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55章 高手藏匿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后院能有什么声音,不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堆在后院。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现在,无比警觉,毕竟,还有一大堆的宝贝,放在楼上。现在这社会这么不平安,薛从良生怕有什么闪失,就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,到手的宝贝,再被人偷走,那这事传出去,可是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薛从良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窗户,他关了手电筒,朝后院一看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只见,后院二楼窗户上,两个黑影在移动。

    这两个黑影,像是两只笨拙的大熊一样,蠕动着,向薛从良位于二楼的后窗,挪去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上去,薛从良以为是眼花了。第二眼又看的时候,才发现,墙上真有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薛从良躲在黑暗处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黑影,二楼房顶一个,悬在半空中一个。薛从良这嗓子吼出来之后,两个人突然不动了,像是在打探情况。

    由于薛从良躲在暗处,这两个人看了看了院子,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又开始继续活动。

    他们试图通过房顶,进入薛从良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奶奶地,老虎不发威,你以为是病猫?非要逼着老子发威呀!”薛从良突然来了劲,他运用五行提纵术,一跃而上,无奈,这门功夫,薛从良还没有掌握。别说轻功了,就算蹦上一米高,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棍法,还是会那么两手的。手边正好有一棍子,长约一米,拇指粗细。薛从良运足了功夫,“啪”的一声,把这根木棍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以这根木棍的力道,这根木棍击打到物体之后,就算是头猪,也会被打出一道血印。那猪,肯定会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棍子打出去之后,就等待着听那声惨叫,那声杀猪般的惨叫。但是,三秒钟过后,不仅没有听到,反而听到的木棍原路返回的声音。

    只听得“呜——”一声巨响,这根木棍,又被重新加了力道,按照原路打了回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惊,立刻躲闪,只见,这根木棍,像是一支利剑一样,打在旁边的一棵树上。这棵树的树干,被钻出了一个小洞,也许是由于强大的阻力,这根木棍的上半部,全部击碎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强大的功力?

    着实令薛从良大吃一惊。高人,悬在半空的,绝对是高人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敢再轻敌,没想到啊,这世上,竟然有高手,藏匿于茫茫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自己藏在墙角之后,他的呼吸有些急促。这也就是说,现实世界中,存在着能够克服薛从良五行武术的人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?这两个人,分明是要直取薛从良的宝贝。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啊!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急,智从中来。不论如何,要把这人给干掉。

    “抓贼呀!”薛从良试图大喊一声,但是,奇怪的是,自己的嘴唇,像是被强力胶,粘住了。不会吧,竟然喊不出声来。薛从良又试图再叫一次,但是,他的声音,同样无法发出。

    难道是被禁声了?薛从良明白,这是五行之术中的一门功夫。

    情况紧急,薛从良像是一头小狮子一样,咚咚咚地冲上二楼。推开房门,手执铁锹,就冲向窗口。

    再高超的武术,对这些原始的工具,也是恐惧三分。

    这人蒙着面,看不清脸孔,只让人觉得,面目狰狞,从未看到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冲刺过来的时候,这人一个超级蛙跳,就跳到了窗户上边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人不像其他一般的小贼,他没有逃跑,而是挥舞挥舞了一下右手,只见,薛从良的铁锹,突然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样,顿时被抽走了。一闪,就飞到了窗户外边。

    手里丢失武器的薛从良,心中一紧。这让薛从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这人用了什么歪门邪道的功夫,一晃之间,就把铁给夺走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动脑筋,明白了。能够运用这种功夫的,必定是能够克服五行中金元素,所以,才会轻易把金属吸走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火能克金,薛从良立刻点燃了一支蜡烛,投了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这人没有来得及躲闪,被点燃之后的蜡烛,烧破了衣服。他很快慌乱起来。重新又一个蛙跳,冲向了房顶,然后,像是长了翅膀一样,从房顶上,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五行提纵术”这就是薛从良正在修炼的五行提纵术。没想到,已经有人掌握了这门功夫。这是薛从良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这人终没有得逞。

    可是,薛从良纳闷的是,这人是谁?他怎么会运用五行武术?他怎么知道,这里有宝贝?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,让薛从良困惑不已。这些问题不解决,薛从良就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问题出来了。如今,薛庄每天来来往往这么多人,如果想要推测这人是谁的话,简直比登天都难。只有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,抓个活得,问问明白吧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窗户,用被单蒙上,立刻开始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是准备把自己的宝贝,换一个地方藏起来,另外,需要把这些东西,剖开一些,把金子都给剥离出来,到时候,兑换成钞票才行啊。

    确实如此,这些东西东西如果不兑换成钞票,存进银行,薛从良挤就没有现金开始自己的工程。另外,还别这些人给盯上了,一旦丢失,后果不可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忙啊,忙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。他需要把这些东西,一一剖开。剖开这一项工作,就需要极大的功力消耗。

    干,开始干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费劲,这剥金子的事,还是令人兴奋的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阵刺刺啦啦的声音响起,这些石头蛋蛋,像是被剖开的鸡蛋一样,露出了金灿灿的金子。

    哇,这些金子,看上去简直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纯金。金黄色的颜色,颜色有些沉,质地有些发软,这就是真金的质地了的。

    再看这些翡翠,除了外边包裹着的那层石头,里边那层翡翠,晶莹剔透,有些颜色是翠绿色的,有些颜色是浅绿色的,即使夹杂一些杂质,也如同水墨画一样美丽。简直的是鬼斧神工啊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到这些东西,心中的兴奋,再也抑制不住。这要是卖了,何止十万几十万,上百万都不成问题呀。

    拿起一块翡翠,薛从良狠狠地亲了一口。他准备给自己先留下一块,自己雕刻一个翡翠白菜,那摆在桌子上,简直令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现在,唯一的遗憾是,自己不是玉雕专家,如果自己是玉雕师,这些东西,雕刻出来之后,每一个宝贝,价值不都是十万,二十万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从良的眼睛,几乎都发红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笔多高的收入啊。

    可是,人,贵在自足啊。薛从良能够挖到这么多的宝贝,就足够了,还奢想那么多干嘛?

    还是想想女人吧,薛从良又从这美玉,想到了美人。美人如玉啊,可是,李美玉,天天在自己眼前晃悠,看着都有些心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三个美女,一站在一起,李美玉和她们,几乎不相上下,绝对是美女中的极品呀。

    可是,家花总没野花香,薛从良总是希望自己也能够尝尝鲜,诊所里的美女,那么多人喜欢,自己为何不近水楼台先得月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从良竟然突然心生一份暗喜。到底是为什么?薛从良自己都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一阵浓浓的睡意,涌上心头,薛从良抱着金子,想着美女,发出轻轻的鼾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