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60章 变态狂人(1)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老爸,老妈,刚才那个人,你们有没有看到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啊,我们以为那是你的朋友呢?那人我们都不认识!”薛从良的老妈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人绝对是江洋大盗,你们要小心着些,别让他再来祸事了。”薛从良虽然看到了这人的面目,可是,当时自己笑得前仰后合,至于看到了什么,自己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等等吧,或许等一段时间,这人的脸孔,薛从良还能够重新想起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不早,众人各自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这个喜欢女人内裤的变态狂,成为村里的一大奇谈。

    不少女人们,都在传说,村里出了大色狼,专门偷盗女人的内裤,同时,虽然没有听说有人遭到猥亵,但是,这样的消息传出来,任何人都无法安宁。尤其是村里有些姿色的女人们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诊所,成为重点袭击对象。当然,张怡然和杜海洋,成为重点中的重点了。薛从良从来都没有为这种事情,深陷其中,现在,却为这种事情,成为众人传说对象。这让薛从良情何以堪?

    薛从良忽然来了一股劲,准备对这件事情,彻查到底。这人,到底是来自哪里?他是因为杜海洋和张怡然而来,还是为自己的翡翠金子而来?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听说过这样一个人没有?”

    趁着休息的时候,薛从良又来到拐子薛的家里,看看拐子薛是否知道这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那个变态狂人?”拐子薛早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对啊,这段时间,就这人在村上闹得沸沸扬扬,他还要试图偷盗我的东西。”薛从良有些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人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。薛庄不可能出现这种人啊,就算是王大宝这种人,也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谁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呢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,最大的可能性,某个单身的小混子,找不到媳妇,所以,对女人的东西,格外的喜欢。”拐子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找到他呢?这人的功夫,很是了得,不仅懂得五行之术,还对中药的原理,有所了解。”薛从良说道,“何况,这种人,来无影,去无踪,我几次想要抓到他,都被甩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抓他,其实很简单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抓?”薛从良对于如何早日抓住他,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投其所好了。你想想,他对女人兴趣,主要集中在内衣内裤上面,我们何不用这种东西,来个守株待兔呢?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对啊,我怎么没有想到呢?”薛从良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有另外一种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情况,拐子叔,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他是对你诊所你的两个美女,感兴趣,所以,才会爱屋及乌,对女人们的内衣感兴趣!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如果想要彻底引他出来,就要舍得孩子,你觉得,怎么样?到时候,要用张怡然或者杜海洋她们两个,作为诱饵,引诱他出来,然后,我们在给他一网打尽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拐子薛的计策,让薛从良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,我得回去给他们说说,首先争取一下他们的意见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,要办好这件事,你要提前做好两手准备,一是,要找到女人用过的内裤,二是,要把杜海洋和张怡然,她们两个,其中一个,找过来,作为诱饵。”拐子薛安排妥当之后,薛从良的头上,却冒了汗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。就是找到女人的内裤,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薛从良满怀心事,回去了之后,就开始对的这件事情发愁起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内裤,去向谁要,都是个问题。唉——,这个拐子薛,真会给自己找难题。两个从来没结婚的男人,想到这样的点子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如果薛从良结婚了,那就好办了,自己媳妇的内裤,挑选两条不要的,到时候,挂在门口,不就得了。遗憾的是,自己还没有结婚。

    想到了结婚这件事,薛从良不知为什么,突然想到了李美玉,对啊,李美玉。

    虽然,李美玉和自己并不是夫妻关系,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,但是,向她借个内裤,或许还是有可能的。总比张怡然借,成功的可能性要大很多。

    可是,这种事情,自己怎么说出口呢?让自己的老妈,张氏去说?哎,得了吧,还是知道的人,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最终,薛从良还是决定,自己去找李美玉。

    “小玉,有件事,薛大哥,想求你帮忙,很简单的一件事……”薛从良话到了嘴边,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薛大哥,你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?”李美玉睁着美丽的大眼睛,疑惑地看着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你先过来!”薛从良试着说出来,但是,不知什么时候,脸上就火辣辣的烫,薛从良知道自己,肯定是红扑扑的脸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一间僻静的房间,薛从良的心里,还算是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薛大哥,有什么话要说啊,你说啊!”李美玉有些不耐烦地说,“我正忙着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说出来,你可别笑话我啊!”薛从良反复想了很多,最终还是觉得,李美玉是最佳人选了,毕竟,李美玉的内衣,薛从良多少还是接触过的。

    “说吧,既然是小事,还有什么不能说呢?”李美玉反而安慰起薛从良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,我想向你借条内裤。”薛从良鼓起勇气,最终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李美玉的嘴巴,长得老大了,半天没有合上,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破罐破摔了,既然说出了口,再说一遍,又何妨?薛从良又重新说了一边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李美玉竟然不知如何回答,“薛大哥,你没有发烧吧?”李美玉用手抚摸了薛从良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是要干正事的,你借不借?”薛从良反而来了劲。

    “哦,借我内裤,你还用这口气说话,羞不羞啊你!”李美玉说到“内裤”二字的时候,忽然把声调,压低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啊,我确实急用。”薛从良说。

    “急用?你要我的内裤干嘛?女生的内裤,可不是想借就借的哦,我可是女孩呢!”李美玉再次强调,自己作为女孩,那可是自己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我,我可不是那个变态狂人,我是用它来找那个变态狂的……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用我的内裤,去捉那个喜欢女人内衣的变态狂?”李美玉听说薛从良的意图之后,嘴巴张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就是我的计划,你要替我保密。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啊,你们男人,怎么搞得吗?出的什么鬼计划,竟然拿着人家女孩子的内裤做诱饵,我给你说,都是你诊所的那两个狐狸精,招引来的变态狂,人家喜欢的是,那个小美女的内内,你拿我的去,肯定不行啊!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的不都一样吗?反正只要是女人的,就可以了。”薛从良说道,“关键是,我去借人家的内裤,肯定会被乱棍打出来的,向你借,多少我们的关系……不是更近一点吗?”薛从良的脸上,露出尴尬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别提你糗事了,还有脸再说出来。不过,不一定有效果啊,我先告诉你,如果没有效果,那怎么办呢?”李美玉的话,开始有所松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