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82章 上吊觅死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什么?我妈怎么了?不会吧?”李美玉正在上班,突然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李美玉的声音很大,她惊讶的声音,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,都纷纷侧目,想从李美玉的脸上,读出一点信息来。

    李美玉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脸,突然就紧张起来:“大叔,不好意思,我有点重要的事要办,一会儿让薛医生给你抓药啊。”她放下手里的药方,边说边走,恨不得立刻就走出这个长长的柜台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薛大哥,我得赶紧回去一趟,我家里出事了!”李美玉说着说着,眼泪就哗哗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小玉?怎么了?”薛从良正要追问下去,李美玉已经擦着眼泪,走到外边,“骑车慢点,小心点啊!”

    李美玉早已经骑上门口的电动车,钥匙一插,油门一扭,一溜烟似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了这是?”薛从良追到门口,奇怪地看着李美玉匆匆忙忙的身影,满脸疑惑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“刚才接了个电话,很快就匆匆忙忙地走了,可能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,好像是她妈怎么了?”门口一位患者,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妈妈怎么了?”薛从良重复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,什么都没说,哭着走了。”又一个人接了薛从良的话。

    “唉,算了,下一位!”薛从良继续开始诊断,门口等候的人,还多着呢!耽误不得。

    李美玉一个人,骑着车,眼泪哗哗的流着,就像是下雨天,房檐流下来的水一样,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原来,李美玉刚才接到老爸打来的电话,老爸焦急地说:“小玉,你快回来,你妈上吊了!”

    上吊了?!

    这句话,像是晴天霹雳,一下子,就把李美玉给雷倒了。女孩子的心,本来就脆弱,一遇到这样的事情,更是心中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,哇的一下,就出来了,没时间和任何人,说任何一句话,放下手中的活儿。疯了似的向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李美玉的家里,就矛盾重重。为什么?还不是为了李美玉的工作问题。

    李美玉坚持要在薛从良的诊所,继续工作,而李美玉的老妈和老爸,却坚持让李美玉到城里的公办医院上班。

    双方都坚持自己的意见,互不相让,为了这个问题,李美玉已经和老妈,吵了好几次架了。本来李美玉和老妈的关系,就一般,经过这么一闹,和老妈的矛盾,更是火上浇油了。

    也许,正是由于这样的问题,李美玉的老妈,就想不开了,准备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现在,李美玉的老妈,到底是死是活,还是为止。

    李美玉风驰电掣,把电动车开得像飞了一样,把路上一群母鸡,都吓得咯咯咯地飞到半空中。原来,需要半个的小时的路程,李美玉花了十五分钟,就跑到了村里。

    还没到家里,李美玉就远远地看到,家门口聚集了一堆的人,周围的邻居,大叔大婶,老爷老奶,都挤在大门口,一个个都是焦急不堪。

    “妈呀——”李美玉刚到门口,就失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门口的人们,也被她吓了一跳,纷纷扭过头来,一看,是李美玉回来了,都让出一条道来,像是举行欢迎仪式一样,让李美玉走进院子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,只听得哭声一片,闹声一片。

    李美玉的腿,瞬间就软了下来,差点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多亏后面有人及时搀扶,李美玉才没有跌倒。

    在院子里的枣树上,一根拇指粗细的麻绳,围成一个圈,吊在树杈上,在人群上空,随风轻轻摆动。给人一种恐惧之感。

    在麻绳的下边,挤满了人,人声嘈杂,还有哭声夹杂其中。

    “想开点吧,为啥要寻死啊,再想不开,也不能去死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怎么这么不听话啊,回头我好好教训他!”

    “保重身体啊,你还没享到闺女的福呢?千万想开点!”

    从众人的议论声中,李美玉忽然听到了这样的话,这几句话,李美玉突然平静了下来,如果这样说的话,老妈应该还没死。

    没死,确实没死。

    李美玉拨开人群,看到老妈正一把鼻涕一把泪,瘫坐在地上,头发散乱,眼泪早已经把眼眶泡的通红,衣衫不整,像是一个疯子似的,呜呜地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尤其是老妈脖子上一道红印子,让李美玉的心,咯噔一下子,看来,老妈是来真的了。

    “妈呀,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?”李美玉看到此情此景,禁不住又一次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也没有办法,这样的母女两人,让所有人都束手无措。

    “小玉呀,你不听妈的话,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?”李美玉的老妈,一边哭,一边说,“为了给你找工作,老妈花了多少钱,你知道吗?老妈为了给你找工作,已经把最值钱的嫁妆,都卖掉了,家里去年的麦子,也都卖完了。你却死活不去上班,你可让我怎么活呀?”

    李美玉一听,哭得更厉害了,没想到,老妈为了自己的将来,付出了自己的一切,是所有的一切,而自己,却为了自己的小脾气,而搞得老妈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周围人听了之后,也都纷纷抹眼泪。农村人,不容易啊,为了能够到城里,谋到一份好工作,都是举全家之力,甚至倾家荡产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这么逼我,我只是想要一点自己的自由。”李美玉这句话,甚至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妈为了供你上大学,把家里的东西都卖了,你如果还在这鬼不下蛋的地方,挣不到钱,你让老妈怎么活,你让老妈的脸往哪放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玉,你就听你妈一次吧,你妈把你从小养大,不容易呀,何况,给你找的工作,是多好工作啊,别人想去还去不了呢?”门口的几位大婶,也都在劝说李美玉。

    李美玉彻底没辙了:“你们比说了,让我静一静好吗?让我好好想想。”李美玉放下老妈,拨开人群,泪流满面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她房间的门,咚的一声关上,众人都叹了口气:“哎,现在这些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李美玉躲进房间之后,她老妈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都散了吧,我哪里想死呀,这不都是没办法吗?为了给她找工作,我可是竭尽全力了。”李美玉的老妈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有些疲惫地坐在了一张椅子上。

    脖子上红痕,是涂上的口红,手一抹,就脱落了。

    这出戏,是李美玉的老妈,自导自演的,为了让李美玉去工作,她可谓是费尽心机。

    众人看李美玉的老妈,情绪稳定了下来,李美玉也回来了,其他问题,就让她们母女二人解决吧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散去之后,院子里空落了许多,李美玉的老爸,找了把镰刀,把吊在枣树上的麻绳,割断。那麻绳,重重地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李美玉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用被子捂着头,一头长发,散落在后背上,身体起起伏伏,抽泣不止。

    她的心,也矛盾。

    这边是她喜欢的人,薛从良,而另一边是最亲爱的人,老妈。如果听到了老妈的话,就要离开薛从良,就要再见到薛从良,就不容易了。可是,如果不去的话,老妈这边如何交差,这可是拿着老妈的生命开玩笑啊,如果老妈在没人的时候,又上吊了,那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李美玉前后思量,发现这件事,已经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。老妈几乎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的余地。

    唉,李美玉一个女孩子,能有多大的能耐呢?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这时候,李美玉的电话,突然响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