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49章 一炮走红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场风波,可谓是双赢,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作为王大宝,投资那么多钱,购买了这些木材,绕着伏龙山,围了一圈,当然,这笔捐款中的大部分款项,都给了王大宝。

    这很不公平,毕竟,伏龙山,是大家的伏龙山,王大宝作为当地一霸,也没有权利收取这些费用。

    这件事,经过薛汉中的一番理论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更是以自己作为一村之长的身份,作为说服的资本。最后,王大宝终于同意,等他的这些木材费用,全部收齐之后,围挡伏龙山的篱笆,就全部拆除。

    这件事之后,另一件事降临到了薛从良的身上。薛从良的诊所,也在报纸中被提到。

    日报记者杜海洋是这样写的:

    山村医生薛从良,在山脚下,你身为农民,十几年如一日,为当地百姓,解除病患。同时,通过自己做掌握的奇门功夫,酿造出益元神丹,成为当地,名副其实的神医。

    这样的段落,一般在日报上是不会出现的,这是记者杜海洋,作为感谢,特别央求报社总编,求情,才加上的这段话。就是这段话,让薛从良一炮成名。

    其实,薛从良并不知道这件事,他并不知道媒体的力量,尤其像这种日报的力量。这则消息发出去之后,打到报社的电话,一个接一个,搞得报社接线员,都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杜海洋把电话打到了薛从良这里。

    “喂,薛神医!”杜海洋这次打来电话,是温柔的、甜甜的女声,以至于和第一次见到薛从良的声音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您是?”薛从良对于这样的声音,感觉挺陌生的。难道这女人又是?薛从良对于这种声音,很是敏感。他总是期待着,某个美女,突然降临,然后,给自己来一段艳遇。当然了,这只是薛从良的幻想罢了。

    “薛神医,您真是贵人多忘事,我是日报记者杜海洋啊!”杜海洋传来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啊,是杜大记者呀!真是不好意思,没有听出来您的电话!”薛从良听到杜海洋的声音,也激动得很。

    “嗯,没关系,我们谁跟谁呀。我告诉你个好消息,你要火了。”杜海洋神秘兮兮地说,“你真的要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意思?我怎么不大明白呢?”薛从良还不理解杜海洋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次打电话过来,就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,现在,我们报社每天都接到电话几百个,其中有百分之八十的,都是咨询你的联系方式,我们报社在没有经过你的同意,是不可以公开你的手机号的,所以,特意来问问你,你是否同意告诉读者,你的手机号码呢?”杜海洋绕了一大圈子,其实就是想问问薛从良,是否同意公布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就这事呀,说吧,告诉他们吧,我是个医生,给病人治病,是我的天职,不论什么时候打电话,我都会接的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经过了您的授权,那我们报社,就可以公布您的联系方式了,到时候,电话打爆了,可别埋怨我啊!”杜海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夸张了吧,哪有那么多的病人……”薛从良满不在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好了。这是一件事,不过,我还有另外一件事,不知道你是否同意?”杜海洋在电话那端,有点怯怯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还有什么事,你尽管说,只要我能够办到。”薛从良是个很爽快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报社,现在在做一个主题报道,记者要写蹲点日记,我觉得,你这里是个不错的合作人选,所以,想得到你的帮助。”杜海洋说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,那你们的蹲点日记,是怎么写的呢?”薛从良对这个问题,也挺感兴趣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简单,就是和报道对象,一起度过五天或者一周的生活时间,然后,把报道的图片和文字,形成通讯,刊登在报纸上,我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杜海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说,要来我这里,住上五天的时间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杜海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薛从良想到这里,觉得这事有点麻烦,毕竟,杜海洋是女孩子,而自己这里,生活条件这么差,怎么住下来,就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你那里不是有病号床吗?我到时候,收拾一下,住在病号床上,就行了!”杜海洋有些紧张地说动。

    既然同意住病号房,那当然一切好说了。记者就是记者,与一般的女孩子还是有所不同的,看来,挺能够吃苦耐劳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当然欢迎你了。”薛从良想到这里,也觉得还行,只要不麻烦自己,一切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薛医生,我们就这样定了。下周一,我就开车去你那里,开始五天的蹲点日记。”杜海洋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杜海洋,也真是奇怪,这么偏僻的地方,这么落后的小山村,一个女孩子,竟然要到这里来采访,真是令人钦佩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边走,一边想,他还在考虑着,到下周的时候,如何给杜海洋安排位置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!”薛从良的手机,刚刚放在口袋里,手机铃声大作。

    “喂,喂!”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喂!”薛从良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伏龙山的薛神医吗?”对方是个苍老的声音,一听就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这种老头,有种天然的恐惧感。至今,看到这种老头,他的脑海中,就会联想起,薛老头在门口晕倒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对,对,我是薛医生,请问您是哪里?”薛从良有些犹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是红湾社区呀,我姓刘啊,我在报纸上,看到了关于你的报道,就通过报社,把电话打到你这里了。”这刘老先生,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问题,您请讲……”薛从良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其实也没什么事情,我啊,是老毛病了,风湿腿,到现在,也没有治好。既然大家都说,你这里很神,所以,就把电话打过来问问,看能不能给我治治。”对方慢条斯理地说道,听得薛从良直冒汗。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,你有空就过来吧。”薛从良一想,不就是风湿病吗?这对于薛从良来说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电话刚刚挂掉。“嘟嘟嘟……”第二个电话,就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啊,您的电话,可真是忙啊,我都打了十多次了,第十一次才打通。”对方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哈哈,不好意思,刚才接了个电话,您是哪位?您请讲吧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啊,我是市区里的,我看报,看到了你的什么丹的,这事,是真的假的?我们这家啊,哎,我怎么给你说呢?我老公啊,每个月,出差次数多,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我们那,还是年轻夫妻,可是,亲热的时候,每一次他总是时间很短,就……”这女子说到这里,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这位女士,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给你说,你过来的,我的益元神丹,保准让你们调理好身体,夜夜欢歌。关键是不伤身体,到时候,你用了之后,很快就会明白了。”薛从良对于这类病人,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靠,这还没完没了了。薛从良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。只觉得腮帮子都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“小玉,小玉,来帮我接个电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