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36章 重访草菇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试图从房间里逃出去的人是谁?

    不错,这人其实就是孔圣人。孔圣人也许是受惊过度,只要听到有急促的声音,他就抱起他的钱袋子,准备逃跑。他的目的是,在最短的时间内,找到的木头桩子,然后骑上木桩子,不被洪水淹死。

    谁知道,外面哪里有什么洪水,只不过是薛从良和拐子薛两个人,在敲门而已。薛从良一把把孔圣人抓翻在地的时候,才发现,这人原来是孔圣人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跑什么?我还以为是你家招贼了呢?”薛从良有些奇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水?不是洪水了吗?”孔圣人的眼睛,几乎还没有睁开。看来他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呢!

    “水呀,还在伏龙山,没有下来呢!”薛从良指了指背面的伏龙山,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笑,孔圣人终于醒了。

    “啊?是良子啊!你们怎么会在我家的门口,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孔圣人打了个哈欠,有些睡意朦胧。

    “拐子,别装了,我们都知道你的包里装的什么东西,不就是一场洪水吗?看把你吓得,你在晚辈面前,表现得爷们一点不行吗?”拐子薛看到孔圣人,就想呛他几句。

    “孔叔,我们来找你,是想让你帮个忙!”薛从良打断他们二位的谈话,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帮忙?帮什么忙?”孔圣人有些惊恐地说,“冒险的事,我可不去啊,那洪水溃堤之后,就是神仙,也是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还别说,我们今天呀,就是要让你见见,什么叫神仙?”薛从良说到。

    这句神秘的话,顿时撩起了孔圣人的好奇心。孔圣人做了一辈子算卦先生,对神仙是向往有加,一直想要看看,心目中神仙,到底是什么样子。没想到,这机会还真的来了吗?

    “真的?良子,我是你的长辈,你骗我,可是大逆不道啊,咱先丑话说在前头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骗你呢?我们今晚要见的这个人,虽然不是天上的神仙,但是也算是半个神仙了,她可以与天地同在,与日月齐辉呀!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哇,真的吗?你的意思是,他吃蟠桃园的果子了?”孔圣人忽然想起了《西游记》中的一个情节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不过,她确实能够做到与天地同在了。”薛从良说这些的时候,脑海中出现了草菇那丰腴的身姿。

    “真的呀,我倒要看看,这到底是个什么人?”孔圣人主动要求去看看。

    好了,薛从良把孔孔圣人拉下水,待会儿就有人帮忙搬石头了。这下,也算是两清了,薛从良得到了石头和重生木,孔圣人也看到了神仙。

    “你们稍等啊,不不,你们先在外边等候,我撒一泡尿,就来啊!”说着,孔圣人就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薛从良抿嘴笑了起来,其实,他们两人都知道,孔圣人是去藏他的钞票去了,说什么撒尿的,他的厕所在院子里,到房间里撒尿,只能洒在床上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到这里,竟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孔圣人从房间里走出来,然后,他的肩上,果然少了一个背包。

    “老孔啊,你去撒尿,怎么不去厕所,偏偏跑到房间里撒尿?尿到被窝了?”拐子薛看着孔圣人发笑。

    “笑笑笑,笑你个头啊,我只是进房间,收拾一下东西而已,哪像你们,猴精猴精的,什么事情,都胡乱猜想一番!”孔圣人极力反驳拐子薛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他们两个人,就像两只公鸡,一见面,就于互相攻击。哎,这两个老头,老了老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淘气。要不人们总是说,男人就是长不大的小孩,到老了,照样这么淘气。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,走了!”薛从良特意加重前辈一词,把这两个老顽童,从争吵中劝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!注意形象!”孔圣人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子,一本正经地背着手,朝南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孔叔,我们需要朝北走,伏龙山在北边呢!”薛从良有些忍俊不禁,看他那么正经地走路,都不忍心叫他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拐子薛最终忍不住了,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孔圣人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,有些不好地嘿嘿笑了起来:“哦,其实我是想转个弯而已。”

    三人走在去伏龙山的路上,依然没有停止说话。这安静地夜里,他们说话的声音,显得更加大了,引来村里的狗,一阵低低的吟叫,是那种想要叫出来,但是,又极力克制住的那种声音。

    到了半山腰的时候,伏龙山显得更加的阴凉,一阵寒气弥漫在山间,确切地说,是浓浓的水汽,就像冬天的早晨,那弄得化不开的晨雾一样。尤其在山的最高峰,几乎像是一层云海,犹如仙境一般,这也许只有在舞台上,才会看到过这种场面。

    薛从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,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到达半山腰的时候,薛从良又重新找到了原来那个山坡,顺着山坡平行走百米的距离,有一棵巨松,这要是在白天,肯定会看到很多鸟儿,在这里唧唧喳喳的叫,但是,这夜晚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偶尔传来一阵,好似狼叫的声音,把薛从良给吓得,毛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神仙在哪儿呀?你们两个,不是蒙我的吧!”孔圣人有些纳闷了,走了这么久,这不还是伏龙山吗?伏龙山上会有神仙吗?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薛从良终于找到了,他找到了那对公母草!它们依然长在那块大石头上,和上次看到的是一个地方,但是,这对公母草,怎么看上去萎缩了许多呢?没有上次长得那么强壮肥硕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孔圣人和拐子薛看到这么两棵草,也觉得十分惊奇。这生命力,也太旺盛了吧,居然长在石头上?

    “草菇,草菇?我来找你了!”薛从良对着那棵草,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良子,你对着两棵草,叫什么姑呀,你姑不是在康庄吗?”孔圣人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只觉得,眼前一黑,之后,忽然看到,光线刺眼,刚刚还是晚上,瞬间,看到的竟是白天了。

    三人都用袖头,挡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等适应了这里的光线之后,薛从良看到,来到的果然还是上次来的那个山洞,里边的东西依然没有什么变化。只是,并没有看到草菇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草菇,草菇!”薛从良继续喊道。

    孔圣人和拐子薛好奇地看着这里的一切。这里四季如春,洞里阳光明亮,弥漫着花香,草木都很繁茂,看上去的,更像是一个春天的草坡。

    但是,细心的薛从良忽然发觉,这些重生木的长势,竟然没有上次看到的那么繁茂了。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本来,薛从良是来借用草菇的重生木的,但是,看着这些萎蔫的重生木,薛从良突然有些担心,这些重生木拿回去之后,功能肯定会大打折扣了。怎么办?

    正在迷惑,薛从良忽然看到,草菇美丽的倩影,出现在另外一个山洞里。

    “草菇,你在干嘛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话音刚落,草菇转过脸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薛从良看到草菇的脸之后,禁不住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草菇那花容月貌的脸庞,不知何时,突然变得如同干瘪的橘子一样,曾经的貌美如花,不知何处去了?

    “草菇,你怎么了?你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薛从良惊讶无比,他忽然发现,草菇的头发,竟然满头白发了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”这是孔圣人的声音。他的叫声更大,几乎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