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199章 抓紧造人 (求月票,求订阅!)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适量一词,对于孔圣人来说,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说良子啊,你没结婚,你结婚了,你就知道,什么是无法控制,就是任何的忠告,在这种情况下,都失去控制了你知道吗?就一次,就一次,你会说服自己,就一次,这样下来,一个晚上,四五次,是绝对正常不过的了。”孔圣人振振有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孔叔啊,你这样控制不住怎么办?这可是事关身体健康啊,这种事情,做的次数太多了,肯定要伤身体的。身体透支之后,你到老了是遭罪的。”不论薛从良怎么劝告,孔圣人就是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做真是浪费呀,你知道吗?我孔圣人孤孤单单一个人,这辈子老了老了才搞到一个媳妇,在等几年,等我老了,等她年老色衰了,想干这事都没那能力了。你说,我该不该抓紧时间,该不该珍惜这大好的时机呢?”孔圣人说了这么一大通,让薛从良也觉得,确实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薛从良停了之后,也不得不点头称是。是啊,人生苦短,**不多,如果不抓住这有限的时机,好好享受为数不多的**,那死去的时候,肯定会后悔的,肯定会为碌碌无为而悔恨,为浪费时光而羞耻啊。那本“炼钢技术”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?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我该怎么度过这有限的生命呢?

    孔圣人就是在以一个平凡的身份,充分燃烧自己的生命,以防到生命结束的时候,因为碌碌无为而悔恨。

    哈哈,薛从良想到这里,摸了摸自己的脑袋。这都是什么歪理邪说呀,居然都从自己的脑袋里蹦了出来。不过,作为一个平凡的人,想不悔恨,想不羞耻,当然要多生孩子了。不像那些科学家,一生奉献无数,看,这是我造出来的汽车,看。这是我发明的电脑,看,我改写了苹果的历史……

    而作为一个像薛从良,像孔圣人一样的平凡人,没有什么能力。但是,在临死的时候。看着子孙满堂。热热闹闹,也可以像那些伟人一样,自豪地说,看,这是我造出来的孩子,他们个个都是人才。不比你们任何一个科学家差。

    这种豪气,那才叫这辈子没有白活。

    薛从良这样想着,怎么发现,上学时候学习的东西。都是为了当个伟人!而大多数的人,都将是平凡的人,碌碌无为,平凡一生。而如何作为一个平凡的人,教科书上却没有教,他奶奶地,这都什么教科书啊,培养出来的,全都是圣人蛋。

    哦,在这里,薛从良并不是说,孔圣人是个圣人蛋,而是说自己上了几年大学,越来越像个圣人蛋了。高端理论学了不少,却不会去过平凡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孔叔啊,我终于理解你了,我从你这件事上,终于发现了人生的意义。哈哈,其实你正在度过你平凡而精彩的人生啊。”薛从良若有所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什么是平凡的人生呢,什么是有意义的人生呢?就是对人类有贡献啊,对人类有贡献,就是生出来一个娃来,活在这个世上,才能继续给人类做贡献啊!”没想到,孔圣人的目标,居然是生出来一个娃来。

    “孔叔,我理解你的,既然你有这种想法,那我问你,你想不想投入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啥意思啊?我身体都投入进去了,这还不算投入?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种投入,就是你是否愿意投入更多的金钱?”薛从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虽然我有钱,但是,你得让我明白,我为什么要投入金钱呢?”孔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情况是,我孔婶年龄都这么大了,女人五十岁都停经了,没有生育能力了,所以,如果不用药物调节的话,女人是无法生育的。而我这里,有益元丹,它或许可以调节女人,发挥最后一点余热,然后,你抓紧时间造人。另外,益元丹对你也有很好的效果,调节身体,让雄性大发。你看呢?你想不想投入一点?”薛从良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当然愿意投入了,我这次来呢,就是想让你给出个方子了,如果这能再怀上一个,我孔圣人,这辈子也没有白活呀。”孔圣人期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孔圣人居然有这种大胆的想法。既然这样,薛从良也只好祝福人家了:“是这样的,孔叔,现在益元丹价格比价贵,每一颗都要一百多元呢,我给你按一百元钱算,你们两个人,每天一人一粒,需要两粒,二百块钱,而你们一个疗程,需要九九八十一天,因为你们都是年龄大的人,调节起来,非常的麻烦。所以,总共加起来,一万六千二百块钱。”薛从良给了这样一个方案。

    “一万多块钱,不算多,这算什么投入啊,做人生有意义的事,就是不怕投入。这不就得了吗,你也不用再说让我节欲了,这次,有了这些药,我赶紧回家忙活去了,等你婶怀上了之后,我第一个来谢谢你啊!”孔圣人把钱一数,掏出来一沓钱,递给薛从良。

    “孔叔,你八十一天的药,记住领走啊,你到药房里,去找嫣然,我新来的助理,到那里她给你装好了,你背回去。八十一天,药还不少呢!”薛从良喊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,喊什么喊,外边人都听到了。”孔圣人从诊断室出来的时候,外边的人,都在议论纷纷,看到了孔圣人,也都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“孔叔啊,祝你早生贵子啊”“孔叔啊,回家好好加油啊,都知道你现在活得比年轻人都舒坦。”人们嘻嘻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都滚蛋,回家抱媳妇去,能生出来才算是爷们,别在这里瞎吵吵。”孔圣人背了几大盒子益元丹,从薛从良的诊所走出来,一边打着招呼,一边朝自己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孔圣人吗?你怎么也过来了,这买的是什么呀?买的药吗?”正好,拐子薛正好向薛从良的诊所走过,碰到了孔圣人。

    “拐子,你来干什么?”孔圣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家没什么事啊,我没有造人的任务,我出来逛逛怎么了?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,你说的什么话,好像只有我孔圣人忙一样?”孔圣人现在身体不适,说话也显得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“老孔啊,你得保重身体啊,就你这小身板,累坏了可不好调节过来呀。”拐子薛看着孔圣人越来越佝偻的身躯,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不用你操心,你没看,我买了这么多的药了吗?走了!”孔圣人背着药,回家走去。

    拐子薛看了看孔圣人的背影,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都多大年龄了,还准备再生一个,真是异想天开,这良子也是的,也不好好劝劝这圣人蛋,毕竟身体重要的,老了,折腾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拐子薛听说薛从良这里,来了一个新助理,一方面前来认识认识,另一方面,看看薛从良的伏龙山五行疗养院的工程进度如何。

    自从李美玉离开了薛从良的诊所之后,拐子薛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来和薛从良聊天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现在薛从良为了自己的事业,干得是热火朝天,但是,薛从良不能忘记的,来自薛庄灵域的忠告啊,不论薛庄如何的发展,薛庄的未来的命运,还是需要薛从良来拯救啊。这就叫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呀。

    薛从良现在,大概早已经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。就连孔圣人,都忙于造人了。薛从良忙于造房子,谁还会想起半年前的忠告呢?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