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38章 五运六气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什么办法,你快说啊!”薛从良总是这种欲言又止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简单啊,到村里找几个人,不就得了,让他们把石头抬上去,然后给他们几十块钱,不就得了!”孔圣人自从有钱之后,动不动就要用钱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么一想,也是啊,怎么把这个方法忘记了,其实,可以让其他人上来帮忙的啊!现在,这件事并不是薛从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,是大家的事情。不过,让他们看到重生木就不好了,所以,需要把这种奇怪的草木,找东西,遮盖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是凌晨时分,村里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起床了,在村里,走来走去,喂牲口的喂牲口,打扫院子的打扫院子,还有一些上学的孩子,已经开始在父母的护送下,拿着便当盒,去学校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,当然由孔圣人来办了,他的理由是,他可不想一直待在伏龙山上,上面太冷来到,他需要下山穿件厚衣服来。这样,他可以有机会回家里一趟,然后,把家里的钱,背在身上。

    只好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,走了一个,薛从良和拐子薛他们两个人,是断然搬不动着上百斤的石头的,所以,两个人,只能在这里原地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觉得,我们这次会不会成功啊?”薛从良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,当然会了。”拐子薛这样说,其实,心中也是十分的担心。这件事,这样操办下了来,会不会受收到效果,这谁也不敢打保票。因为,自古以来,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。

    但是,拐子薛还是以一个长辈的姿态,告诉薛从良,这件事是可以成功的,以此来振奋薛从良的精神,至少,只要付出努力,总会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,你一言,我一语,慢慢地聊着天。不觉间,太阳那金灿灿的光芒,已经照射伏龙山。清晨的太阳,依然是光芒万丈,从未有过的新鲜和明媚。

    “孔叔怎么这么慢?这都去了三个小时了,怎么现在连个人影都没见呢?”薛从良一看表,发现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,但是,孔圣人依然没有一点消息。

    “哎,这老孔啊,现在办什么事,都是心不在焉的,说他什么好呢?”拐子薛也觉得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终于看到,山脚下走过来三五个人,他们都是壮劳力,有人拿着扁担,有人拿着绳子,一看就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立刻高兴了起来,真是人多力量大呀,五个人上来之后,别说是一个大石头了,就算是一堆大石头,也不成问题呀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把这么大的石头,背上山干什么呀,咕噜着玩吗?哈哈!”来的这群人,带头的是老韩头,老韩头虽然他年龄不大,只有四十多岁,但是,他处事沉稳,会动脑筋,看上去,比别人更加的成熟,牢靠,这也是孔圣人找到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对了,老韩头,你们这次帮我这次忙,我谢谢你们,一会儿,到了山上之后,你们看到了什么,回去之后,千万不要给别人乱说,知道吗?要替我保密。”薛从良先把话说在前面,他知道,如果这几个人一会儿看到的一切,将会造成村人的恐慌,到时候,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

    “好嘞,没问题,我老韩头办事,你放心!对不对,兄弟们!”老韩头顺便把话头,递给了另外四个人,那四个人也齐声说: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这样,薛从良就把这件事,给保密起来了。起码,在洪水泛滥之前,消息没有泄露,这样,大家,就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了,该干嘛的,继续干嘛。

    薛从良早已经把那对重生木,用自己的衣服,给盖了起来,以免引起这五个人的好奇,否则,又要浪费一番口舌了。

    人多了,就是这好处,不出一个小时,薛从良一行人,已经把石头,抬到了伏龙山的最高峰了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爬到最高峰的时候,也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我的妈呀,站在最高峰上,看的远,也看得清,只见,伏龙山五个主峰,像是屋面镜子一样,反射着太阳的光辉。再低头看看那巨大的池塘,水位又上升了很多,距离边缘,不到二十厘米了。那些水,波光粼粼,水波拍打着水岸,啪啪的响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所在的地方,是以前人们开发的第一个观景台,在最高峰,是一块高大的石头,它的巨大,给人一阵安全之感,看到了这块石头,就会理解,坚如磐石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神啊!这是个什么情况啊,伏龙山山顶上,怎么变成水库了?”老韩头惊讶地说道,“这要是溃坝了,后果不堪设想啊,别说淹一个薛庄,就是十个薛庄,也不成问题呀!”

    韩老头的话,正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。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每个人的下巴,都像是失控了一样,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得给俺老娘,俺大哥打个电话呀,让他们赶紧逃命吧!”老韩头的话音刚落,就有人准备打电话来的。

    “各位,保守秘密,现在想要逃命已经晚了,我们来这里,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到。”薛从良镇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,水患还没有开始,再加上薛从良的镇定自若,在场的所有人,都把好奇的目光,注视在薛从良的身上。薛从良在人们的心中,一向以神医著称,他们想要看看,薛神医将会有什么办法,把这惊天水患,给解决掉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这可不是儿戏,我全家老小十多口的生命,就靠你的。”其中一个年轻人说。

    薛从良坚定地点了点头,为了让大家坚定信心,薛从良最后把重生木,亮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对不到半米高的公母草,立刻吸引了大家的目光。他们没有想到,这种草,居然生长在石头中,而且还长得如此茂盛。

    “现在,情况特殊,大家听我说,我需要几个帮手,留在山上,一起帮我完成这项拯救百姓的大事,但是,有些人,是不能待在山上的。”薛从良已经开始进入治水状态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待在山上?”老韩头有些不解,现在,遇到这么大的事情,大家也齐心协力,把这件事办好才对呀。

    “大家听好了,你们的年龄,我不清楚,但是,五行属水的人,不能待在山上!”薛从良已经透彻地研究了治水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属水?”老韩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判断五行属水呢?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,当然农历的,你们出生之年的尾数,如果是六和一的,都属于水年出生的人。这样的人,不能呆在山上的。”薛从良这么一说,大家纷纷开始琢磨出生之年。

    其实,这里边,学问很大了,在五行这门学问中,它和我们的农历年,密切对应的。比如说,一二三四五,分别对应水木火土金;六七**零,则分别对应水木火土金。

    这时五行学中,这叫五运六气理论,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我是一九九零年出生的,我需要下去吗?”其中一个男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九九零年出生,尾数是零,零属金,那就可以留在山上了。”薛从良掐指一算,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我是一九九一年出生的,我需要下去吗?”另一个男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九九一年出生,尾数是一,一属水,这就不行了,你在这里,将会加中水的数量,所以,你最好下山了!”薛从良这么一说,令那个男孩很丧气。

    经过一阵筛选之后,有两个男孩,一个尾数是一,另一个男孩尾数是六,他们两个,只好到家中,等候好消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