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85章 身份暗战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杜海洋毕竟是专业出身,她的话,立刻让薛从良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啊,现在骗人的事情,太多了,从过去一段时间,有人来骗五行神器,再到现在,又来骗钱骗色,薛从良经历了太多的骗局。没想到,现在竟然骗到了薛庄全体百姓的头上,真是胆大包天啊。

    且慢,让我们和薛从良一起去核实这水中文的身份。

    薛从良在水中文的陪同下,两个人,首先来到了薛汉中的家里。

    薛汉中正在家中抽烟,坐在家门口,痴痴呆呆,一个劲的抽烟,简直比得了绝症,还要绝望。人家都说,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现在,薛汉中就是这样,被难为得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这就是老实人的悲哀。有时候,老实人能够成功,有时候,老实人总是失败。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本质,白天一半,黑夜一半,好一半,坏一半。好人遇到了坏人,当然要好人遭殃,而坏人遇到了好人,当然也要坏人遭殃了。

    算了,薛从良最烦这些大道理了,不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薛支书,告诉你个好消息。”薛从良一到薛汉中的家中,就把这个消息,给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消息?什么好消息?省报记者不追究这件事了?”薛汉中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立刻来了劲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追究这件事,而是我们要追究他的事了。”薛从良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追求他的事?咦,人家是省报的记者,我们还能追究他的在责任?良子,你还小,不懂得这官场上的事,算了,我还是把我这根烟抽完吧。”说完,薛汉中又开始继续抽烟。

    “别急,听我说完嘛,你看,现在谁来了?”薛从良把杜海洋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杜海洋毕竟也是市里的人,日报社的记者。

    “杜记者,你怎么也来了,准备报道一下这件事吗?我给你说啊,千万别报这件事,丢人呢,说不得呀。”薛汉中一看,省里的,市里的记者,都要报道自己违规开发荒山的事情,心中异常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,不,薛支书,你误会了。我这次来,是来帮你们的。薛从良的说得对,记者也有真假之分,就西游记上的孙悟空一样,也有假扮孙悟空,出来害唐僧的。所以,我们要把这个假悟空,给揪出来,让他原形毕露,看他还敢再害人。”杜海洋这么一说,薛支书觉得有门。

    他按灭了烟头,眼睛里突然冒出了光来:“杜记者,你说的,可是真的吗?真的有假记者?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我这次来,就是利用我们内部的系统,来验明一下,这个人的身份。”杜海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我们乡巴佬,没有什么学问,有了你的帮助,我的胆子,就大了许多。”薛支书也有薛支书的难处,身为一方父母官,一村之长,现在也有遇到卡壳的时候,毕竟,时代变了,老年人有些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,一同前往村委大院。现在的村委大院,自从盖好了之后,基本上没有人在里边办公,所以,也是常年闲置。看上去十分气派,但是,也就是空空一个院子而已。省报记者水中文和他的助理,在这里过得很是的潇洒,这么大的院子,正好可以出来施展一下拳脚。

    两个人把大铁栅门一关,开始在里边跑步,还有打打乒乓球,羽毛球,篮球之类的。生活可谓惬意。就等着这里的负责人——薛汉中来送钱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某些记者的生活。不解民忧,不深入了解民情,找个地方像大爷一样一坐,开始吹毛求疵,寻找生财之道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叫一个老鼠坏锅汤,大部分的记者还是好的,就像杜海洋,一心为了自己的事业,天天忙碌在第一线,把伏龙山的新鲜事,把薛从良的新鲜事,都写得绘声绘色,让人一看,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晃啷,晃啷!”有人摇动大铁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水中文做了个手势,停下了运动,擦了擦头上的汗,捏手捏脚地看了看大门,试图看看外面是谁来了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是我呀,我是薛汉中。”薛汉中在外面说道。本来,他是拿着这大门的钥匙的,但是,这两个人在里边把大门锁上了,薛汉中也无法直接把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吱的一声,大门开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杜海洋,也跟着从后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水记者好啊,我来看看你们,中午的饭,吃的怎么样了,顺便来和你聊聊天。”薛汉中有些唯唯诺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,这个,我们吃得挺好的,多谢你们送来的四菜一汤啊,这里的生活,还是不错的。”看来,水中文对于薛汉中送来的午饭,相当的满意。

    “哦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山上工程的老板,薛从良。这位是一直在我们伏龙山蹲点采访的市里日报社的记者,杜海洋杜记者。你们是同行,呵呵。”薛汉中给水中文一一作了介绍。

    当介绍到杜海洋的时候,水中文的表情,略有惊讶,但是,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,没想到,在这里,竟然遇到到了自己的同行。但是,这水中文的年龄,明显比杜海洋大了很多,同时,他又是一个男人,显然,对杜记者没有任何忌讳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们到屋里坐。”水中文反而像是主人一样,把三个人,让进了房间。他顺便给自己的助理,使了个眼色,让他把摄像机搬过来,这件事要全程录像。

    当四个人在客厅里坐定的时候,摄像机也架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薛汉中没有见过这个阵势,尤其是面对摄像机,他有些本能的恐慌:“你们这是,……要,要现场直播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叫全程录像,就是把我们说话的全过程,都录下来,到时候,领导来检查我的工作的时候,我也好交差呀,否则,有人说我在下边吃拿卡要,我有理也说不清了。”这水记者话中有话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着这摄像机,黑乎乎的镜头,对着自己,心中也是发憷。没想到,这水中文竟然会出这招,这让他的真实身份,更是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但是,杜海洋是见过世面的人,不就是录像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,录了之后,有没有用,还是个问题,有没有人看,照样是个问题。没有用,又没有人看,最后不还是删了了事。所以,杜海洋对这件事,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水记者,伏龙山的事情,我已经基本了解了一些情况,这段时间以来,我一直驻扎在这里,多少了解一些情况,我们是同行,我首先表示欢迎啊。”杜海洋首先还是表示一下礼节上的欢迎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我们都是同行,何必客气呢的,都是同行……哦,我们互相协助才对呀。”水中文装模做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呢,现在我们这个的系统里,还是有些乱,这是我的证件,请你过目一下,您的证件,也能否出示一下呢?”杜海洋把自己的记者证,翻开之后,递给了水中文。杜海洋的意思是,把水中文的证件,也拿出来,她准备通过查看记者证的方式,来验明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你确实是市里的记者,久仰久仰,这是我的名片,认识一下。”没想到,这水中文竟然掏出的是一张名片。名片上写的是,某某省报,首席记者。

    虽然看着名头不小,但是,毕竟是张名片,说明不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薛从良看着这两人的暗战,想从中看出些门道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