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83章 吃拿卡要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喂,小玉,你怎么了?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打来电话的,是薛从良,刚才李美玉离开的时候,薛从良正在忙碌,这会儿,刚闲暇下来,就给李美玉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本来,李美玉是不想接这个电话的,可是,薛从良一连打了三次,吵人的手机铃声,让李美玉更加的烦躁。

    “哎,我妈寻死觅活的,我……我大概要离开薛庄了。”李美玉擦了擦眼泪,止住哭泣,平下心来,给薛从良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离开薛庄了?”薛从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为什么呀?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家里人给我在市里的医院,给找了份工作,本来我是不想去的,可是,也没有办法呀,我不去,我妈就要寻死,我现在也没有办法。”李美玉很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你家里人怎么这样?总不能逼迫着你去吧,你好好和他们沟通一下,看是不是还有回旋的余地,任何事情,都是沟通出来的嘛。”薛从良耐心地劝导,让李美玉的心,稍微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哪里还有什么沟通余地呀,已经为这件事,吵了一周了,我死活不愿意去,于是我妈今天就不活了。说我给他丢了人。哎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”李美玉的解释,让薛从良也很无语。遇到这样的事情,协调能力再好的人,也会无语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你明天还来吗?我们明天再继续聊吧。”薛从良只好想着,明天还能够面谈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先这样吧,明天见。”李美玉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放下电话,心中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听说,李美玉要离开,这么突然,而且,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李美玉的这个消息,让薛从良无比的失落。就像是心中有四面墙,这时候突然被扒掉了两扇一样。也像一座桥,本来有两个桥墩,现在突然要撤走一个桥墩一样,薛从良只觉得,自己的身体,有些摇晃。

    薛从良头晕眼花,他找了一个凳子,坐了下来。或许是自己身体,没有彻底恢复的缘故,也或许是,李美玉的消息,让他的心情,一下子跌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这半年以来,李美玉的身影,开始像是放电影似的,出现在薛从良的脑海中。在薛从良生活的方方面面,总是离不开李美玉的身影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在二婶家,发生那件尴尬事情之后,薛从良和李美玉,就结下不懈之缘。本来,薛从良想着,等挣到了足够的钱,准备向李美玉表白呢,可是,到现在也没有机会去表白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上天给人的机会是有限的,就像女人身体里的卵子,是有限的一样,如果不珍惜,每浪费掉一个卵子,就失去了一个生育的机会。薛从良不知道已经浪费了多少“卵子”,才导致现在和李美玉,还是没有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薛从良懊悔不已。可是,这有什么办法呢?机会失去了,就不会再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,薛从良多少也有了点钱了,虽然自己藏在房间里的翡翠金子,还一部分没有出手,但是,这足以说明,薛从良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给自己下了个决定,准备第二天的时候,要给李美玉表白,他不想再失去这个机会了。这有些仓促,但是,总比窝在心中不说,要好得多。起码,让李美玉知道,自己是如此的喜欢她,只是没有以前没有表达而已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薛从良已经把自己翡翠金子,出手了一部分,换得了不菲的资金。起码有十多万元了。有了这些钱,薛从良的腰杆,直了起来,说话的声音,也强了许多。这好像是吃了一剂补药,立刻就让疲软不堪的男人大展雄风了。

    在村子里,十万元户,已经是比较富有的人了。但是,薛从良没有闲下来,他前段时间,已经给村支书薛汉中说好了。准备在伏龙山半山腰,开辟出一片空地来,准备建立一所养生疗养院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,现在已经开始实施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工作,薛从良把一期工程,已经交给了一个包工头,由他全权负责。现在,工程已经开工,伏龙山半山腰,已经被开出了的一片空地来。

    这个动静,很大,引起了周围人们的注意。同时,也引起了省报记者水中文的注意。这省报记者,不论是真是假,说起来级别也要比村官高了不少,何况,他的手里,还掌握着宣传权,好事报道出去,就成了天大的好事,坏事报道出去,也就成了天大的坏事。

    这水中文,自从来了村委大院之后,不仅大吃大喝,还耀武扬威,这给薛汉中带来了很大的困惑。首先无法确认这人的真实身份,另外,这人在这里,每天消耗一二百元,但是,能为村里,干点什么,薛汉中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正当薛汉中疑惑的时候,忽然接到了水中文的电话:“喂,薛支书啊,来了这么多多天,也该到山上去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领导终于要上山了,我们的山上啊,保准让你大饱眼福,大开眼界。当然了,希望领导也多多给我们指点指点,给我们某一条发展的路子呀。”薛汉中说到底,其实也是为了村里的发展问题。

    “薛支书,说指点,就客气了,我只是上山上参观参观,回去给你们宣传宣传。到时候,你们村庄,成了名,可千万不能忘记我呀。”水中文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敢忘记你呢?你可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呢!”薛汉中客气地说到。

    到底是不是大恩人,还需要水中文的进一步表现。

    在薛汉中的带领下,水中文和他的助理,一起上了伏龙山。他的助理,带着相机,咔咔地拍来拍去,好像要把伏龙山的每一处景色,都装进相机之中。拍摄的时候,有游客伸着胜利的手势,在镜头前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“水记者,这边的路是上山的路,我们朝这边走。”薛汉中指引着水中文朝山上走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想走走这条路,我们不急着上山。”水中文在半山腰的时候,忽然发现了什么,本来是要上山的,但是,却沿着山腰上的路,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上不了山的……”薛汉中有些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水中文要走的这条小路,是通向半山腰的一个工地,这工地,正是薛从良刚刚动工的地方,场地比较凌乱,怎么好意思让这位大记者去看呢?

    可是,这水中文很是奇怪,偏偏想要到这里去看看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经过山腰上的那条小路,来到薛从良疗养院的工地上,只见,一二十个工人,正在低头忙碌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都拍下来。”水中文给身边的助理说道。这助理像是得到了命令一样,又是一阵咔咔的声音,把这里的一切,都给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里乱七八糟的,就不要拍了吧。”薛汉中也觉得,拍下这样的场面,有些不妥,但是,究竟有什么不妥,他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薛支书啊,知道我为什么要山上吗?这就是我要上山的原因,现在,国家三令五申,不允许在原始山体上,滥挖滥建,这可是违反国家规定的。现在,这些事实摆在这里,回去我会写一个报告,把这里的图片和文字内容,一份交给报社,另一份交给你们的相关领导……”水中文说道。

    薛汉中不是笨人,他这一听,就发现,出了问题,原来,这记者不是来干正事的,而是来找茬的:“这个……这个,水记者呀,我们这里发展落后,消息鼻塞,您这么一指导啊,我们了解了国家的规定,我今天去找承包方,你看怎样,给我们一个改正的机会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