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77章 无脸见人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下黑雨了,下黑雨了。”外面的人,奔走相告,纷纷称奇。

    这是薛庄自建庄以来,第一次出现这样的问题。而原因就出在薛从良的这里。

    黑石怪和薛从良的交战,已经接近尾声。重生木的巨大吸收能力,把黑石怪吸附于重生木根部的重生石之上。黑石怪的惨叫之声,不绝于耳。但是,既然是石头,终归要归于土地。重生木要把它重新转化为土壤,进入五行循环之中。

    这黑石怪被吸附于重生木之后,先是身体的下半部分,如同研墨一样,先行消失于石头之上。之后,身体上半部分开始消失。

    黑石怪几百年精华,散布于岩石之上,以至于,把岩石都给燃成为黑色。

    重生木强大的重生过滤作用,把这些黑色物质,重新输入到五行之中,进入大气循环,生成云层。就出现了乌黑的云层,黑色的大雨。

    黑石怪,和它那千年的功力,化为了虚有。

    黑石怪的消失,让薛从良的意识,突然清醒了过来,他终于可以灵活控制自己的思想,控制自己的手脚,控制自己的任何一部分。这种感觉真是爽啊,就像是一切都在控制之中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白光闪烁,草菇和她的重生木,以及偌大岩石,都消失在薛从良创造的内心五行世界。

    薛从良只觉得心脏轻松了许多,如释重负,同时,也觉得,身体轻松了许多。这两天来的困顿,都烟消云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良子,醒醒啊,良子,醒醒!”他忽然听到了有人在叫他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一瞧,李美玉和拐子薛两个人,都伸着头,脸色焦虑地看着薛从良。

    一看到薛从良的睁开眼睛,李美玉立刻叫了起来:“薛大哥,你醒了,薛大哥,你醒了?”激动得眼泪都像是喷泉似的,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还没反应过来,眼皮突然被掀开了。拐子薛迫不及待地掀开了薛从良的眼皮,察看瞳孔的情况。经过检查发现,薛从良的瞳孔收缩自如,对外界的事物,已经有所反应:“这下,良子已经正常了!”说着,他把孔圣人贴在良子身上的灵符,一一揭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我不正常了吗?”薛从良的一边说着话,一边用手撩起身上的渔网,“怎么搞的呀,你们用渔网捆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薛从良对于之前发生的一切,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两天来,简直都快把人逼疯了,像是个大色狼一样,天天要女人,知道吗?”李美玉提醒薛从良。

    这么一提醒,薛从良忽然想起了什么,在与黑石怪的斗争中,他多少有点印象,这家伙借着自己的身体,到处寻欢作乐,不仅躲在墙角,偷看了前村那对小夫妻交合的场面,同时还试图把李美玉和张毅然给拉上床来,并且,大张旗鼓地征集女人,要完成自己最后两个女人采阴的目的。

    薛从良对这些事情,还有这么深刻的印象。印象越深刻,对薛从良来说,心中就越懊悔。这样的事情,做出来,还怎么去见李美玉,怎么去见张怡然,还有,怎么去见全村老少爷们呢?

    现在,薛庄人流量这么多,几乎人人都在传说,薛庄有人征集勇妇的事情。这件事,被在这里蹲点的日报记者杜海洋挖掘出来之后,作为花边新闻,发了出去。那反应是相当的强烈。很多人在网上热炒这件事,网民们对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,最是好奇,非要一探究竟不可。

    精神恢复之后的薛从良,按照拐子薛的要求,继续卧床休养一天。这一天来,作为受害者张毅然,根本没有出现过。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被薛从良的调戏之后,当然无颜面再见薛从良了。

    李美玉还行,她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,没什么事情能够让李美玉放不下的。她特意去找张怡然,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,张怡然哪里肯相信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薛医生分明是对我的人身侵犯,他私自闯入我的房间,还对我进行威胁,他非要给我个解释不可。”张怡然有些执拗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看看薛医生,让他给你说明一下情况,道个歉,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吧。受害不仅有你,还有我呢?我们两个的情况,都很相似,这也是他身不由己的情况下,不受自己行为控制的事情。你见了他本人,就会明白的……”李美玉苦口婆心的给薛从良开脱。

    “好吧,反正,他也没有碰到我什么,只不过看到了我……”张怡然说到这里,无法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就当你当时穿了件三点式泳装,看到你的肚子,就看到了呗,反正你长得这么好看,看看又怎么了?”李美玉这么一说,竟然让张怡然的心情,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小玉姐,你说我长得好看吗?”张怡然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当然好看了,可以说,你是我们薛庄,最漂亮的姑娘了,不说别的,就说你的脸蛋,都无人能比哦。”李美玉顺水推舟,赞了赞张怡然。

    李美玉也明白,正是张怡然那天使般的脸孔,引来了黑石怪,才导致薛从良遭此大难。可是,这样的话,她没有说出口。小女孩子,知道什么,只要夸赞她长得好看,她就立刻高兴得找不到北了。

    果然,在李美玉的夸赞之下,张怡然的心情,很快好了起来,跟着李美玉去见薛从良。

    薛从良戴着口罩,坐在床上。同时,双手还握着仅剩下的一点小脸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你又没有开始工作,怎么还戴着口罩呢?”李美玉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薛大哥没脸再见人了,这次,算是把老薛家的人,丢尽了。”薛从良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扑哧”一声,张怡然竟然笑了起来,虽然她对薛从良还有几分愤怒,但是,却被薛从良的口罩上的大嘴巴图案,逗笑了。薛从良特意选择了一个,印有大嘴巴图案的口罩,看上去非常的滑稽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何必呢?听小玉姐说,你也是身不由已嘛,何况,你为了战胜黑石怪,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,我们可以理解。”张怡然小小年纪,但是说起话来,还是有点靠谱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们都原谅我了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问你,你都看到我什么了?”张怡然又开始较真了,这女人就是这样,心绪不定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我什么都没看见,我当时是处于半昏迷状态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薛从良立刻开始装模糊。但是,他的脑海中,分明浮现出张怡然当时的样子,她一件一件的脱掉衣服,露出了里边的内衣,简直让薛从良垂涎三尺。可是,嘴里却不能这样说啊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什么都没看到?”张怡然问道,当然,她的脑海中也在重现当时的情景,这是她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脱衣服。其实,她倒是想听到,薛从良夸赞他的身材,是多么苗条。

    “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……”薛从良有些犹豫地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怡然,薛医生肯定不会记得了,我是亲眼看到他,是在打败了黑石怪之后,才醒来的。”李美玉继续肯定了薛从良的说法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张怡然有些失望了。其实,以薛从良的才学和相貌,张怡然对薛从良倒是有几分好感,即使薛从良的看到了自己的**,也是让张怡然颇感幸福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哎,算了吧,女人心,海底针,薛从良还是咬定一句话,死活没有看到,把复杂的事情,化繁为简,不是更加省心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