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62章 借体之术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躺在病床上,听得心烦意乱,这个好色之徒,没想到,竟然如此的好色。本来是看病的,见到了美女,就开始这么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美玉和拐子薛躲在暗处,准备看场好戏,但是,这个不速之客,也是搞得他们二人,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“早点把这人打发走。”最终,拐子薛再也看不上去了,让李美玉先出去,把这人打发走再说。

    李美玉代替薛从良,给这人抓了两服药,叮嘱他,晚上、早上,各服用一次。如果明天没有好转,那就下午再过来。

    拿着药,这个人没有理由再待下去,怏怏地离开了。很显然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病床上,掀开被子,露出头来,喘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地,现在这色狼怎么遍地都是……”薛从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忽然听到的外边一阵吵闹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你干嘛?”薛从良“嗖”的一声,从被窝里钻了出来。风驰电掣般的冲了出去,才忽然发现,刚才出去的那个人,是在吼叫一条狗,这狗是邻居家的狗,正在外面巡夜,只听得,这狗汪汪汪的叫个不停,挣扎着想要上去咬人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才松了口气,人紧张的时候,真是草木皆兵啊。薛从良像是惊弓之鸟,还没有把那色狼抓到手里,就已经把自己搞得紧张兮兮了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,外边晾衣绳上,挂着的内裤,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好。薛从良大喊一声,眼睛滴溜溜地转,耳朵像是两个小雷达,转来转去,搜索着周围的任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呼呼,一个人影从门口闪过,动作之迅速,让人来不及反应,就已经消失了。薛从良立刻冲了过去,但是,依然没有抓住那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看来,这条大鱼,要上钩了,今晚的好戏,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只听得诊所大厅里,张怡然一声惊叫,黑影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出现在客厅里,也是那么一闪。张怡然显然是被一双大手,抚摸了屁股。她那条小裙子,太性感了,把臀部包裹得像是两个蒜瓣光滑而圆润。

    薛从良闻声赶来,但是,已经找不到了这人的踪影。真是来无影,去无踪啊。薛从良暗暗惊叹这人的功夫了得。

    在这人影子,在诊所大厅里,出现了一次之后,门口的第二条内裤,也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的脸上,流露出得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内裤虽然好看,摸着虽然舒服,拿着虽然舒心,但是这东西,正是被薛从良处理过的。

    秘密也就在于此。如果,单拿一个内裤,没有任何关系,但是,两个内裤一起拿的话,上面的药液,就会发生反应。这两种药,一种属于易燃品,另一种属于易爆品,它们之中,含有白磷,当温度高于三十度的时候,再加上摩擦生热,很容易就会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燃烧之后,这个来无影无无踪的变态狂,当然就行迹毕露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高兴不已,你跑得再快,也不如现代高科技厉害。薛从良站在门口,等待着那人自动现出原形来。

    果然,没出三分钟,在不远处的柴垛子旁边,一个火柴头般大小的一团白光,开始闪烁。薛从良立刻捕捉到了这个现象,他定睛一看,果然,那是李美玉的红色内裤,在冒火了。火苗很小,但是,可以清楚地看到,内裤正挽在那人胳膊上。

    那人好像丝毫也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个箭步冲上去,使用自己刚刚学会的移步幻影之术,充分分离,一瞬间,已经到达那人面前,但是,这人反应迅速,身体一转,头一低,像是一条泥鳅一样,从薛从良的腋下钻了过去。就在他钻过去的一瞬间,迅速出拳,对着薛从良,最薄弱的肋部,咚咚,就是两拳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阵疼痛,刚刚运上来的功力,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全部抽去。

    这人趁机逃脱,以无比强大的弹跳力,一个鹞子翻身,跳出五米多远,之后,轻轻落在了诊所门口的一棵树上,发出嘿嘿的憨笑声。这声音,薛从良再熟悉不过了,前天晚上,薛从良就是中了这种毒,才憨笑了半个晚上。只见,脸上还有些抽筋。

    薛从良当然不敢罢休,他重新提气,迅速冲了过去。手中不知那里,抽出了穿甲神枪。这神枪,在夜空中一闪,只见空气都有些静止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,那人也是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他迅速从树枝,跳上房顶,依然憨笑不止。这时候,他后背上的火苗,越烧越大,从刚才的鸡蛋般大小,开始烧成拳头般大小。那人穿的袄,显然被烧透了。哎吆,哎吆,一阵剧烈的疼痛,搞得那人突然房顶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他很快发现了问题,顺手把那条内裤,从胳膊上,摔了下来。火苗掉落在的地上,依然没有熄灭,照亮诊所门前的空地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,你想搞什么花样?”薛从良大喝一声,试图探明这人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这人还是一阵笑声,没有说话,像是一个神经病人一样,嗖嗖地薛从良的眼前,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第一次遇到这种人,薛从良有些手足无措。因为薛从良的速度,没有他跑得快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突然一盆脏水泼了出来,正好,泼在了这人的头上。这是薛从良的洗脚水。这人被洗脚水击中之后,奔跑的速度,立刻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拐子薛从后面冲了出来,薛从良见时机来了,也同时冲了出来。两个人齐心协力的,一瞬间,就把这人给按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扒开面纱,定睛一看,这人不是什么陌生人,而是村里的一个小伙子,就是刚才来买药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这让薛从良感觉很是奇怪,这个小伙子只是普通人而已,他怎么会有这么高超的功力呢?

    正当薛从良和拐子薛二人无法理解的时候。忽然听到背后一阵憨笑声:“嘿嘿,嘿嘿嘿!”这声音听起来,有点瘆人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快救我!”紧接着,就是张怡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拐子薛循声望去,发现在不远处,那个黑影,掳走了张怡然,同时,正在尽情的抚摸张毅然的胸部,张怡然发出阵阵叫声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大骇。这人不是已经被制服了吗?怎么又出现了一个?

    还是拐子薛脑子快:“这是借体之术。”

    所谓借体之术,就是把自己的意志和感觉,移植到另一个人的身上,让这个人,代替自己,行使自己的意志,帮助自己得到某种感官上的刺激。

    而俘虏张怡然的那个人,就是刚才来抓药的人,他大概走得不太远,就被这变态狂,给抓了回来。同时,又被借体了。

    “小玉,快,把这个人拉进诊所,打上强心针,别让死了。”拐子薛知道,被借体之后,人体由于被过度使用,过度的体力付出,过度的心脏负担,以及过度的精神压力,会导致人体的猝死,人体就像是废弃物一样,用完了,就被抛掉。

    李美玉正看得心惊肉跳,听到拐子薛叫自己,竟不知如何行动。她慌乱地拉着那个人,柔弱的身体,竟然也把那人给拖进了诊所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”张怡然还在那人的怀中尖叫。这个变态狂,总是抚摸女人的敏感部位,以至于张怡然都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你攻击左边,我攻击右边!我们一起上。”拐子薛手持拐杖,他的拐杖此刻已经变成了一支利剑。薛从良手持穿甲神枪,两个人,踩着小碎子步,一齐朝这变态狂冲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