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书小说网 >> 都市言情 >> 五行神医(书号:91

五行神医 第206章 进击村庄

作者:七星通惠
    听到憨笑声,薛从良和薛汉中对视一下,两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薛从良扭头看到,二蛋院子里的鸡笼,早已经被压塌了,几只母鸡堆积在一起,已经变成了石头。

    “薛书记,你看!”薛从良手指了过去。薛汉中一看,果然看到几只石头鸡,倒在鸡笼中,鸡笼也早已经倒在地上。由此可以看出,红虫早已经石化了这里的生命。

    但是,房间里传出来的憨笑声,让薛从良很是纳闷,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,难道二蛋并没有被石化吗?

    就在薛从良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只听得那两扇木门板,晃啷一声,被踹开了。

    两只手电筒照上去,在乌烟瘴气的门板跌落之后,一个人僵硬着身体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蛋,二蛋!你这是咋回事了?”薛汉中一看,认出这人是二蛋,正要走上去看看情况,忽然被薛从良一把抓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二蛋像是僵尸一样,从房间里蹦了出来,身体早已经石化了,但是,依然能够行动,他走路的姿势,是机械似的,就像是机器人走路,一步一停,每走一步,身上的石头,就发出咯咯嘣嘣的声音。

    薛从良的灯光照在二蛋的脸上,发现二蛋的眼睛并没有睁开,鼻子里也在冒着白烟,嘴巴完全像是个黑洞的,如同尸体干了之后,只剩下的骷髅一样。

    薛汉中一下子惊呆了。

    二蛋,二蛋,你怎么成这样了?薛汉中还没把话说完,二蛋已经把眼前的那只石头鸡,一把抓在手里,像是吃糖豆似的。咯嘣咯嘣地把那只鸡吃了半个。

    薛汉中一看,我靠,不会吧。

    “快跑啊!”薛从良反应敏捷,拉着薛书记就往院子外面跑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天空,已经微微发亮了,可以看到路上的行人。

    行人?薛从良和薛汉中骑上电动车之后,果然看到从伏龙山方向,来了几个行人。他们三三两两走在大路上,行动缓慢,总共有四五个人。但是,在更远的地方,很明显地看到,还有几个人的影子,朝这边移动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是谁?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?”薛汉中指着远处几个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。快走,别看了。赶紧喊人去啊!”薛从良忽然发现一个问题。被这些虫子石化了之后,这些石头人还会到处走动,吞噬其他东西的,比如,刚才见到的二蛋,就是被石头人石化之后。开始重新复苏。

    被感染者重新复苏,大概需要一两个小时的时间,复苏之后,他们继续开始传播虫子。从鼻子里,嘴里冒着白烟。这么说来,这种病毒式的传播,薛庄里的人们,很快就会被传个遍。

    “薛书记,你去村委大队部,打开广播,告诉大家关门闭户,带上口罩,就说村里开始传播石化病毒的,老人妇女儿童,都在家中,年轻小伙子出来开会,抵抗入侵。”薛从良给薛书记说道。

    而自己,则骑上电动车,朝拐子薛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薛汉中早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,他立刻飞奔起来,向村委会跑去。那里的大喇叭,能够更方便地把危险信息告诉给村民们。

    薛从良来到拐子薛家里的时候,发现拐子薛家里的灯早已经亮着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难道拐子薛已经起床了吗?该不会是已经被传染了吧?

    薛从良心中一震,如果拐子薛也被感染的话,薛从良连个同道中人都找不到了。薛从良这次学聪明了。他没有立刻去敲门,而是趴在窗户上朝里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啊?薛从良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因为当他趴在窗户上看到的时候,突然发现的,拐子薛的房间里,也有一个人戴着雪白的口罩,朝着窗口走来。

    薛从良忍住没有出声,定睛一看,原来是拐子薛,不知什么时候,拐子薛也戴上了口罩,像是已经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谁?”只听得拐子薛一声很警惕的问话。

    “是我呀!拐子叔,我是良子!”薛从良答应了一声,只见拐子薛走到门口,搬开房门后面的大柜子,才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良子,你们没事吧,村里情况不妙啊!”拐子薛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拐子叔,外面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吗?很多乡亲们都被石化了,这可怎么办?”薛从良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注意了,薛庄遭到病毒污染,大家有口罩的,都戴上口罩,没有口罩的,都用湿毛巾捂住口鼻,不要接触石头人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商量这外面的事情时,村委会的喇叭,突然响了起来。看来,薛汉中已经顺利到达了村委会。

    喇叭上消息一出,村里的人,立刻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更确切地说,应该是村子南半边的人,已经行动起来。村子北半边的人,已经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薛从良和拐子薛两个人走到院子里,看了看天空中的红云,发现这团红云,已经漂浮到了薛庄的上空,并且试图把村子给包围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薛从良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?走,我们到北边的村口去。”拐子薛戴好口罩,向着外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拐子叔,你是怎么知道会出事的呢?”薛从良对于拐子薛如何知道这件事原因,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一个医生的直觉呀,如果你干了半辈子医生,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,总会心中有数的,所以,你就会做好应急准备,反正,你没有足够的经验,给你说,你也是不明白的。”拐子薛说的,薛从良还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才村子中央的十字路口时,薛从良顺便去了一趟诊所。家里的情况还好,嫣然已经戴了口罩,出现在诊所里。而薛从良的老爸老妈,也都戴着口罩,看上去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嫣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们会把事情处理好的,你注意别被感染了就好啊。”薛从良对嫣然说道。

    之后,薛从良就和拐子薛朝村北那条路走去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到,村口的那条路上,被人设了路障。十多个年轻小伙子,都戴着口罩,在奋力抵抗。还有几个人,从远处拉来了碗口粗的树干,树干被放在木头架子上。

    只见,从伏龙山方向,走过来十多个石头人,这些石头人,行走缓慢,但是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遇到树木阻挡道路,这些石头人,立刻吐出来一口白烟,这棵树,就咔咔嚓嚓的倒下了。而遇到了房子挡路,这些石头人,就直接撞上去,有些草房子,轰隆一声就坍塌了。水泥房子不太好撞倒,就会上来三个石头人,用力一搬,房子就倒掉了。

    就在村北口,二蛋家的瓦房,早已经被推倒了。不知道二蛋是如何从房子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势如破竹的冲击力,把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在路障的这边,年轻人们用车子拉来了半车石头。他们疯狂地把石头砸过去。有的石块,直接砸在这些石头人的头上,有的石块砸在石头人的腿上,有的石头人被砸掉了胳膊,有的人被砸掉了手指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石头人,所向披靡,他们拿起石头,咯嘣咯嘣地吃了起来,就像是吃冰块一样。

    薛从良也拿起石头,其中一个石头人砸去,正中这石头人的脑袋,石头人被砸得蹲坐在地上,但是,他很快又重新站了起来,并且,拿着石头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把薛从良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更令大家崩溃的是,这些石头人吃了石块之后,好像长高了,长壮了,攻击力更强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。人们又开始在路障的后面,重新设置新的路障!(未完待续……)