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03章 通灵万物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薛从良的工程,在伏龙山的南面,面南而坐,可谓占尽风水。王大宝的挖掘工作,在山体东面,东面可谓是伏龙山生机勃发之地。都知道,东方属木,只有东方的生机旺盛,才会有伏龙山的生命力。

    就像人一样,伏龙山的那股真气,在山体中不断运行,它的规律,是不定的,但是,在山体五行的作用下,这种运行,一直保持一种平衡状态。但是,伏龙山这段时间以来,颇不宁静。

    背面曾经发生过金水流出,导致环境污染,人畜身体金化,几乎是生灵涂炭。西面曾经发生山体垮塌,大规模的垮塌,导致山体变形,还有黑石怪作乱之时,大量石头被投入到垮塌的地方,伏龙山山体逐渐被改变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南面和东面,稍微没有被破坏,但是,这段时间,薛从良开始在南面动工,而王大宝开始在北面动工,这无疑是动了伏龙山的真气。

    山体四面开花,导致伏龙山像是一个受伤的巨龙一样,几乎是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和人的生病,是一个原理,全身都是伤口,肯定会被感染。那对于身体来说,体内真气的运行失衡,必然导致健康状况的危急,所以,伏龙山的情况现在就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就当拐子薛给薛从良的提醒之后的一个月,薛庄就发生了一件事情,这件事情,让薛从良都觉得无比的奇怪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在半夜时分,当然人们都在做着美梦的时候,伏龙山上,突然发生了一声巨响。这声巨响,就和过年时候,人们燃放的惊天雷一样。在半空中爆裂。

    这声巨响,之后,山上一道闪光,几乎照彻半空。

    薛从良当时还在练功,他心中一震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难道是有人偷偷生产烟花爆竹?造成厂房爆炸。这可不是件小事。

    薛从良从房间里的走出来,站在自己家的二层向北观看的时候,发现在漆黑的夜空中,一团燃烧未尽的火花,还在空中飞舞。几乎笼罩在伏龙山的半个山体,随着北风,开始向薛庄飘散。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惊,我靠,不会吧。这是什么情况?伏龙山内部爆掉了吗?薛从良惊讶之余,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以他的经验。伏龙山可能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。薛从良上次得到拐子薛的教诲之后。心中警钟长鸣,对于发生的任何事情,警觉性都非常高。

    但是,这件声巨响发生之后,在没有其他的动静再发生了。这让薛从良几乎无法判断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难道是王大宝在用开山炮开山炸石头吗?

    在薛从良的印象中。曾经见到过有人用这种方式,来开采石头。开采下来的石头,可以用来卖钱。当然,这种破坏生态的违法行为。早已经被禁止,开山的人,也因此蹲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王大宝难道又开始冒险开山了吗?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薛从良的猜测而已。没有真凭实据,薛从良可不想胡乱下定论。

    薛从良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继续抓紧时间,运功练习。

    薛从良现在正在进修法术阶段。在修炼这个阶段的同时,顺便复习以前学过的内容,当然了,虽然人人都说薛从良是武学奇才,但是,这功夫想要掌握到手里,没有一定的时间作保证,也是不行的。何况,五行宝书中所说的功夫,前无古人做示范,后无来者做讨论,薛从良的进展,可谓缓慢。

    法术之中,引用了大量的咒语和心法,这些都需要强学强记,简直和记忆英语单词,差不多。薛从良最烦记忆这类东西,但是,这些咒语和心法,确实有一定的实用效果,几乎能够运用到生活中的很多地方。

    比如,万物通灵心法,这种心法熟练掌握之后,薛从良就能够听懂过万物的声音,比如鸟鸣,薛从良可以听懂它们唧唧喳喳在说些什么;还有各种动物的鸣叫,薛从良也能够听懂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心法,也只是五行法术的最最底层的一步部分而已。但是,这却给薛从良的带来带来无限乐趣。他曾经尝试着,念动咒语,运用心法,试试听一下外边的鸡鸣,到底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听得一只公鸡打鸣之后,薛从良忽然发现,这公鸡其实是在呐喊,它的意思用人类的语言,说出来之后就是:“各位,三更天了。”之后,后面的公鸡,来自各家各户的公鸡,都开始鸣叫起来。但是,他们所说的话,并不是在报时,而是说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

    通过这件事,薛从良忽然发现,所谓的公鸡打鸣,其实并不是在报时,而是在传递时间,报时的公鸡,全村中也就那么一两个,这种公鸡,必定是公鸡中的特异功能者,因为,只有它们能够感受到时间的变化。

    如果某个村庄中,只有一只公鸡,那这只公鸡,就不能够准备地报时,它甚至在白天,也会打鸣,因为它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时辰,打鸣也紧紧是解闷而已,所以,人们都很烦这种胡乱打鸣的攻击。

    就像人类的一样,能够发明很多东西,改变人类的历史的,也就是那么几个人,这几个人,必定就类似于公鸡中掌握着时间的佼佼者,所以,佼佼者总是很少。

    这是薛从良学会万物通灵心法之后的第一个收获。原来在家禽的世界里,是这样一个法则。

    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群受惊的野鸟,从天空中扑棱棱的飞过。

    这群鸟叽叽喳喳地飞了过去。它们的声音很凌乱,但是,可以从这凌乱的声音中,听到一些声音:

    “快跑啊,出事了!”“靠,这真不是鸟呆的地方,三天两头出事!”“鸟人们,赶紧逃命吧,伏龙山又他奶奶爆发了!”

    这些鸟飞过去之后,引来了一阵老鼠的吱吱声。这时候,薛从良忽然发现,自己的房子里,还住着一窝老鼠。

    只听得里边有老鼠的说话声吗,非常低沉:“孩他娘,听到没有,我刚出去找食物,那群鸟人又在报警了,说伏龙山又他妈的爆发了。我们得赶紧收拾行李,避一避。”

    “他爹,我怎么走啊,我才刚生了孩子两天,孩子们怎么办呢?”另一只老鼠有些难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背两个,我背三个,剩下四个再找大哥二哥帮个忙,我们赶紧先转移孩子们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薛从良的就听到墙角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,果然,一只老鼠从墙洞里探出头来,左右看了看,它发现薛从良依然眯着眼睛,双腿盘坐在床上,很鄙视地说了一句话:“笨蛋,人类都是笨蛋,大难临头了,还有心情坐在那里,切!”

    薛从良一听,就火冒三丈,立马想去走他一顿,后来一想,何必给这一个老鼠过不去呢?于是,又继续重新运行万物通灵心法。

    这些鸟儿和老鼠的对话中,薛从良忽然发现,这次真的是出事了。人家都说,鸟类有提前预测的功能,现在他发现了,原来,鸟类就是这样传递信息的。

    一阵阵鸟鸣之后,外边又重新安静下来。但是薛从良的心,却无法的安静,伏龙山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这些鸟儿和老鼠,都要搬家了呢?

    正当他收了万物通灵法之后,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怪味,像是豆子泡水里太久了之后,腐烂变质的味道。

    薛从良仔细分辨这些味道的时候,外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:“开门,开开门,薛医生,快开门!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