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69章 坚决不从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这时候,黑石怪,不顾一切,开始宽衣解带,准备享受一番男女恩爱。

    “嗯,老公,你不是上厕所了吗?怎么还没有去呢?”这小媳妇,突然说话了,把薛从良和黑石怪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一咕噜卫生纸,就在这小媳妇的床头柜上,其实,她一伸手,就能够到。但是,薛从良为了安全起见,捏手捏脚地给这小媳妇,拿了卫生纸。这小媳妇,就趴在床上,连身体都没有翻动,直接撕了纸,拿进了被窝里,擦拭了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“内裤,内裤拿来。”没想到,这小媳妇要求这么多,薛从良都应接不暇,内裤?内裤在哪里呀?薛从良本来想要问问,可是,这一开口,这小媳妇,肯定会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正好,黑石怪刚才收集了好几件女人的内衣,都在薛从良的口袋里装着呢。薛从良从口袋中,胡乱掏出来一条,直接给小媳妇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,这小媳妇,还在伸着手要东西,她还在要什么?薛从良不知道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扫视了一下四周,只见,还是在床头柜上,放着两包纸巾,其中一包,看着比较大,比较厚,另外一包,看着比较小。很明显,这包里面,装的是女士用的卫生巾了。

    黑石怪心中一急,让薛从良袋子里,拿出来一个卫生巾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想,不对,她要的肯定不是卫生巾,应该是另一包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是这个,不是这个,是另外一包里的,护垫,护垫!”听这小媳妇一叫,薛从良的心头,就涌起一阵冷汗的。

    乖乖呀,这要是被外面那个男人听到,死活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赶紧把那包护垫,递给到了小媳妇。这小媳妇,很麻利地把东西,粘在了合适的位置,之后,依然反着身子,搂着自己,开始继续睡上回笼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黑石怪终于得到了的机会,可以翻身上马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只听外面的门,吱的一声,打开了。那男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快,躲哪里?薛从良照着的老路,又重新缩回了墙角。但是,这会儿,天已经大亮了,本来那个墙角,很暗。现在,那个墙角已经被外面的光线,照的影影绰绰了。墙角站着一个人,很容易就被发现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个男人,很明显,没有在意。他只关注床上的小媳妇,钻进小媳妇的被窝,就美美地睡下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这两个人,各自睡下,立刻开始顺着墙角,准备向门口转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刚回来呀?刚才你不是给我拿了内裤了吗?”小媳妇用被子压着嘴巴,模模糊糊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回来呀,谁给你拿内裤了?”这男人反问道。

    这两人正说话的时候,薛从良已经闪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只听得,床上的被子,“呼”的一声掀开了:“不是你?那刚才是谁给我拿的内裤,还给我拿了卫生纸和护垫?”这小媳妇,心中一惊,一惊一乍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贼?有贼!”这男人反应极快,他话音刚落,咔吧一声,就把电灯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会儿,正在开门,几乎是同时,两声咔啪的声音,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三十六计,逃为上策。

    薛从良吱的一声,打开门,一阵旋风似的,黑着眼睛,一阵猛跑。

    只听得后面,一阵穿破夜空的呼喊声:“抓——贼——呀!”

    薛从良的腿一软,差点吓得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毕竟,薛从良掌握着一门五行提纵术,三下五去二,就飞奔得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离那户人家好远了,但是薛从良的心,依然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。藏在薛从良身体里的黑石怪,也同样紧张无比。却依然没有从薛从良的体内,逃出来。

    “臭东西,你赶紧给我出来!”薛从良走在路上,一边说着,一边走向自己的诊所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嘿嘿嘿,我就是不出来,有本事,你把我逼出来呀。”这黑石怪,算是把薛从良作为他的宿主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气得脸色发青,依然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条件?”薛从良准备和这黑石怪谈谈条件。

    “哎呀,很简单了。昨天晚上,你把我还得老惨了,多少也得补偿我一下了。”黑石怪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补偿你?”薛从良问道,“要钱的话,我把我有的,全部送给你便是。”薛从良想到了自己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容易,你的那些宝贝,对我来说,太容易得到了,我到你家,把他们装进口袋里,就是了,不牢你费心了。我想要的,是另外一样东西。”黑石怪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黑石怪的话,薛从良的心中咯噔一声:“你想要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我想要的,当然是女人了。”这黑石怪所想的,其实薛从良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那绝对不可能,她们都是冰清玉洁的姑娘,你不能对他们有企图。”薛从良已经知道,这黑石怪的目标是李美玉和张怡然两位美女,但是,更重要的是,他是想借助薛从良的身体,来满足自己的兽欲。

    其实,让别人看来,也就是薛从良的强暴了这两个美女。想到这里,薛从良心中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哎呀,薛医生,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?这事,多简单,依我看,那两个姑娘,都对你有点意思,你要做的,无非就是和她们说几句好话,许上一句承诺,然后,骗得了美人心,双方都脱裤子上床而已,你这是一举双得呀,你得到了你的媳妇,而我呢?也得到了采阴补阳的目的,再采集两个女人,我就可以得道了,嘿嘿嘿。你说呢?”这黑石怪,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坚决不行,我不会让你得逞的。”薛从良坚定自己的意志,坚决不从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?你现在,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,如果你顺从一点的话,这个过程,就是一种享受,否则,你不顺从,那姑娘也不顺从的话,这过程,就是一种折磨,我的话,你好好琢磨琢磨。”黑石怪说道。

    确实如此,现在,薛从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,虽然意识还是相当清醒,头脑依然记忆清晰,但是,就是身体不是自己的,让它停止,它却还在行动。让它朝东,它偏要朝西走。

    薛从良就像是飘在水面上的浮萍,被风吹着,东南西北,任意漂流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走到诊所的时,天才刚蒙蒙亮。由于昨晚的折腾,这两个美女,都还没有起床。

    李美玉和张怡然,分别睡在两个房间里。薛从良只觉得自己,朝着李美玉的房间走去的。

    小玉呀,薛大哥真是对不起你呀,今天的事情,我绝对会承当责任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边自责,一边推开了李美玉的房门。

    李美玉果然还在酣睡,头发有些散乱地,躺在床上,衣服和外套,都搭在床头的椅子上。她睡得很熟的,呼吸均匀,面色红润,那对细细的眉毛,有些紧缩地皱在一起,好像在做梦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第一次走进李美玉的卧室,也是第一次看到李美玉的睡姿。薛从良的心头,顿时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怎么样?薛医生,你激动了吧,男人啊,都是一个样,看到了美女就激动,这是你们人类的本性。我呢,只是帮你把生米做成熟饭,让你们快点睡在一张床上而已。黑石怪又开始用冥想的方式,给薛从良说话。

    哼,少给我洗脑,我是不会相信你的。薛从良依然在试图反抗。但是,这明显作用不大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?”正当两个人,在脑海中嘀咕的时候,忽然,李美玉突然睁开了眼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