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53章 男人急了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自从这杜海洋来了之后,这两个人,就像是两个小奸细,薛从良不论走到哪里,她们两个总是会尾随其后。还没到一天,薛从良就觉得很是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家的洗手盆,怎么和洗脚盆并用啊?让我们怎么洗脸啊?”杜海洋准备借用一下洗脸盆,但是,发现薛从良家的洗手盆,居然也可以用洗脚,顿时,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洗手盆怎么会和洗脚盆并用啊?”薛从良说道,“它本来就是洗脚盆的,我只是凑合着,洗一下手而已。”薛从良指着洗脚盆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,让杜海洋很是无语,原来,那个盆子,并非洗手盆,而是洗脚盆而已。薛从良总是这样,为了方便,乱用工具。

    其实,男人总是这样,哪像女人那么讲究,凑合着能用,就差不多了。谁还会分什么洗脚洗手的呢?当然,这都是薛从良大手大脚习惯了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杜海洋是来采访,又不是来和薛从良过日子的,为什么对这些鸡毛蒜皮的事,这么在意。凑合着用不就得了吗?

    从早上开始,薛从良就开始开门迎客。更确切地说,应该是患者早已经等候在门口了。应该是大家迎接薛从良才是的。

    这个现象,让薛从良很是自豪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多了这两名记者之后,薛从良竟然忘记了,他忘记了自己平时是如何的接待患者的。真是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装得跟大爷似的,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别人这么一说,薛从良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装!装啊!薛从良忽然觉得,这装正经,也是挺累的,不如和平时一样,管他这两个傻蛋记者怎么报道呢!薛从良无所谓了,放开做,怕什么。自己也是身份证的人,还怕他们回去乱写吗?

    这么想了想的,薛从良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小玉,小玉,赶紧的,把刮痧板拿过来,还有那个,按摩被单。”薛从良朝着李美玉叫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里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盛况。

    李美玉,一个大美女。杜海洋,一个性感女郎。还有张怡然,一个娇嫩的实习生。在诊所里,忙来忙去,看上去,真是养眼。

    她们三个人,两个人,是长发飘飘,另外一个人,是齐肩发。各个都是身材超好。丰满的胸部,柔美的小细腰,肥美的臀部,还有修长的大腿。

    三个人,在诊所里,走来走去的时候,真是迷倒众人无数。

    诊所里,悄悄发生了一些变化。来这里的人们,逐渐年轻化。而且,来人都是年轻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走啊,走!快点!”不远处,一个老妈妈,正在催着一个年轻小伙子,朝薛从良诊所走来。这小伙子,明显一看,就是极不情愿,但是,在老妈的催促下,不得不进来。

    他声称自己的肚子疼,但是,眼睛却在滴溜溜地四处乱看。最终停在了张怡然和李美玉的身上。那眼神,一看就是那种渴望的眼神,看得李美玉和张怡然都觉得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李美玉毕竟比张怡然年龄大。她一看男人有这种眼神,就举得不对劲了。她偷偷地拉了拉薛从良的衣角,然后,给薛从良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薛从良很快就发现了问题,因为这个肚子疼的男孩,正盯着张怡然那对鼓鼓的屁股发呆。

    “打针了啊!”本来这男孩是没什么病的,但是,为了惩罚他色眯眯的眼神,薛从良诊断之后,准备给他打一针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这男孩显然没有听明白薛从良的话。只是,机械性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薛从良拿来一支葡萄糖,打开针剂,吸入针管,对着那男孩的臀部,嘣的一下,就是一针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这男孩,一声尖叫,他一直在全心看美女,没想到,自己的屁股上,挨了一针。

    薛从良打心底高兴,这就是大色狼的后果。哈哈哈!

    这只是其中一个男孩而已。

    自从薛从良诊所“盛产”美女之后,来的男孩太多了。就连薛从良都觉得奇怪。他们到底是来看病的,还是来赏美的?

    薛从良无奈之下,在门口贴上了一句话:欢迎年轻女孩,同样欢迎终中老年妇女的光临,男士们请在客厅等候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来看病的人,就开始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的诊所,改成妇科门诊了吗?”一个男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这两天很奇怪的,来看病的男人太多了,我希望多来点女人,调节一下阴阳平衡。”薛从良也不知道,该如何回答这些人们的问题。

    杜海洋把这个现象,也用镜头记录了下来,这是薛从良诊所的一个奇怪现象。这在其他医院,从未出现过。杜海洋准备以《男人最喜欢的诊所》为题,写下这天的第一篇日记。

    这篇报道,噱头很足啊!男人为什么喜欢来这里看病?这里有什么吸引男人来这里看病?很多人肯定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,这给薛从良带来了不少烦恼。

    后来,经过询问,薛从良终于明白,这些人,为什喜欢到这里来看病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有三个妙龄少女,这些男人们,就是对这里的女孩感兴趣,只要名花无主,他们就有可能领走一个女孩。所以,他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前来就诊。说不定,还会有一种机会,那就是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后来,来这里男人们越来越多,有的人,直接抱着玫瑰花。真是令人冒汗。

    “良子,我来了!”正当热闹非凡的时候,孔圣人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怎么来了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事不登三宝殿啊,我有件事,想找你谈谈!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觉得莫名其妙,孔圣人又有什么问题了?

    “良子,我看你们这里的玫瑰花,有好几束了吧。”孔圣人忽然对这些玫瑰花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,都是那些风骚男送来的,这里的姑娘,一个都不收,都放在诊所了。”薛从良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这样行不行?这些玫瑰花,也没人要了,放在诊所里,也是糟蹋,你能不能,把他们都送给我,我用处可大着呢!”孔圣人对这玫瑰花感兴趣,让薛从良大大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好啊,孔叔,你拿去吧,这东西在我这里,也没什么用处。”薛从良说道。确实如此,这些玫瑰花,中看不中用,你让它入中药,它没什么药效。你扔了它吧,又觉得可惜。还不如送给孔圣人得了。他想怎么处理,就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孔圣人已经把这些玫瑰花,带走了。

    这些玫瑰花被带走之后,薛从良诊所,依然会收到一束一束的玫瑰花。这真是令人奇怪了,今天,这些年轻人,都疯了吗?

    “玫瑰花,玫瑰花,一百元一束了!”薛从良忽然听到有人在叫卖。

    薛从良出去一看,我靠,不会吧,卖玫瑰花的人,正是孔圣人。这次,终于找到原因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把诊所里的玫瑰花,全都拿走了,之后,在外面重新叫卖。

    这些买花的小伙子,把花又重新送到了诊所。而孔圣人,又从诊所,把玫瑰花拿出去卖,就这样,无限循环。

    孔圣人在这循环中,却又发了大财。因为方圆几十里,根本没有卖花的,只有孔圣人一个人在卖花。所以,小伙们只好就地取材,买了花,试图送给诊所里的美女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这些花,一直在这里循环,循环。而孔圣人的兜里,也在不断地进钱。

    都说,恋爱中的女孩很傻很天真,男孩也是啊,其实也就那么几束玫瑰花,仅仅代表着代表着爱心而已,距离得到女孩的芳心,还有很远的距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