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57章 袭胸事件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呀?这是……”薛从良有些困惑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问我怎么回事?我就是来问你怎么回事的?”拐子薛说,“诊所的两个女娃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,就是来采访啊……”薛从良有些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良子,有句话,叫入乡随俗,知道吗?你告诉她们,到了农村,我们这乡下,就要有农村人的打扮,你看他们这两个人,哪像是来工作的,简直都是来相亲的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人家本来就是城里人,城里人的打扮,就是这样,只能怪咱们这村里,年轻人定力太弱了。这刚刚来了两个美女,全村小伙子,都躁动不安了。这也不能怪我呀。”薛从良觉得有些无辜。

    “你看吧,这样下去,早晚要出事。”拐子薛觉得,这两个女娃,在这里,就是个定时炸弹,说不定,什么时候,就会出了乱子。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也是没有办法,毕竟,人家是上边派下来的,就连村长薛汉中,都没有办法,何况薛从良呢?薛从良只有好好配合,让人家在这里,顺利度过五天时间。

    事情总是有些出人意料,但又在意料之中的。

    就当薛从良在诊所里,和拐子薛在说话的时候,外边就传来一声女孩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,流氓你,不要脸。”当薛从良闻讯赶来的时候,忽然看见一个小伙子,匆忙从诊所门口,窜了出去,很快就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,像是看电影一样,在外边哈哈大笑起来,没有一个人,上前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薛从良问坐在门口的一个人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原来,刚才张毅然正在诊所门口拍照片,也许是太过专注的原因,不知什么时候,翘起了性感的小屁股。

    要明白,张怡然穿的是打底裤,外罩是个黑色的小裙子,镶着金边,上衣是短款羽绒服。所以,看起来,相当的性感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她突然翘起小屁股的时候,那圆圆的臀部,柔软的部分,看起来无比的诱人,再说,这里都是单身男孩们,一个个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,尤其是这样包装出来的女人,所以,都是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于是,门口几个小伙子打赌,谁敢摸一下这个女孩的屁股,谁以后就是这村里的老大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有个小伙子,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就用手摸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这女孩可能还没有反应过来,这小伙子顺势摸了女孩的胸部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怡然才惊讶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是刚才薛从良听到的那声叫喊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了大家的叙述,头上浸出了一层微汗。这是第一次在这里发生这样的事情。这件事,传出去,薛大神医的脸,往哪里放?

    多亏,这件事没有外人听到,李美玉没有在现场,张怡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张记者,你别在意,刚才那个人,是村里的神经病,三年前,家里人没有钱,让他上大学,他就这样,发了疯,说起来,也蛮可怜,不过,他的智商,连五岁小孩高都没有,分不出来男女,他刚才,只是和你闹着玩的,你别在意,别在意啊!”薛从良知道事情无法挽回,只好编出这样一出瞎话来,说给张怡然听,能不能蒙混过关,就此一举了,如果不能过关,再想其他方法。

    “真的智商只有五岁小孩高吗?真的分不清男女吗?”张怡然平静下来之后,问了第一句话,一脸的清纯,像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的表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看,这女孩,智商也就如此,于是,顺水推舟,继续开始说了起来:“是啊,以前他的学习挺好的,在班级里也都是前三,自从这样之后,小学三年级的加减法,都算不清楚的,后来,越来越严重了,我估计是脑神经出了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过来!”当薛从良还在和张怡然滔滔不绝的时候,李美玉忽然在药房里叫他。

    “不和她说话,你会死啊!”李美玉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才忽然明白过来,自己刚才,不知不觉和那张怡然,说了那么多的话,而且,说话势头不减,甚至有些刹不住车的危险。

    难道,和美女说话,就这么是舒服吗?其实,在薛从良的内心,早就想摸上一把,那性感的小屁股了。他在默默佩服那个装疯卖傻的小伙子,他的胆量和智慧,超过了自己。起码,他已经摸到了这小美女的屁股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惭愧地个李美玉说:“嘿嘿,嘿嘿,死倒是不会,不过,刚才是突发事件,我不去处理,谁去处理呀?”

    “喏,比你能力强的人,多了去了!”薛从良指了指坐在门口的拐子薛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啊,拐子薛这辈子,连个媳妇都没有捞到,他怎么会了解女人,如果刚才,他去处理这件事,说不定,事情就闹大了呢!”薛从良说得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伶牙俐齿,以后,这种事情,你就少管。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好好好!”薛从良惟命是从。

    这时候,拐子薛正在给小伙子们说事情。具体说些什么,薛从良没有听清楚,但是大概意思,就是要代表薛庄人的形象,安分守己,好好过日子。

    他说罢,这些年轻人,有的散去了的,有些的是真的生病了,没有离开,继续在这里治病。

    薛从良不想插手这类事情,反正,这女孩,不论怎么说,也不会是自己的女人,和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的关系。自己何必那么操心呢?人家想怎么着,就怎么着,在这里寻找老公,自己也管不住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从良想到了一句话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薛从良继续开始诊断下一个患者。

    但是,事情又出现了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当薛从良还想下去看看情况的时候,自己的门,忽然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看表,都晚上九点多了,谁会在这个时候,敲自己的卧室呀?难道是老妈吗?老妈叫自己的时候,一般在楼下,大呼小叫的,从来没有上过二楼来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带着疑问,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正当薛从良惊讶的时候,门口的人影,突然就闪进了房间里。薛从良定睛一看,原来是在楼下休息的张怡然,穿着一件粉色的睡意,趿拉着拖鞋,出现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啊?张记者,你……你怎么?”薛从良有点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,别说话,我是来谢你的!”张怡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我?谢我什么?”其实,薛从良还以为,是张怡然突然醒悟过来,来找薛从良算账呢!

    “谢你上午的时候,为我解围呀?”张怡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你知道什么了?”薛从良也不敢明说,只是和她进行模糊对答,看看张怡然到底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那个男孩,本来就是正常人啊,你在我面前,编了一通故事,试图让我的不要在意,其实,我早已经明白你说这话的本意了,所以,故作一无所知呀!”张怡然轻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你都知道了,我还以为我编故事的能力挺高呢?原来早已经被你看穿了。”薛从良有些惭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么简单的游戏,怎么能骗得到我呢?”张怡然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这样正好两全其美,一方面给张怡然挽回了面子,另一方面,薛从良自己也觉得有面子。并且,薛从良还为自己的小聪明,得意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怎么突然跑到我的卧室你来了,我这可是男生宿舍啊!”薛从良有些开玩笑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