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71章 征集勇妇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黑石怪当然不知道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包里的东西。何况,他戴上这样一个保护膜,又如何采集女人的阴气呢?

    薛从良无比的气愤,最后一层保护措施,也错过了。

    黑石怪这时候饥渴难耐,他疯狂地扒掉张怡然的睡衣,只听得,睡衣发出咯嘣咯嘣的撕裂声,而且,他很快脱去薛从良的裤子。动作娴熟,让薛从良都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张怡然竟然没有太多的挣扎,她闭着眼睛,头发有些散乱地躺在床上,那美丽的身体,就像是脂膏做成的,白嫩而光洁。薛从良看到之后,也是心中大振,没想到,这薄薄的衣服里,竟然包裹着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,张怡然的眼角,却流下了大滴的泪水。

    黑石怪脱光了张怡然的衣服,精神抖擞,像是一个小孩得到了想要的玩具一样,乐不可言。他玩弄了一番,并不是抚摸,而是一种寻欢作乐,他还不懂得爱抚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脑海中,对着黑石怪,一遍遍地诅咒,但是,这黑石怪,哪里还听得到薛从良的声音,他的心里,只有这女人,只有这女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玩弄了一番之后,薛从良的下身,那个小帐篷,早已经高高支起。

    这是无奈之举,条件反射,任何一个男人,看到这样的情形,小帐篷不支起来,那是不可能的。薛从良也是男人,而且是个青壮年男人。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。所以,薛从良早已经按捺不住那种冲动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黑石怪觉得,万事俱备了。他翻身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就在这一瞬间,薛从良忽然觉得,一条粗糙的绳子,从后边拴住了自己的脖子,一股巨大的力量,向后边一扯。硬生生地把薛从良从张怡然的身上,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,一张渔网,已经把薛从良给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薛从良尖叫着,黑石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,搞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,突然从薛从良身边闪过,薛从良定睛一看,这不是李美玉吗?

    只见,李美玉跑到床边,赶快给张怡然盖上了被单,包裹着张怡然**的身体。张怡然因为害怕和委屈,早已经哭得像是个泪人了。

    黑石怪在网中,不断挣扎,试图从网中冲出去,但是,无济于事。只见,这渔网不是不是一般的渔网,而被贴了镇妖灵符。那些五行八卦的图案,虽然画得有些仓促,但是,这些灵符,发出的冷光,竟然让黑石怪不敢再挣扎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孔圣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薛从良一番身,果然看到孔圣人和拐子薛,站在门口,他们正护送着李美玉和哭哭啼啼的张怡然,从门口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里,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,外加黑石怪,姑且算是四个人。

    “谈个条件怎么样?”没想到,黑石怪借助薛从良的嘴,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谈什么条件?你现在已经成为我们的俘虏了,没资格谈条件了。”孔圣人亮了亮手中的桃木剑,有些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我手中还有一张牌,薛大神医,还在我的手上,如果,你们想对我怎么样?我立刻让薛大神医,死!”黑石怪说道,同时,在薛从良的脖子上,比划了比划,做出杀的动作。

    薛从良想要说话,但是,被黑石怪,狠狠地压制在体内,任何声音都无法发出。

    很显然,黑石怪的这句话,给孔圣人造成很大的压力。他们没有想到,在捕捉到黑石怪的同时,也把薛从良给逮了去。他们两个该如何分离,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个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老孔,怎么办?这黑石怪,将了咱们一军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他有多大的本事,不过,现在,最重要的是,让黑石怪和良子先分离出来,否则,我们还真没有办法,总不能连同良子,一起斩杀吧!”孔圣人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,我们只能这样来做了。”拐子薛也很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孔圣人和拐子薛,低声商量了一番,最终觉得,如果不让黑石怪和薛从良分离出来,他们任何人都无法对黑石怪动手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们一个守财奴,一个瘸子,商量好了没有?再说了,你那个瘸子,还得感谢我一番呢,要不是我,你的瘸腿能好吗?”这黑石怪,相当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什么条件?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只需要两个女人……”黑石怪,张口闭口都是女人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脑海中说,你他奶奶地,非给老子扣上一个色狼的帽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两个女人,最好是未婚的,如果不成话,已婚的有点姿色的,我就将就一下!”

    黑石怪再得到两个女人,采集到两个女人的**,就可以得道成仙了,从妖怪这类非正规军,成功转身为神仙之类的正规军。

    黑石怪抛出这个问题之后,这可难倒了这两个单身汉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一辈子都单身一人,连个女人都没骗到手里,何况,给这黑石怪,找两个女人呢!

    “拐子,这就要看你的了,我可没这种本事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咱们两个,谁更能骗到女人,女人们现在都在追求高富帅,你不帅,但是,你足够的高,足够的富!多少还能吸引两个女人。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,我这辈子,就没女人正眼看过我,我已经被女人pass过无数次了。这罪,我可是受够了,这女人呢,以后,我可不想再沾了。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对女人绝缘,那良子怎么办?我们是来救良子的,你搞明白了。”拐子薛这样一说,孔圣人猛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啊,现在要千方百计,把良子给救出来。”孔圣人看了看薛从良,一阵忧愁,突然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拐子薛早已经把烟袋锅子,点燃了,吧嗒吧嗒地抽着烟。

    薛从良有些疲惫地躺在地上的网里,一夜折腾,让薛从良的身体,疲惫不堪。早已经昏昏欲睡了。

    而黑石怪,那里知道什么疲惫,他依然精神抖擞地看着这两个人,等候两个女人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了。拐子薛突然发话。

    “你还别说,我觉得,外面每天有这么多人来旅游,我们可以去求助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求助?这种事,你能说出口?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结果另当别论,我们先征集一下,看看有没有勇妇,是否敢来尝试一番?”拐子薛说。

    “唉,就依你说的吧,我们也只能为良子,做到这些了,成与不成,就看他的造化了。”孔圣人无可奈何地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,找来毛笔,写下了这样一张布告:

    各位同胞姐妹:

    我们薛庄,仅有帅哥一枚,高富帅,但遭病魔缠身,为了去除病魔,需要为他冲喜一次,现征集勇敢的妇人一位,已婚或未婚均可,如果冲喜成功,帅哥的万贯家产,分给这位妇人一半。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,请与我们联系,并签订合同,保证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冲喜,是民间对同床的一种隐晦的说法。其实,也就是为病夫同床而已。以此通过这种方式,让这个男人,重新健康起来。

    这张布告,被贴在村里十字路口处,堵车的时候,这张布告,就成为最好的阅读读物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张布告,贴出去半天之后,没有任何的动静,只是,在人群中,引起了一番讨论。有人说,这种方式,涉嫌非法同居,更有人说,涉嫌**行为。总之,各种说法都有,搞得是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孔圣人和拐子薛,只期待着一件事,就是希望,有人来应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