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67章 色狼附体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去寻找薛从良,路上,拐子薛给孔圣人介绍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拐子,不对啊,你的腿,什么时候,不拐了?”孔圣人的眼睛很尖,很快就发现了的拐子薛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!”拐子薛突然觉得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“正要问你呢?村里这是怎么回事?五百年来,第一次下石头?想要砸死全村人吗?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实话给你说吧。我们正在处理的,就是这件事。这段时间,村里不知道什么时候,来了变态狂,你猜这变态狂怎么样?专偷女人的东西,什么内衣、内裤,凡是与女人相关的东西,他都特别喜欢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事?”孔圣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,无比惊讶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。但是,这变态狂,原来是个黑石怪,这黑石怪,威力无比,不仅了解五行功夫,破解良子的五行武功,还变化成了一块石头,这石头,大得耸入云霄,宽得更是看不到边际。我和良子,昨晚引诱他上当,没想到,他居然有变成了石头雨,下了下来,把薛庄周围的东西,全都砸了稀巴烂。”拐子薛把事情的前因后果,连同石头怪变成石头巨人,填满了山谷之后,找不到了影子,全都讲了个透透彻彻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这石头怪,我怀疑是附在良子身上了,到处开始寻花问柳,专门找有姿色的女人,玩弄人家。”其实,拐子薛也完全不知道详细情况,只是利用自己的主观想象,让孔圣人听起来,觉得事情很大。

    “有石头妖怪?”孔圣人已经明白了拐子薛的意思,“而且,还是个好色的石头妖!”孔圣人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嗯,嗯!”孔圣人连连点头,深刻佩服孔圣人的理解力。

    “不怕,我有专门对付妖怪的东西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有什么东西?拿出来我看看!”拐子薛有点怀疑孔圣人的话。

    孔圣人从腰里,掏出来一把桃木剑:“这是我最新研制的桃木剑,遇妖斩妖,遇魔除魔。”孔圣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得了吧,良子的无影石,力量多大,都不行,你这破桃木剑,欺骗欺骗游客还行,真派上用场,有狗屁用啊!”拐子薛对孔圣人的桃木剑,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能这么说嘛!我的桃木剑,确实有用的,你不信的话,我到时候,你看看。”孔圣人不急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村子中间,但是,完全找不到薛从良的身影。

    薛从良自从把石头人,引入峡谷之后,石头人完全中计,整个掉进峡谷之中,就像是一堆石头的,散落在峡谷之中。

    那变态狂,魂魄无处寄存,慌忙中,看到薛从良正站在的山上,仰天大笑。人在大笑的时候,是防御能力最弱的时候,所以,这黑石怪,看准薛从良的丹田部位,冲了进去,依附于薛从良的身体,并迅速掌控到了薛从良的大脑。

    中了邪的薛从良,当时失去了控制。只是身体,被变态狂石头怪的魂魄所掌控。薛从良虽然还有意识,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。身体任由石头怪任意摆弄。

    于是,拐子薛看到薛从良,一跳五尺多高,朝着薛庄,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逃跑之后,拐子薛立刻就跟着下了山,但是,薛从良的速度太快了,一眨眼的功夫,就跑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拐子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也没有找到薛从良的身影。

    现在,薛从良的意识依然清醒,但是,他总是觉得,自己的精神,被另外一股力量所控制,本来,薛从良想控制住自己的身体,开始朝着诊所的方向奔跑,但是,另外一个力量,更加强大,逼迫着薛从良,开始朝着村南边跑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大骂:“**的,想要干嘛?你是谁?”但是,这另外一个力量,也不吭声,就是朝着那个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薛从良的脑袋里,想着的事情只有一个,那就是美女。这股力量好像对美女特别感兴趣,凡是有女人味的地方,都是他要去的地方。所以,带着薛从良的身体,从一户,跑到另一户,伸着鼻子,像狗一样,嗅闻女人的味道。

    自从附身薛从良的身体之后,这黑石怪,居然如鱼得水的,任意控制薛从良的身体。就连薛从良自己,都觉得还恶心。

    很快,这黑石怪收集了三五条女人内衣裤,这些衣裤,都是搭在晾衣绳上,晚上没有收进房间的女人内衣。

    只见,薛从良拎着这些颜色鲜艳的衣服,像是一个小丑一样,穿行在村子里。同时,口袋子里,还装下了几条内裤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过程中,薛从良忽然发现,村口的那家新媳妇,是前几天才结婚的,心中突然一动,顿生歹念。

    新媳妇,新媳妇,漂亮姑娘啊,哇塞,又白又嫩。这个念头,一直在薛从良的脑子里盘旋,但是,薛从良的清醒意识,还在做着相反的斗争:不能这样想,不能这样想,这样是错误的,错误的,错误的。

    但是,薛从良的脑子里,正不压邪,邪念的威力更大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薛从良已经趁着凌晨人静的时候,潜入这家新房之中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内心,极度矛盾,他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但是,要知道,现在的薛从良是失去控制的,不论他怎么挣扎,总是没有那股邪气的力量更大。

    所以,薛从良被迫在这黑石怪魂魄的逼迫下,进入这对小夫妻的婚房之中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对小夫妻的婚房,竟然没有锁好,薛从良轻而易举地就进入婚房。

    “现在时刻,凌晨五点钟。”正好,墙上的钟表,开始语音报时。薛从良一看,已经凌晨五点钟了,天快要亮了。天亮了之后,但愿这妖怪,能够脱离了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老公,五点了,天快亮了吧,折腾了一晚上,我都快困死了。”突然,床上的小女人,开始在床上说话。

    黑石怪一听的,吓了一跳,他立刻带着薛从良,躲进墙角。

    “不要嘛,老公的,你怎么还在摸呀,晚上你都做了三次了,怎么还要啊?”这小媳妇,声音相当的撩人,听到薛从良都觉得血脉喷张。

    “就一次了,天都快亮了,一起床,就要一天不能同床了的,我受不了啊,就再来一次嘛!”这男的在被窝里,忙上忙下,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嘛,人家那里,都被你摩擦得有些疼了,等明晚再要吧。”这小夫妻,果然新欢燕儿,说话都这么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真是把薛从良给羡慕死了。到时候,自己一结婚,每天晚上,也这么柔情蜜意,那该多好啊,想想都把薛从良给美的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虽然,这小媳妇一直在说不舒服了,不要了嘛,但是这男的,一刻都没有停下来。薛从良看到,他的手,在被窝里,一会儿在上边摸索来摸索去,一会儿又在下边的,摸索来,摸索去。

    当这男的手手在下边摸索的时候,这小媳妇,就发出一阵呻吟声。听得薛从良心中一阵酥麻。

    两个人,轻声说着说着,就不说话了,只听得,那女的,呼吸声,越来越急促,刚开始,像是小桥流水,柔声细语,后来,像是小河流水,哗啦哗啦,再后来,犹如滔滔河水,从上游汹涌下来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咽了一大口唾沫,滋润一下干涸的嗓子。

    只觉得,附在身上的黑石怪,高兴啊,兴奋啊,恨不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当这女人,再也无法忍受呻吟声的时候,她身边的男人,翻身爬了上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