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75章 月色楼冷遇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哎呀,想要两个呀,这个好办,这个好办,我们这里的姑娘,别说年轻漂亮,就是天生丽质的,都有啊,你们随便挑,随便选。你们稍等一会儿,先喝杯茶,我去去就来。”说完,这个老鸨就高兴地向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不出一盏茶的功夫,老鸨遍走了过来:“两位爷,我们这里的姑娘,都在这里了,其余的都在忙活着呢!”

    拐子薛抬头一看,只见眼前站着四位美女。这四位美女,虽然说不上特别漂亮,但是,从形象气质来看,也是相当的出众,摄人心魄的眼神里,夹杂着风尘女子特有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这点感觉,让拐子薛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哦,好,我的要求是这样的,我把你们带回去,是因为家里有个男孩,想要冲冲喜,现在病重的厉害……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传染病?”老鸨打断了拐子薛的话,迫不及待地问道,“我们可要为顾客负责,我们这里是高档场所,追求的是服务的品质。”

    “老鸨,你放心,只是身体有些小样而已。”拐子薛说道,“不过,有个要求,我们要身强体壮的,身体太过虚弱的,就不要去了,我怕你们的体格会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拐子薛说这些的时候,四位美女,掩面而笑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这位爷,我们这里的姑娘啊,可都是身怀绝技,床上功夫,那是相当的了得,别说一个男人了,就是两个男人,也能给你们伺候的服服帖帖。”老鸨不忘对四位美女一番吹嘘。

    “我看呀,就选你们这两位吧,身材体格都挺强壮的,另外两位,就不要去了,看你们弱不禁风的样子,估计会受不了的。”拐子薛最终的选择了两位身材较丰满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不是呀,拐子叔,人家的现在就流行瘦的,你没听说过,瘦美人,瘦美人啊?瘦的看着好看,用着好用啊,你不知道……”站在一边的强子,有些忍不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又不是你用的,你说那么多干嘛?”拐子薛有些眼里地说道,“我说要胖点的,就要胖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随你的,反正是你付钱的。”强子说道。

    一说到付钱,拐子薛突然有些紧张了,“这个,你们上门服务,每个人的服务费,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位爷,还说什么钱不钱的,钱不是问题,你到时候,给我们姑娘,每人八千块钱服务费就行了,便宜着呢!另外呢,我们的姑娘,要求的也不高,住的地方,至少是四星级的宾馆,另外,前来接送的的车辆,最低也得是宝马五系的。这个要求不高啊,爷。”还口口声声的说要求不高,这老鸨,真是杀人不见血呀。

    拐子薛一听,我靠,不会吧,找两只鸡,都需要这么高的费用啊,真是闻所未闻,我说这年轻人玩不起呢,一个鸡,都需要花费两三个月的收入,这谁能玩得起呀?

    老鸨见拐子薛面露难色,有些让步了:“这样吧,我看这位爷,也是实在人,接人的要求,就不那么高了,宝马三系的,就可以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拐子薛和强子,互相对视了一下,更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嗯,是这样的,老鸨,我们呢,这份诚意,是有的,但是呢,我们这次来,没有开宝马车,只是开了一辆三轮车,您看?”拐子薛从未有过的惭愧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说你这老头儿,怎么不开宝马车来呢?如果这样的话,我们这上门服务的价格,可就不是这个价了,每个人需要增加两千元的车马费,也就是说,一个人一万块钱,你看怎么样?”老鸨听说拐子薛开了三轮车前来,脸色立刻就变了,称呼也从爷,变成了老头。这让拐子薛体会到,真是世态炎凉啊。

    “哦,我们感觉,这价格,有点高,价格方面,有没有缓和的余地呢?”拐子薛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。本来,这老鸨就开始看着拐子薛不顺眼了,他这么一说,老鸨的脸色,看上去,像是欠了她二斤黑豆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你能出多少?”老鸨有点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八百,每位八百,你看怎样?”拐子薛的心理价位,也就这么高了,八百对他来说,已经是不菲的价格了。

    “我靠,八百,你以为这里是卖大白菜的呀,没钱就赶紧滚蛋,少在我们这月色楼得瑟,不看看,这是什么地方,方圆几百里,哪有我们这么高的档次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!来人,送客!”

    拐子薛还没来得及争论一番,就被上来的四个人,连拉带扯,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……”走到门口,拐子薛还要再说两句,那扇破旧的门,轰隆一声,关上了。连给拐子薛说话的机会,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拐子薛这次,颜面扫地。本来,怀着希望,给薛从良的找个女人呢,谁知道,这个小镇,找个女人,价格都这么高啊。这行业,真暴利啊,和孔圣人的行业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别难过,我们去的这个地方,确实比较高档,不过,还有低档的地方,那种地方,卫生情况,就不能保证了。要不,我们再去找另外一个地方?”强子有些抱歉地说道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拐子薛的电话,突然响了起来,是李美玉打来的:“拐子叔,你在哪里?你快回来一下,良子情况不很好,他不知为什么,突然开始吐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开始吐血了?不会吧,不可能的事情啊!”拐子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不是说的好好的,由拐子薛和孔圣人,给这黑石怪,寻找女人的吗?怎么现在,突然变卦,要对薛从良下毒手呢?

    “走,走,我们回去。”拐子薛给强子说道。

    强子二话没说,发动起小三轮,立刻朝着薛庄奔去。

    话说薛从良这边,情况却是不容乐观。薛从良没有了之前的兴奋,人显得有些萎靡不振,盘腿而坐,像是在打坐,又像是在运功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一股黑气,一直在盘旋,看上去,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李美玉不敢进房间里,只是站在门外,透过门缝,看着薛从良的情况。

    原来,这是薛从良和黑石怪,抗衡的结果。

    自从薛从良发现自己的驱邪神针,能够靠意念运行之后,薛从良一直在尝试着进行自救。

    自救,是艰难的。一方面,要让自己的意念,稳稳地控制驱邪神针,另一方面,还有抗击黑石怪对薛从良的意念的压制。

    于是,两股力量,一直在薛从良的体内,进行激烈斗争。薛从良唯一优势,就是对驱邪神针运用自如。这些日子以来,薛从良的五行武术,五行守恒技法,早已经给薛从良的功力,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薛从良很好地保存了自己的力量,基本上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害。

    黑石怪哪里知道,薛从良的驱邪神针,具有这种功能。驱邪神针的针气,在体内运行的时候,是对黑石怪,最致命的攻击。

    黑石怪的弱点,就是阴气太重,他毕竟是妖怪,是非人的,身体本来就缺乏五行的平衡能力,他需要的最后两个女人,其实,就是想要吸收他们的**,来补充自己的五行元素的,获得自己适应五行世界的能力。但是,这不是一直没有得到吗?所以,黑石怪一直没有得到五行的平衡。

    当薛从良的针气,在体内运行的时候,这股针气,开始一点一点的剥离黑石怪,试图把黑石怪,从自己的体内,逼出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