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79章 非凡快感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床上游戏开始之后,孔圣人很快来了劲了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妇人,脱掉更多的衣服,孔圣人不在乎这几沓钱了。他啪啪啪地从背包里,掏出来四五沓钱,甩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脱!”孔圣人这次,终于男人了一次。那种动作,简直太帅了,帅呆了。就连外边的拐子薛,都看得目瞪口呆,孔圣人终于为男人们,挣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嘛,老公,慢慢来嘛。”只听得这妇人一声呢喃,让拐子薛的魂儿,都快掉了下来,鸡皮疙瘩更是掉了一地。这声音,真够撩人的,只要是个男人,听了之后,绝对会像是软面条一样,柔柔软软地老实下来,尽听这妇人调遣了。

    这妇人继续在慢条斯理地脱着衣服。在脱去上身的衣服之前,她不忘记,把孔圣人甩出来的钱,首先收拾到自己的包里。

    等又重新回到床上,孔圣人已经迫不及待了。这妇人开始脱去自己的上衣的时候,孔圣人已经忙着帮助她脱了。

    很快,里边衣服,也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妇人虽然上了年纪,但是,雪白的肌肤,保养得相当好,如同少女的肌肤一样白嫩。孔圣人像是个饥饿的人,扑在面包上,如饥似渴地对着那两颗红枣,就是一阵吮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!哦”这妇人的声音,依然这么**,让拐子薛都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床上的两个人,早已经脱得干干净净,两个身体,像是被强力胶粘在了一起一样,不论多大的力气,都是无法分开的。

    不出三分钟,这妇人,就已经闭上了眼睛,美美地享受着男人带来的温存。

    这孔圣人虽然是人生中的第一次,但是,本领还不小呢,竟然很快摆平了这么难伺候妇人。看来,这女人啊,就像是一匹马,不论多么难以驯服,只要你骑在了它的身上,它很快就会顺从下来。

    同理可证,女人只要被男人脱光了衣服,上了床,不论多么难以对付,都会变得顺从,变得温柔起来。

    旁光者清,当局者迷,这是拐子薛在窗户外边的感悟。

    房间里开始传来急促的喘息声,妇人一阵阵娇嗔,一阵阵呻吟。

    拐子薛没有敢继续看下去,否则,他怕自己会受不了的,因为听到这样的声音,他自己的身体,都开始变得麻酥酥的,身上的肌肉,都激动得有点发抖,如果在看看这样的场面,只能回去自行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声音,持续了很久。两个人把那张床,折磨得吱吱呀呀,咯咯吱吱。床的寿命,决定于床上的人年轻程度,有很多床,它们退休的很早,因为上面睡的都是年轻人,尤其是一对年轻情侣或夫妻。床不是被睡坏的,你想啊,每天睡一次,木头做床,怎么会坏掉呢?关键是,这床是摇坏的,两个人,在上面摇啊摇,像是弹钢琴,一会儿缓和,一会儿激越,那床,就随着这两个人的节奏,吱吱呀呀地发出有节奏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来,孔圣人睡了一辈子木床,在不久的将来,也快要退休了。

    拐子薛想到这里,不觉笑了起来。拐子薛喜欢琢磨这人生的事情,发现,很多事情,如果自己琢磨的话,还真是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屋里的两个人,持续了几乎半个小时。当里边的动静,消失了之后,拐子薛又重新站起来看。

    不会吧,刚才还清澈的窗户上,现在竟然蒙上了一层轻雾。

    两台人体机器,刚才大功率运行了一会儿,竟然喷出来这么多的水分?拐子薛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啊,真舒服啊,女人,美女,暖和,倍软,得劲。”这是孔圣人的声音,看来,一番享受之后,他已经心满意足,像是吃饱了之后,美美地躺在了床上,发出一串感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讨厌,刚才你都快顶死我了,没想到,你这死老头子,还是这么有劲。”这妇人有些撒娇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里边的情形,但是从声音听来,感觉这妇人,在一番**之后,忽然年轻了许多,声音听起来,也柔美无比。真是奇迹呀。

    人家都说,女人年轻的法宝,是需要和谐美好的家庭,其实,说白了,是需要和谐美好的夫妻生活了。再见到一些老女人,但是却满面红光,拐子薛就理解她为什么这样了,原来是床上生活和谐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拐子薛觉得孔圣人的事,办得差不多了,就偷偷跑到大门口,在大门口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两声咳嗽,对房间里的两个人来说,可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孔圣人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我呀!”拐子薛在外边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门不是锁上到了吗?怎么还会有人来呢?”这妇人在房间里,有些唠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拐子了,我听这声音,就知道是他,他烧成灰,我都认得出来他。”孔圣人给这妇人说道,“赶紧,穿衣服,别让这家伙看到了,他的嘴,可快了,到外边一说起来,我可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拐子薛听到孔圣人的话,忍不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被看到,早看得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刚才孔圣人太过投入了,对于外边的一切,丝毫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门开了之后,拐子薛不忘恭喜孔圣人:“孔老弟,恭喜你啊,生活幸福啊,有这么漂亮的弟妹,陪伴在左右,生活可谓是圆满了,财色两全,我们村里,你已经提前过上大康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拐子薛拐弯抹角的挖苦孔圣人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得了吧,你来这有什么事,赶紧说。”孔圣人最烦拐子薛挖苦他。

    “良子啊,良子终于醒过来了。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拐子薛这么一说,立刻牵动了孔圣人的神经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真醒过来了?”孔圣人立刻返回房间,披上一件衣服,跟着拐子薛就朝薛从良的诊所走去,“媳妇,帮我看着点门啊!”

    孔圣人走的时候,不忘给媳妇一声道别。不过,这次,他没有背自己的背包,这可是一次巨大的冒险啊,不知道,这次回来,这媳妇和这背包,还会不会在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,孔圣人去去就回,就算是赌上一把吧。反正,只要自己的赚钱本领在,只要桃木剑还在,孔圣人就不担心。长在身上的本领,是偷不走的。

    孔圣人心急火燎的朝薛从良的诊所赶去。

    “你走那么快干嘛?薛从良他又不会消失,你急什么呀!”经过拐子薛这么一提醒,孔圣人突然醒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啊,我急什么,老毛病了,干什么事都是心急火燎的……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床上的事,可不能急呀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拐子薛旁敲侧击地说到。

    “你?你激我,你偷看了是不是?”孔圣人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偷看你什么?我可是刚刚来到你家,你就出来了。”拐子薛装作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哎,这女人啊,说白了都是为了钱。”孔圣人有些感慨地说道,“你也赶紧找一个试试吧,玩女人,真是爽死了,作为一个男人,这辈子,没个女人扶持你,伺候你,满足你,真是一件最大的遗憾。这比你挣不到钱,都遗憾呢。”

    孔圣人也开始大谈自己对女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吆喝,这才体验了一次,就开始发动我也找女人了?说说吧,说说你在床上的感受,咱哥俩,谁跟谁呀,看看你能不能说动我。”

    拐子薛倒是想听听,孔圣人对女人有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两个人,一边说一边笑,互相挖苦,互相分享着他们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那种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