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98章 色极伤身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的状态,确实进入佳境了,从五行武术,到五行法术,薛从良的进展可谓顺利。好像任何一件事情,只要摸到了门道,就像是找到了一条捷径,进步速度超快。

    薛从良进步速度快的时候,孔圣人却遇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孔圣人的桃木剑,前段时间,那生意算是火爆。孔圣人赚的是盆满钵满,天天背着钱袋子跑来跑去,为此,孔圣人还骗得了一个媳妇,也不能算是骗的,是人家孔圣人利用自己的本事,征服了一个媳妇。

    孔圣人虽然年龄大了,但是,不要低估男人的能力,这男人啊,不论多大的年龄,你只要给他足够的刺激,他依然会雄风大展。没想到,这个孔圣人找到的这个妇人,果然功夫了得,当然是床上功夫了得了。真是和当初说的一模一样,在床上给你扶持的服服帖帖,在生活中,依然把你扶持得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孔圣人可算是掉进了福窝里了。天天晚上,几乎是夜夜**啊。这妇人在被窝里,施展各种功夫,上上下下,左左右右,里里外外,各个方面,各种样式,对孔圣人发动全面的攻击。

    孔圣人这辈子,年轻的时候,本来都没有接触过女人,这上了年纪之后,突然来了一个这么雌性大发的女人,对孔圣人简直是如同水深火热,醉生梦死。

    不瞒您说,这妇人还模仿东莞全面服务那一套,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标准的服务流程,利用有限的生活条件,打造了请君入瓮、轻如鸿毛、龙凤呈祥、冰火两重天,还有攀龙附凤等一系列的服务方式。把孔圣人给照顾的,那简直是供不应求啊。孔圣人真是老当益壮。夜夜欢歌。

    当然了,众所周知,二十岁的时候,每天晚上都可以有,三十岁的时候,每周两次最合适,四十岁的时候,半月一次最合适,到了五十岁一月一次最合适。

    这孔圣人现在过得是每天都要做一次,这完全是二十岁年轻人的标准啊。可想而知,孔圣人晚上的劳动强度有多大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孔圣人为了提高自己的战斗力,更是运用了一些八卦、气功等技能,在每天凌晨的时候。开始偷偷地起床,深呼吸。进入幻想。吸收天地灵气,日夜精华,来补充自身体力的不支。

    这种方式,在一定程度上,缓解了孔圣人的体力透支,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呀。毕竟,年龄大了,房事干得太多,还是伤身体呀。

    所以。孔圣人的身体,越来越不如从前了。最突出的症状,就是腰疼腿软。凡是干那种事用到的地方,都是酸软的感觉。这种现象,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了,并且,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。

    孔圣人多少对这些有一定的常识,长此下去,必定会引发并发症,这样的话,以后想要干事,可不是那么容易了。这就叫透支,透支了未来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那里,不是有什么益元丹吗?我听周围的邻居们说,她们都让自己的男人,买了这种东西,听她们说,效果非常明显,一个疗程,那男人们都强得不行,反正女人想要的,男人都能够满足,你要不也用点?”孔夫人小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我是长辈了,怎么好意思去薛从良那里拿这种药呢?”孔圣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?你现在有女人了,又不是以前,没有女人,有女人当然要干点恩爱之事了,这是人之常情,谁家不干这事?那肯定是不正常!”孔夫人对这种事情,看得很开,简直比男人都看得开。

    “这事啊,我还是自己先调调,如果我自己调不过来,我再去找他,你看行不?”孔圣人还是磨不开面子,先自己调节一下再说。

    孔圣人的身体出了毛病,这是其中一个方面。随着身体出了毛病,孔圣人的生意,也出了点问题。

    孔圣人一向以制作桃木剑镇宅,名扬天下。这段时间以来,孔圣人为了打造桃木剑,几乎把村上的桃园,都给砍完了。

    桃木剑并不是一般的桃木剑,它多少需要孔圣人施展法术,给桃木剑沾上一点仙气。

    随着孔圣人的生活日益忙碌,孔圣人一天中大部分时间,都消耗在床上。从晚上开始的,孔夫人就开始给孔圣人提供各种服务,这种服务,至少要持续两个小时,之后是睡眠了。早晨醒来之后,孔圣人在孔夫人的陪伴下,当然要睡到日上树梢了。

    之后,孔夫人开始起床做饭,而孔圣人完全不用起床的。做好了饭,这也就算是中午饭了。一天的时间,基本上已经过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所以,孔圣人哪还有时间从事制造桃木剑的工作呢?如果订单特别多的话,孔圣人就省去了一道工序,就是给桃木剑施展仙术,唤醒桃木剑中的桃木魂。这一工序省去之后,孔圣人的劳动量,已经大大减少,他不用每天晚上在特定的时间,施展仙术,而是陪着媳妇钻在被窝里温存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桃木剑的作用大大减弱,而购买桃木剑的人,把剑买回去之后,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过去,人们传说桃木剑在夜晚零时,能够发出淡淡的光芒,可是现在,这种传说没有了。取而代之的是,桃木剑在房间中悬挂一段时间之后,开始生出异味,之后开始腐烂。腐烂的臭味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这种负面消息传出来之后,人们忽然发现,孔圣人的桃木剑,已经没有镇宅作用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种作用,玩的就是虚幻,玩的就是心理。既然人们不信任了,那这种心理游戏肯定玩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孔圣人的桃木剑,开始大量的滞销。从前积压的货品,积压的桃树,都作为废弃的木材,扔在院子里,没有一点作用。孔圣人嫌它们碍事,用斧头劈开了当柴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有人来找孔圣人询问售后服务的,问能不能把货给退了。

    退货当然不可能了,都在屋里挂了那么多天了,桃木剑已经吸收了对方房间里的妖气,如果不想要的话,唯有烧毁了。

    他的这种说法,总是让来退货的人,无话可说,但是又心中不服,人们都是骂骂咧咧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孔叔啊,你这身子板,太虚弱了吧!”最终,孔圣人坚持不下去了,去寻找薛从良求助。薛从良把脉之后,给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过来,我给你说两句。”薛从良把孔圣人叫到内室里,想问几句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良子,你要问我的什么?”孔圣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实话告诉我,你一晚上,最多几次?”薛从良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呀?什么几次?我不懂啊……”孔圣人装模糊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我们都是男人,你说吧,我给你对症下药,保证你雄风再起。”薛从良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保证吗?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,你别忘了,我这里有神药啊!”薛从良指了指储藏室的半屋子益元丹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你替我保密,我一晚上一次……两次,哎,最多其实也就三次而已。只有一晚上,四次……”孔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,不会吧,孔叔,你太厉害了,我服了您了,年轻人一晚上四次,第二天绝对起不来床,你这么大年龄都四次,你不要命了?”薛从良压低声音,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人家的服务好啊,如果不是我起不来床了,我绝对会第五次的。”孔圣人自豪地说。

    “孔叔啊,这种事情,需要适量,适量你懂得吗?”薛从良压抑住自己的激动,但是眼睛瞪得大大的。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