,当然就是重生木了。想到这里,这让薛从良忽然想到,伏龙山上那对公草母草,还有貌美如花草菇姐姐。

    哈哈,何止是姐姐的,其实,应该是祖奶奶了吧,但是,草菇面容姣好,想不叫声姐姐,都不习惯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没有见她,不知道她生活得是否还好。她的生活环境非常特殊,生活在时间的夹缝之中,所以,躲过了时间对人体的侵蚀。

    现在,最重要的,就是借到重生木,然后,以其他四件神器为基础,试图让伏龙山的万物重新茂盛起来。

    伏龙山这个季节,真是初春时节的,这个时候,也正是惊蛰时期,春寒料峭,但是,在地下,万物已经开始复苏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我们现在,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,需要找到草菇,通过她,把重生木移植过来一棵,否则,现在,没有重生木,任何的努力,都是白搭呀,因为我们的目的,就是让万物重生。”薛从良想到这里,觉得,这件事情,并没有现象中的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重生木在哪里?”拐子薛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找重生木,我们还需要再到山上去一趟,找到草菇,然后,重生木一向是由她来照顾,并且,这种植物很是奇怪,它们是一对,根部深深地嵌在大石头里。这石头足有上百斤重,你我两个人,甚至都无法移动它……”薛从良想到这里,也觉得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那找人去,找几个小伙子,把石头给抬回来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,草菇居住的地方,非常隐蔽,一般人,我们还是不要让他进去,否则,后患无穷啊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拐子薛也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去找孔叔啊,他去那里再合适不过了。”薛从良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这家伙已经睡着了吧,或者早已经携款逃跑了。”拐子薛对孔圣人的所作所为,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要不我们去找找他看!”薛从良最终觉得,还是需要去找找孔圣人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拐子薛披上一件绿皮大袄,跟随薛从良一同前往孔圣人的住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是后半夜了,孔圣人早已经酣然入睡。当然了,他是和衣而睡的,怀里抱着那个装的大包,好像随时都准备逃跑似的。

    拐子薛和薛从良两个人,来孔圣人的住所一看,果然,这里是一片漆黑,没有任何的灯光,房门紧闭,看上去,不像是有人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,咚咚咚,咚咚咚!”一阵敲门声之后,里边没有任何动静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面面相觑,难道这孔圣人,真的逃跑了?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薛从良又敲了一阵,忽然之间,门轰然打开,从里边冲出来一个人,这人弯着腰,背了个大包,打开门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有贼!”薛从良反应迅速,大喝一声,立刻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还是薛从良身手敏捷,他一伸大手,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,伸手把那人抓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哎吆!”那人一屁股蹲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