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86章 连环陷阱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ps:亲们,求订阅,求月票哦!砸,狠狠砸过来!

    “水记者,这个仅是您的名片,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呀!”杜海洋有些不满意地说。本来,是记者,就要亮明自己的证件,这水中文这样遮遮掩掩,让杜海洋对他怀疑,越来越重了。

    水中文看了看杜海洋,没有说什么。只是默默地点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薛汉中急忙走上前去,打开自己的打火机,给水中文点上烟。

    “这个,杜记者呀,我可是认识你的顶头上司,赵副社长。赵副社长我们前几天还通过电话,说,他们这段时间,派了一名记者和一名实习生,到伏龙山采访,还让我多多关照你们一下呢!”水中文幽幽地说,说完后,抬起眼睛,看了看杜海洋的眼神。

    杜海洋一听,心中一震,确实,报社确实有一个赵副社长,而这个人,也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。这人,到底什么来历,怎么对自己的顶头上司,都这么了解?

    这下,杜海洋就需要谨慎了,没想到,在这里竟然遇到了高人。

    高人?是高人吗?杜海洋心中犯嘀咕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们赵副社长啊,哈哈,那我们可是就是老朋友了……”杜海洋脑子一转,顿时心生一计,如果他认识赵副社长,那肯定对赵副社长的人,有所了解,哪怕了解的只是一点点,也能对他的身份进行核实。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你们的赵副社长。可是个不错的领导啊,对我们这些系统上层的人。关系都很好。”水中文平静地说,从他的表情中。杜海洋看不出任何的信息,可以看出,这水中文城府极深,深得让杜海洋,都觉得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们赵副社长人真的不错,上次,我们还特意到他家做客,他老婆啊。特别热心,你和赵副社长,是好朋友,千万别忘记,到他家做客,一定要尝尝他老婆做的菜,那味道,真是绝美呀。”杜海洋说。

    这句话,让水中文皱起了眉头。这是杜海洋挖出来的一个陷阱啊,稍不留神,就会掉进去。

    薛从良疑惑地看着杜海洋,他不明白。这两个人,怎么突然扯到了老婆做饭这上面来了。难道,这水中文。真的是省报的记者吗?这下可就惨了,自己这次。无论如何都逃不了了。

    从这句话里,杜海洋挖了两个坑。第一个坑,就是这赵副社长,到底是男是女?如果水中文是瞎说的,胡编乱造的,肯定不会知道这赵副社长的性别,更不知道赵副社长是否结婚。第二个坑,就是赵副社长即使结婚了,他老婆做菜是否好吃,也不一定啊,如果不是他的朋友,谁会知道赵副社长的老婆,做菜好吃呢?

    杜海洋就抛出这两个问题,看看这水中文怎么接招。

    “哦,这个,我们不谈这个问题的,还是先来聊聊伏龙山的问题吧。”水中文试图岔开这个话题,直接把话题导向伏龙山问题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们赵副社长,特意交代我们,如果遇到同行,一定要问候一番,但是,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,他提到过省报有姓水的同行呢?”杜海洋继续威逼水中文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提到过吗?也许是我们单位人多,他记不清楚了吧,像这种领导,大多都是很忘事的……改天我找他喝酒,要好好说说这件事。”水中文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,水中文说到了这点之后,立刻就觉得十分不妥,他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言多必失呀。

    杜海洋这么一激他,他反而开始争辩了,开始为自己辩解,也就是这么一狡辩,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。被杜海洋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其实,杜海洋单位的赵副社长,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,实干派,能力也是相当的强。杜海洋从来没有听说过,赵副社长有朋友是姓水的,何况,赵副社长的朋友,大多数为女性朋友,男性朋友很少,至多也就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,何况,赵副社长从来不喝酒。

    所以,刚才,水中文处于职业习惯,把喝酒当成一种业余爱好,一说事,就要喝酒,而且,还要找赵副社长喝酒,来说明这件事,显然暴露了两个方面的问题,一是把赵副社长当成了男人,这是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,是把赵副社长的爱好,张冠李戴,显然没有戴对地方。

    可见,这水中文口口声声说什么省报记者,完全是个骗局。

    但是,这戏还得演下去,抓人抓到底,就让这骗子彻底现了原型。

    “嗯,嗯,赵副社长肯定会等着你的。水记者,你的话,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啊。”杜海洋说这句话,也是有一定的目的的,她确确实实把这件事,这里说的每句话,每个镜头,都记得清清楚楚,因为,在她的眼镜上,针孔摄像机,早已经开启了。这里的每个画面,都会被偷拍下来。

    水中文一听,从杜海洋的话里,他没有听到什么异样,难道,自己又蒙对了吗?看来呀,这人,就是要学会堵上一把呀,爱赌才会赢。水中文心中暗自高兴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对,杜记者说的对。到时,我们这里的情况,我会通报给赵副社长,把录像也拷给他一份,让他好好看看,这里发生的事情。”水中文得意地说道,之后,很快把话题,扯到了伏龙山的问题上,“这个啊,伏龙山的事情,关系很大,现在,国家三令五申,要保护耕地,保护原始山林,这个薛支书啊,这是在顶风作案呀。”

    水中文把这件事,添油加醋,变本加厉地说了一遍,把薛支书给吓得,瞪大了眼睛,本来,他对国家政策,了解不够透彻,一听到顶风作案这个词,自己就吓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薛从良听到这样的话,心中也是咚咚作响,这都是自己的错啊。

    “水记者,我们这件事呢,是不是问题,是不是违反国家的规定,这还得由主管部门来鉴定,我们作为记者,这些事情,一概形成内参,报告给相关领导,这是最正规的程序吧,而不是一发了事!”杜海洋说道。

    “杜记者,你这就不太懂行了吧。我给你说……”水中文把杜海洋拉到一边,低头说道,“这种事,你我都心知肚明,你站一边去,事成之后,我分你五成,你觉得怎么样?”水中文终于受不了眼前的这个绊脚石了,试图采用金钱诱惑,把杜海洋扯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需要多少费用?”杜海洋突然调高了嗓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多,不多,也就是我们车马费,两万块钱而已。”水中文得意地说道。他以为,杜海洋已经同意了他的提议,一起分赃。

    “啊?两万块钱呀,我们哪里有那么多的钱,何况,你的食宿费用,我们这里,早给你垫上了呀,你不能再问我们要钱了呀。”薛汉中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海洋打了个向下压一压的手势,意思是不让薛汉中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“两万元钱,你可知道,两万元钱,一个农民,需要干多久才能挣到,一年收入五千元,两万元钱,就是四年的全部收入。你真是的老虎大开口啊。”杜海洋突然变了脸色,以训斥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薛汉中一看,这房间里的气氛,陡然沉重下来,他们两个也慢慢站了起来。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人都是欺软怕硬,杜海洋这么一会说话,他突然意识到,事情有变,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设计的方向发展。或许,自己的阴谋已经败露?

    “别激动,别激动,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……”水中文早丢掉到了省报记者架子,开始变得低矮了下来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