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95章 高危职业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两个人你一句,我一句地聊来聊去,总是李美玉在抱怨。

    这里的医院当然没有小诊所自由了。时间不自由,地点不自由,而且,就算是上班的心情,也不自由。李美玉还给薛从良讲了前不久发生的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,让两个人都觉得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医生逐渐成为高危行业了,这个职业的危险性,甚至比警察和消防战士的职业危险性还要高。因为医生不仅要对抗来自疾病的挑战,更要对抗来自病人的挑战,现在的医患关系,不比从前了,以前是白衣天使和患者的关系,而现在,却是敌我关系。

    医生以治病救人为天职,这个天职,逐渐被取而代之,相反的,医生逐渐赚钱为天职,这种医生向商人的转变,使很多医生,开始做起了买卖,药要用最好的药,病要看最重的病,小病小灾的,没有人鸟你,你自己活受罪去吧。

    一部分医生,逐渐丧失良知,于是,这种敌我矛盾,就愈演愈烈了。李美玉以前从来没有担心过什么医患关系,但是,才来了这家医院一周时间,就经历了一次剧烈的医患冲突。

    以前,李美玉总是以为,这种情况关系距离自己很远,没有想到的是,原来,这种事情距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下午,医生刚刚开始换班,就在这个时候,诊断大楼的第一层,突然传来一阵骚乱,那种骚乱,是恐慌性骚乱,穿着粉色护士服的护士,尖叫着扔掉了手中的医疗盘。前来看病的患者,也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向大厅之外冲去。

    门口的医院警务室的两个保安,拿着警棍摸样的东西,朝着大厅冲去。李美玉这时候正要经过打听,险些被惊慌失措的人群冲倒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李美玉突然看到,一个人正举着一把善良的匕首,追逐一个医生,这医生是个男的。看起来还算是年轻。拿着匕首的人,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,他的眼睛血红血红的,像是一头咆哮的狮子。

    那个医生很快被那个匕首追上,李美玉看到之后。“啊——”的一声尖叫的,只见。那匕首已经狠狠地捅进了医生的后背了。一股血红血红的液体喷出来。沾染了雪白雪白的白大褂。

    医生应声倒地,痛苦的在地上滚动。保安人员扑了上去,又是一番猛烈的搏斗。很快,110也来到来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,就像是一场战斗,李美玉吓得缩在一个角落里。全身瑟瑟发抖,脸色煞白,和她一起的,还有几个抱着头。蹲在角落里的护士。所有人,都像是羔羊一样,乖乖地蹲在地上。没有一个人敢乱动的一下。

    当歹徒被制服之后,这些人才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还活着,纷纷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李美玉目睹了这个过程发生,给她的心灵,造成了永远无法弥补的伤痛,想不到,作为一个医生,竟然遭遇了杀身之祸,这是一个什么世道,说不定那天,自己也会遇到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后来,从同事们那里得知,原来,这医生也是咎由自取,他和医药公司的人,内部勾结,通过给患者开昂贵的药品,自己从中抽取提成,然后医药公司每年都给他开出数十万元的奖金。而从他手里失去生命的患者,每个月总有一个两个。

    像这种医生,为了一己之利,不顾患者的死活,确实该杀。但是,患者的行为也有些过激。但是,不采取这样的行动,一个患者,一个弱者,他到哪里去评理呢?到医院去评理吗?没有用,院长根本不鸟你,去监督机构去告状吗?对不起的,你连大门都进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,作为弱势群体的患者,只有拉着白布,写上黑字,“还我命来”,在医院门口静坐。或者直接采取过激手段,才会引起足够的重视。

    当李美玉给薛从良说起这些的时候,更是激起了薛从良的愤怒。没想到,现在的有些医院,竟然走到了这种地步,自己作为其中的一员,都觉得无比耻辱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吧,别再那干了,可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呢?”薛从良忽然想让李美玉早点离开那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啊?我家里人,花了那么多的钱,我这一会儿去,我妈肯定又要寻死觅活的了。我起码要把投入的钱,挣回来再说呀。”李美玉现在是骑虎难下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李美玉,你怎么说话的呢?你从事的是医疗行业,怎么能以发财为目的呢?”薛从良听到李美玉这么说,就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不过,换个位置想想,李美玉说的,也不无道理。家里为了给她找个好工作,砸锅卖铁,投入近十万元钱,简直是倾其所有啊。如果不挣回来这些钱,李美玉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唯一担心的,就是这越来越紧张的医患关系。自己吃过这方面的亏,李美玉作为一个女孩子,一旦摊上这种事情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薛大哥,我这里安全着呢,又不是前线,我这里这是负责后勤保障,前面有其他的医生冲锋陷阵,我肯定没事的。”李美玉反倒是安慰起薛从良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在那里机灵点啊,看着情况不对,那就跑,知道吗?跑是逃命的最好方法。”薛从良把自己的独门功夫,毫无保留地教给了李美玉,任何时候,要敢于后退,敢于逃跑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薛从良就是这样,慢慢走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想我了吗?”李美玉突然换了一种口气,和薛从良说话。好像刚才还是硝烟弥漫的战场,现在忽然转入柔情蜜意的闺房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,这转变也太突然了吧。”薛从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,“当然想了,没有你这美女在身边,我这把火,怎么都烧不起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了!”李美玉有些娇羞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还不太适应这些甜言蜜语,腻得薛从良都有些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白淑静来了诊所……”薛从良想转移一下话题。

    “她?她来诊所干什么?”李美玉突然警觉起来,也许是女人的的直觉,她总是对这种人,抱着很高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说了一通话,后来,看我人太少,想把一个实习生给推荐过来。”薛从良有些怯怯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实习生。”李美玉总是喜欢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一个医学专业的实习生了。这个女孩,脸上长了一个胎记,在城市里不好就业,白淑静看在人情的面子上,就想在这里,给她找一个份工作。我这里也正好缺人手啊,所以就同意了。”薛从良原原本本地把事情转述给了李美玉。

    李美玉一听,原来是个脸上长着胎记的丑女孩,这下,松了口气:“这样啊,那也行啊,反正我走了之后,你那里也忙不过来,确实需要一个人手了。你确定那女孩脸上长了胎记?”

    “确定,当然确定,白淑静说,她脸上的胎记,有鸡蛋大小呢?看上去很是吓人的。”薛从良当然听得出李美玉的话中话了。特别给她说了胎记的大小,以让李美玉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果然,李美玉听了之后,放心了许多。这些女人啊,都是一个样子,她们对于男人身边的女人,总是抱着一种对比的心态去看,一旦自己喜欢的男人身边,出现胜过自己的女人,心中就会有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她什么时候来呀?来了之后,别忘记发**给我哦。”李美玉最后叮咛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的大小姐。”说到这里,两个人才匆匆话别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