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54章 艳舞直播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最值得薛从良高兴的,莫过于把玩自己的黄金翡翠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晚上有空的时候,总是拿出来一枚,自顾自地把玩。发挥想象,漫天地想象,这些蛋蛋里边,那金黄色的如同蛋黄一样的金子。或者,在强光灯下,对着光线,像是照鸡蛋一样,看看里边的金子。

    自从日报记者杜海洋和张怡然来了之后,这两个人,像是跟屁虫一样,天天跟在薛从良的后面,不论他走到哪里,她们两个人,总有一个,跟在后边。说是进行全方位描写,不如直接说是监视得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处处需要躲着她们,就连和李美玉说话,也得躲着她们。

    那些翡翠金子,就更是薛从良的秘密所在了。他更是不想让这两个女探子知道。但是,这两个人,像是一条警犬一样,在地上嗅来嗅去,她们好像知道,薛从良拥有什么秘密。并且,以挖掘薛从良的秘密,作为自己的功劳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得不和这两个人,上演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    前边我们已经说道,这三个美女,给薛从良的诊所,带来了巨大的吸引力。就连来看病的患者,都换成了清一色的年轻男孩。这些男孩,几乎都是健健康康的。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千方百计,搞定诊所里的美女,只要搞定一个,他们就像是叼到了肥肉一样,心满意足地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他们一个都没有叼到,作为男人的薛从良知道,这些人,就像是野狼一样,在晚上的时候,依然在薛从良诊所的周围转悠。那些绿色的眼睛,在黑暗中,发出莹莹绿光。

    薛从良无法预料,他们什么时候,会从黑暗中跳出来,逮到一个女人,就拉到偏僻的地方,满足自己的**。

    作为对两个女人负责的薛从良,当然会感觉到了压力了。他需要千方百计,保护这两个夜晚睡在诊所的女人。另一方面,还需要保护自己的翡翠金子。

    第一天晚上,薛从良就发现,在诊所门前的沟里,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黑团子,薛从良在打烊的时候,拿着手电筒,对着那黑团子,照了照,当他刚刚辨认出来,那是个人的时候,这人像是贼一样,猫着腰,沿着沟渠,一溜烟地跑了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准备睡觉的时候,忽然有发现,外边的柴垛上,有些动静的。他悄悄地下了楼,走到外边去察看,才发现,原来,诊所里有“节目”在表演,而在柴垛子上,更是有人在偷看。

    只见,在诊所的窗户投影上,两个美女杜海洋和张怡然的影子,正好打在窗帘上。

    这两个倩影,同样吸引了薛从良的目光。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房间里干嘛,只见两个美女的背影,正好窗帘上游动。

    从侧面来看,薛从良能够分清楚哪个是杜海洋,哪个是张怡然。杜海洋的身体,稍微丰腴,而张怡然身体,更加苗条火辣。薛从良对于这两个人,已经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,虽然只有一天的接触,但是,起码在身材方面,已经铭记入心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两个人是在脱衣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现场直播。于是,也在呆头呆脑,趣味盎然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,这两个人,脱了外套之后,那影子突然就变得苗条了起来。它们里边,穿的应该是紧身内衣。城市里的女孩,为了保持良好的身材,一般都会穿上这种衣服,以便显露自己的火辣身材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,打在窗户上,更加显得充满诱惑。薛从良竟然有些非分之想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当两个人,开始脱去紧身内衣的时候,只听得柴垛子上,发出来一连串的惊叹上:“哇塞,哇塞……”声音很小,但是,薛从良就站在不远处,可以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柴垛子上,爬了几个人,薛从良偷偷察看的时候,就发现,有三个脑袋,悄悄探出来。

    后来,当窗户上的侧影,开始脱去最后一层内衣的时候,突然,一个黑影子,猫着腰,像是狗一样,偷偷跑到了诊所的窗户下边。因为,在窗户的最下边,有一条缝隙,趴在这条缝隙上,正好可以偷偷看到里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也太过分了吧,偷窥女人脱衣服,看看影子不就行了,居然跑到窗户根,趴在窗户上,偷看。

    薛从良无奈,他打开手电筒,顿时,一个光柱子,打在柴垛上。那些人,像是一群猴子一样,顿时偷笑着,四散逃跑。

    还好,这无声的吓唬,并没有惊扰房间里的女人。那两个女人,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,一点都不知道。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窈窕身材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的双脚,也像是焊在了地上一样,两只脚,怎么都无法挪动。

    既然挪不动,那就在这里偷偷看看吧,薛从良给自己找了一个充分的理由。反正,是在窗户上看背影的,又不是趴在窗户上看的,这样,应该不算是色狼吧。

    薛从良给自己一番安慰,竟然心安理得地站在黑暗处,看这两个美女的倩影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两个人,在房间里活动的时候,只穿了三点式内衣而已。不知道她们冷不冷。

    很快,房间里又传出来一阵音乐,只见,这两个人,随着音乐,轻轻起舞。那丰满的臀部,还有像是柳枝一样的细腰,轻轻摇摆,在加上性感的的舞姿,薛从良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用双手,捧着自己的下巴,出神地看着窗户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竟然令人有些眩晕。这能不晕吗?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舞蹈,令人充满了想象,你可以任意想象,更可以肆意想象,任何的想象力,也无法超越薛从良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这两个人,还有这种爱好,在晚上脱光了衣服,跳舞。这女人,都是怎么想的。难道,是在诱惑村里的男人们吗?这是诊所啊,不是红灯区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两个人,明显是在暗示,快来呀,快来呀,几乎每个动作,都是咋表达着这样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真的,薛从良焊在地上的双脚,开始移动了,慢慢向着两个女人移动。就像是梦游一样,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“我就上前走一小步,这不算什么吧。”薛从良这样安慰自己,是啊,一小步,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一小步。”薛从良一小步,一小步地朝前走了几次,不知不觉中,就走到了窗户跟前,他无声无息,长期的五行六艺功法,让薛从良的呼吸,如同游丝一样轻揉,几乎听不到任何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走到窗前了,何不看上一眼呢?就看一眼。”薛从良自我安慰道。

    正好,这里有一条缝隙,窗帘没有拉上。薛从良屏住呼吸,趴在缝隙上,朝里边看了一眼。但是,看了这一眼,薛从良怎么也不想再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瞳孔张得大大的,甚至嘴巴都忘记了合上。

    果然啊,美女的身体,要比书上的人体结构解剖图,要好看多了,甚至要比网络上的图片好看多了。这简直是世界上,最好看的东西了,电视里看到的,与眼前的一切相比,也逊色无比。

    薛从良傻了眼了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些色狼们,都趴在窗户上,看得如痴如醉了。原来,最美的春色,在这里盛放。

    不仅大饱眼福,同时,薛从良裤裆里的小弟弟,也不听了使唤,它不知何时,都开始精神抖擞了。

    忽然,薛从良听到后院有异常的声音,立刻警醒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