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88章 吃了吐出来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为了要回自己的车钥匙,水中文和助理两个人,到附近的商店里,购买了一箱酸奶,一箱果汁,徒步前往薛从良的家中。

    “这一分钱没搞到,反而把自己的钱也搭进去了,这干什么玩意儿呀!”水中文一边走,一边骂骂咧咧,心中很是不忿。

    “水老师,你不是经常说,有得必有失吗?这就不就失去了一次吗?何况,您在城里边,吓唬那些有钱人,一次都是十万二十万的,何必在乎这两个小钱呢?”助理试图宽慰这水中文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话,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?不是你的钱,你当然不心疼了的,花的是老子的钱,你净说些风凉话,一边凉快去。”水中文说。

    “水老师,你要是不让我去,这两个箱子,您可就得自己拎了,多少也有三十多斤重啊。”助理举了举手里的箱子,左手一箱酸奶,右手是一箱果汁。

    水中文看了看这两个箱子,激动地用手指了指助理,无可奈何地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啊,我们来呢,不是看病,也不是要钱的,您看,您从我们那里拿走的东西,是不是该还给我了。”水中文到了薛从良的诊所,把礼物往屋里一放,有些惭愧地说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很纳闷,自己没拿什么东西啊,这人怎么突然这么客气地来了。刚才在村委大院里,那牛逼哄哄的,现在突然便得低三下四了。真是令人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水记者,您这是干嘛呀?我还得给您钱呢?您怎么突然过来了,还拎着这么多的东西?”薛从良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哦。哦,是这样的。您刚才去村委大院的时候,有没有看到一串钥匙呢?钥匙。您想起来了吗?”水中文满脸堆笑。

    “钥匙,钥匙我倒是有啊。”薛从良摸了一把口袋,口袋里哗啦哗啦的响,是钥匙的声音。

    水中文突然心中一喜,果然啊,钥匙真的在他这里:“那您还是还给我的吧,我急用。”

    薛从良从口袋里掏出钥匙,是一串大门上的钥匙:“这钥匙,是我家大门的上的钥匙。你急用什么?”

    水中文一看,顿时晕倒,原来,说了半天,不是自己车子上的钥匙。

    “钥匙,我倒是见到了一串,是我在地上捡到的!”两个人正说话间,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杜海洋从另一个房间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。杜大记者,您可出来了,我的钥匙丢了,可把我给急坏了。”水中文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的。立刻走了的上去,又是作揖,又是鞠躬的。就差给杜海洋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你怎么知道。我这钥匙,就是你的呢?”杜海洋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。我是猜测的……”水中文被杜海洋问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着急找你的车钥匙干嘛呢?想要跑了吗?我们的账,还没算清楚呢?你就想要不辞而别吗?”杜海洋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水中文一看,果然是自己的车子钥匙,上去就想把车钥匙夺过来,但是,被杜海洋一转身,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杜记者,我们还有采访任务,想要早点出发呢!”水中文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发?那怎么行?你可是省里大报的记者,我们村里的人,还要准备夹道欢送您呢?何况,您还没有给我们的村支书道别呢,就这么走了吗?”杜海洋盯着水中文,把水中文盯得两腿直打颤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,夹道欢送,就不必了吧,您把薛支书叫过来,我和他直接告别就是了……”水中文可不是吃素的,他知道,自己在这里住的这几天,吃住行,都是薛支书掏的腰包,看来,自己不把这些钱交出来的,是走不了的了。

    水中文落难至此,让薛从良又有些心软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把杜海洋叫到一边:“杜记者,我看算了吧,这人看着也挺可怜的,我们还是放他一马吧,让他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种人,一定要让他尝尝厉害,要不然,这类人活得太潇洒了,你别管了,这事交给我了,你去把薛支书叫过来就行了。”杜海洋给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水中文趁着杜海洋和薛从良的说话的时候,看了看外边,只见,外边站了五六个人,都是男人们,有年轻的,有年长的,看得水中文心惊肉跳的,没想到,自己来骗人,反而被打劫了。真是天下奇谈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其实,这五六个人,是来附近村上,来看病人。现在,水中文精神紧张,看什么都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薛支书来了之后,几个人又见面了。

    这次,水中文知道的,自己不交出那一千二百多元的捐款,看来,是走不掉了。

    他很有自知之明,走到人少的地方,掏出来自己的钱包,从中数了一千三百块钱的,有些沮丧地把钱交给薛支书:“薛书记,这是我刚来的时候,你请我们住宿吃饭的费用,我们下来采访,保证不拿你们一针一线一毛钱,现在,我们要走了,一是来给你们道个别,而是归还您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好意思呢?你们下来采访……”薛汉中还没说完,钱就被杜海洋一把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了,我们送你离开。”杜海洋示意薛汉中和薛从良一起去“夹道”欢送。

    “不,不必了,我们自己离开就行的了,不麻烦你们了。”水中文说道,他的心里,窝了一团火,但是,却不敢发泄出来,他还惦记着那个微波炉,试图捞走最后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杜海洋不给他钥匙,他只能跟着杜海洋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重新回到村委大院,水中文的车,早已经收拾停当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就不用送了吧,我们就此别过。”水中文把期待的目光,放在杜海洋的身上。

    杜海洋伸头看了看,车厢里的东西,车里装的,都是水中文自己携带的摄像器材,并没有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,你可以走了的。”杜海洋把车子要是,扔给来水中文,水中文反应敏捷,像只猴子似的,立刻接住了自己的钥匙。

    一句话都没有说,偷偷钻进了车子里。

    “薛大叔,薛大哥,杜大姐,我们走了,你们保重。”助理还在和薛汉中寒暄。

    “我靠,他妈的你赶紧上车呀,还说他妈的什么话!”水中文早已经怒不可遏了。

    那个助理刚上车,只听得一阵车轮摩擦地面撕裂声,这辆轿车,像是离玄之箭一样,窜出来村委大院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只有轿车的怒吼,才能够表达水中文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们没完!他妈的我这是倒了哪辈子霉了我,一分钱没赚到,还搭上了一千多元钱。”水中文的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,我们完美收官。”杜海洋终于轻松了一把了。

    “唉,杜记者,我们前面做的都听的,最后这一步,做的不妥啊,钱就让他拿去吧,你还问他要回来干嘛?俗话说,破财消灾呀。这小伙子,年少气盛的,指不定还会做出来什么事呢?唉,算了。”薛汉中有些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薛支书,只要有我在,你就放心地睡个大头觉,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。”薛从良得意洋洋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薛大叔,这种人啊,通常都是胆小如鼠,不会有什么行为的。”杜海洋也安慰薛汉中,不要有太多担心。

    “对了,杜记者,今天你见到小玉来了吗?我怎么没看到她呢?”薛从良忽然想起,李美玉一个上午都没有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好像上午一直都没有来呢!”杜海洋说,“昨天她说家里有事,匆匆忙忙的走了……”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求月票了,求赞了!求订阅了!各位老少爷们,让我们都爷们一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