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58章 女士内裤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男生宿舍怎么了?我以前,在学校的时候,经常跑男生宿舍,男生宿舍,有什么秘密,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。”张怡然毫不掩饰自己的羞涩。在薛从良的房间里,踱来踱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赶紧把宝贝遮挡了起来。刚才,张怡然进来之前,薛从良还在切割翡翠石头,这会儿,他完全没有时间,收拾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哇,不会吧,男生宿舍里,果然有秘密吧。”张怡然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惊,这些金子,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否则,将会无法收场了。薛从良有些紧张地说:“不不,这些都是假的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假的呀?”正当薛从良不知所措的时候,才发现,张怡然看见的是,床上的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你们男生宿舍,怎么会有这东西?”张怡然像是检查宿舍一样,对薛从良床上的东西,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原来,张怡然在薛从良的穿上,发现了一个内裤。这条内裤,非常小巧,是米黄色的,蕾丝边,一眼看上去,就知道是个女士内裤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房间,怎么会有女士内裤?这个发现,让薛从良防不胜防。自己的房间,从来没有进来过女孩,何来女士内裤呢?

    “哦——我明白了,理解,理解,都是年轻人,我当然理解到了。”张怡然恍然大悟的样子,让薛从良的脸上,觉得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啊,我这房间里,从来没有来过女孩呀,怎么会有女孩的内裤呢?”薛从良一直在反问自己,“这个女士内裤,是谁的呢?”

    “谁的内裤,你都不知道啊,看来,你的朋友,可真够多的,想不到,这男人啊,表面上看着一本正经,背地里,同样搞女人搞得花样百出。”张怡然有些鄙视地看着薛从良。

    薛从良现在有口难辨。这条莫名其妙出现的内裤,让薛从良也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还好的,张怡然一直把注意力,集中在这条内裤上,并没有看到桌子上的东西。桌子上摆放着翡翠金子,那是薛从良的工作台。

    还有机会,薛从良趁机走过去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拿过来一块布,把这些宝贝,重新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女人都是这样,尽管张怡然还没有结婚,但是,她看到薛从良房间里的女士内裤之后,就像是发现了自己老公,偷腥了一样,严加审问。搞得薛从良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说吧,这是谁的内裤?说不清楚,我是不会离开的。”张怡然竟然和薛从良较上劲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也不知道啊?它什么时候在这里,我都不知道啊,我是真的不知道。”薛从良显得很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鬼才相信呢,一个内裤,他无缘无故地出现在你房间?”张怡然双手交叉胸前,那丰满的ru房,隔着睡衣,更加的突出和诱人。薛从良看得竟然有些痴迷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没见过吧,到时候看你媳妇的去。”张怡然好像是中了邪一样,又像是薛从良的老婆一样,训斥着薛从良。

    薛从良本来就嘴拙,现在遇到这伶牙俐齿的女孩,自己更是百口莫辩了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还在琢磨到底为什么这样时,他忽然发觉,窗户上有个人。

    因为薛从良正好面对着窗户,而张怡然背对着窗户,当薛从良发现外面的情况时,张怡然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薛从良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谁呀?别打岔,本姑娘正在问你话呢?”张怡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的窗户外边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薛从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立刻窜到了窗口,探头去向外看去,只见,外边一个黑影,突然消失在的夜色中。

    但是,留给的薛从良最后一眼的印象,让薛从良再也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这人身轻如燕,一纵身,竟然四米远,但是,薛从良窗口透出来的光,让薛从良清晰地看到了这人身上背着的东西。很明显,他的身上,挂满了女士的内裤。

    同时,从他的逃跑姿势来看,这就是前一天晚上,半空悬挂在的薛从良窗户上的那人。

    薛从良忽然明白,这个人可能有个癖好,就是收集女人的内裤。

    这人功夫了得,既然能够破解薛从良的功夫,定是高人一个,但是,他搜集女人内裤到底是干什么?

    这么说来,薛从良穿上的内裤,必定是这人,带来的,同时,丢失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拿起内裤,仔细的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晕,你竟然心安理得地拿着女人的内裤看,害臊不害臊啊?”张怡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看到不是内裤,而是线索。”薛从良像是个大侦探一样,拎着这条米色的内裤,上下打量。从内裤上看,这是条至少穿了一天的内裤,仔细看,会发现一些痕迹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拎起这个内裤的时候,张怡然慌了:“啊,不会吧,这……这是我的……”张怡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了一样,惊讶不堪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是你的?”薛从良也像是窥见了秘密一样,惊讶不堪。

    “快点拿过来,听见没有?”张怡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稍等,让我想想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薛从良依然举着那条内裤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“拿过来,你!”张怡然一伸手,终于薛从良的手里,夺过了自己的内裤。

    这内裤却是张毅然的,她晚上脱了之后,换上了条新的内裤,后来,想趁着没有休息,到薛从良的私人住所,看看这薛大神医的夜生活,为自己的写作,积累素材。因为她觉得,薛从良毕竟是个好人,不会像其他的男人那样,色胆包天。

    但是,来了之后,就发现了这样一幕。让张怡然情何以堪?

    薛从良还在琢磨着,张毅然的内裤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其实很简单,这个飞贼,盗取了美女的内裤之后,满足了他的癖好。其实,他的真正目的,是来盗取薛从良的金子。盗取内裤,只是顺手牵羊而已。

    这飞贼在薛从良专心剖开金子的时候,悄悄打开了窗户。试图从窗口,进入薛从良的房间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张怡然突然从楼下上来。

    咚咚咚的敲门声,让这飞贼防不胜防。慌乱中,丢落了一条内裤。于是,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的。

    本来,这飞贼还想取回这内裤,可是,没想到的是,自己的身影,突然被薛从良发现了,所以,不得不放弃这条内裤。看来,这条内裤,对他来说,相当的重要,毕竟,这是美女张怡然的内裤。

    “张记者,看到了吧,这内裤不是我拿来的,是另外一个人拿来的,你们晚上睡觉,一定要把窗户扣死了,这段时间,来薛庄的人多,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飞贼,盯上诊所。你需要的写作素材,就要来了。这次,绝对让你好好看看,我这里的真正生活。”薛从良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那我们该怎么办呢?我们睡在楼下,太不安全了,我们害怕呀!”张怡然现在意识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用怕,我看他,并没有伤人的意思,只不过是想要窃取钱财而已。”薛从良推测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要保护我们。我们都是弱女子,没有反抗能力的。”张怡然楚楚可怜的样子,让薛从良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。”薛从良举了举自己的拳头,“走,我送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送走了张怡然,忽然觉得有些搞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