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84章 真假记者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“改正的机会,也不是没有。这些东西,如果发到上边,那你们的损失,可不是一万两万的事了,那可是要丢饭碗,受处分的事情问题了。”水中文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。

    薛汉中心中一紧,没想到,就这件事,居然让这人给抓住把柄了。他奶奶地,今年怎么这么倒霉呢?我当了二十年村支书了,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记者,这世道啊,真是为了钱,不择手段啊。

    “水记者!”薛汉中这样称呼省报记者水中文,但是,突然又觉得不妥,可是,也没有别的称呼啊,“水记者,我们这里啊,贫穷落后,还是第一次来了像您这样的领导,有照顾不周的地方,你千万要多多包涵呢!”

    薛汉中一味地道歉,这水中文依然面不改色,看来,这人干这种勾当,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:“包涵,包涵,我当然包涵了。可是,你们这是大事呀,是违反国家规定的大事,这事情,国家三令五申,要坚决杜绝,坚决反对,你们这是撞在枪口上了,上边一旦知道,谁都救不了你啊!”

    水中文的话,让薛汉中的额头上,浸出了一层细汗。他不知道,这人说的话,到底是真是假,但是,听这人的口气,好像挺严重的。

    “水记者呀,这事我们还有一定的余地吧,你这几天,多在这里呆几天,给我们指导指导,我呢,把您说的这件事,给好好办妥了,保证让您满意,你看怎样?”薛汉中像个孙子似的,求爷爷告奶奶,试图稳住水文中,自己再想想办法,找找人,看看这件事,该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薛汉中从伏龙山上回来,安排好水中文的食宿之后,就赶紧去找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良子啊,我们出大事了。”薛汉中像是一个孩子似的,失去了主心骨,到薛从良这里,就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薛从良正沉浸在李美玉的问题上,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,就被薛汉中给吓了一跳:“薛书记,怎么了?大呼小叫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薛汉中激动地把在伏龙山上,发生的事情,详详细细地告诉了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竟然会有这种事情?”薛从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没想到,自从伏龙山成名之后,真是各路牛鬼蛇神都来凑热闹了,试图从中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呀,我就是经历者,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所以,才赶紧来找你了,你看,这工程是你的,现在,人家是省报记者,抓住咱们的把柄了,如果,这事被捅上去,别说我这工作丢掉事小,重要的是,我要背上一个违反国家规定的坏名声啊,我这二十多年,算是白干了。”薛汉中情绪有些激动,说起话来,如同竹筐里倒黄豆,呼呼啦啦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薛支书,你别紧张,这事啊,我听出来了,他这是在威胁我们呢!你觉得呢?绝对是一种威胁呀!”薛从良听薛汉中这么一说,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二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当然知道这是威胁,可是人家是省报的记者,是大领导啊,级别比我们的高多了,可是,现在,把柄在人家手里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我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呀。”薛汉中说到这里,脸上的表情,异常的难受,满脸的无奈和委屈。

    “薛支书,淡定,淡定。我们来分析分析这件事,你看啊,首先,我们在山上开发项目,是否违反国家规定呢?这件事,我们也没有见到红头文件,没办法给这件事定性啊。国家不允许在自然保护区,乱砍乱伐,这是有明文规定的,但是,我们这里是穷乡僻壤,鬼不下蛋的地方,何况,这山不开发,如何让人类利用呢?你说呢?这明显不符合我们当地的实际情况吗?开发也是一种保护啊。”薛从良把这件事,分析的头头是道,也确实说中了薛汉中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良子,有道理啊,他不让我们开发,就是在阻挡我们进步的步伐呀,我怎么没想到啊呢?”薛汉中摸着自己没几根头发的脑袋,若有所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薛支书,你别紧张,这种人,我以前在城里混,多少也见过,他们说是记者,其实,也就是拉业务的,为了挣钱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你一定要稳住,千万不能被这种人,给激住了。”薛从良认真地给薛汉中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种人,真是来要钱的,我们怎么办呢?”薛汉中还是在钱的问题发愁,“几天前,这水记者来的时候,我们村里,为了接待他,我发动了村里的干部,捐了一千多元钱,先顶着,可是,现在又发生这种事情,我看,如果不给他钱,怕是送不走他呀?”

    薛从良略一沉思,说道:“先这样,你看怎样?你先和他协商一下,看看他到底想要怎么处理这件事。胃口到底有多大,如果是千把块钱,我们就满足他,如果是狮子大开口,成千上万的要,我们再想办法。”薛从良只能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,商量了一番,薛汉中唉声叹气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事搞的,工程刚没有开始,就遇到这种事情,他娘地,就没有一件顺当的事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忙什么呢?”正当薛从良为这些事情烦心的时候,杜海洋出现在诊所里。

    “杜记者,你好啊,稿子都写好了吧,休息休息。”薛从良关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写了一部分了,出来透透气。你们这里的空气,真是新鲜啊!”杜海洋伸了伸懒腰,纤美的身体,吸引了薛从良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刚才,看到你和薛支书,愁眉苦脸的样子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?”杜海洋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件事啊,真是,我都没法说了。”薛从良挠了挠头,“实话告诉你啊,这几天,省里的报纸,也来了一位记者,正在村委大院里呢!”

    “啊?!省里也来了记者了吗?”杜海洋惊叹地问道,“消息这么灵通,你们伏龙山真的要成名了呀!”杜海洋半开玩笑地说。

    “成什么名啊,薛支书都快被这事,给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他不是来参加报道的吗?你们山村发展这么快,肯定要好好报道一番啊!”杜海洋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说是来报道的,可是,他上了一趟伏龙山,看到了我在上面搞的那个工程,说是违反了国家规定,并且扬言,要把这件事给报告给上级,这样一来,我们村的薛支书,饭碗不保了,工作不保了,还要背上违反纪律的污名。唉——”薛从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你们确定他是省报的记者吗?”杜海洋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村支书都说,那是省报的记者,那还有假吗?”薛从良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依我看,这人的身份,都值得怀疑,现在,我们这行,上级查得很严,到下边采访,一旦出现吃拿卡要的现象,轻则受处分,重则移送司法机关!”杜海洋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你们这里边,也要求这么严?”薛从良忽然看到了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了,如果纪律都执行不下去,那肯定是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的,不过,这中间,也有一些害群之马,专门下来,开着车,危害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把他举报给他们单位?”薛从良想了想说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们要做的,是核对这人的身份。”杜海洋比较懂得这样道道,“如果查明,这人是冒牌货,那他就不攻自破了……这人是哪个单位的?叫什么名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